search
美俄關係將走向何方?

美俄關係將走向何方?

原標題:美俄關係將走向何方?

美國新總統唐納德·川普的上台曾令人對美俄中三角關係的發展前景展開了各種各樣的猜測,甚至有人預言川普會反打「尼克松牌」,拉攏俄羅斯來制衡,從而給世界格局帶來巨變。但現在看來美俄關係轉暖看似容易,實則困難重重,再加上川普面臨嚴峻的國內因素的掣肘,美俄中關係要徹底「變天」,似乎可能性不大。

川普曾經表示要「重啟」美俄關係,但上台後不久,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被迫辭職事件,就令他的這一企圖遭受沉重一擊。據披露,在川普上任之前,弗林就與俄羅斯駐美大使討論了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問題,而弗林沒有這件事告訴副總統邁克·彭斯。根據美國1799年的「羅根法」,沒有政府的同意,私人不能私自與外國開展外交關係。弗林的行為違反了「羅根法」,儘管川普百般維護,弗林還是選擇辭職。

弗林曾被視為川普內閣中的強硬派,他主張嚴厲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並對也持有懷疑情緒。外界猜測他可能是「伊斯蘭恐懼症」患者,相信一些陰謀論,比如不同文明之間勢必發生水火不容的衝突和戰爭。這些因素都讓人擔心,這位「鷹派」的當政是否會導致美國與其他國家開戰,包括與。弗林因為俄羅斯因素影響而去職,讓不少人鬆了一口氣。

在某種意義上,弗林的離去對川普挽救自己的聲譽是一件好事,因為和曾任極右派媒體布賴特巴特新聞網執行主席的史蒂夫·班農一樣,弗林也被視為川普內閣中最危險的人物。班農遭到了媒體的強烈炮轟,被認為有白人至上主義傾向,相信西方和伊斯蘭世界之間存在「文明的衝突」,並被視為在背後操縱川普的人物。他們兩人的存在容易導致媒體和輿論對川普「集火」,把川普塑造成一個種族主義者和戰爭販子。在弗林去職之後,川普現在也面臨壓力要把班農解職。而這些人事變動將打亂川普政府的內政外交計劃,使川普在對俄關係等方面暫時難以確定方向。

弗林事件目前還在調查之中,人們想知道川普內閣與俄羅斯的秘密聯繫程度有多深。這個事件令美國人對川普的親俄傾向深感疑慮。在去年的美國選戰中,一直存在對克里姆林宮操縱美國選舉的懷疑,甚至有人諷刺川普不過是普京的「傀儡」。川普本人與俄羅斯的資金聯繫也是媒體關注的重要話題。如果川普或其閣僚被證明與俄羅斯存在非同尋常的關係,將嚴重影響川普政府的合法性,不僅導致其難以在對俄政策上做出調整,還有面臨嚴重政治危機的可能性。

對於川普的勝選,俄羅斯國內各界曾經興高采烈。川普在上台前夕曾威脅要調整和歐洲、東亞盟國的盟友關係,並在台灣問題上對發出挑戰,而他唯一沒有挑釁的就是俄羅斯。觀察人士曾認為,在世界各國都對川普上台憂心忡忡的情況下,俄羅斯或許是唯一的大贏家。在川普當選之後,普京曾祝賀川普贏得了令人信服的勝利。他表示,儘管即將卸任的歐巴馬當局一再給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設置阻礙,但俄羅斯與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終將恢復正常關係。

普京對川普有很多期待。首先,俄羅斯需要美國解除制裁。在俄羅斯「收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之後,西方各國聯合對俄羅斯實施制裁,這對境況不佳的俄羅斯經濟甚為不利,俄羅斯亟需擺脫這一「枷鎖」。同時,普京希望川普承認俄羅斯在烏克蘭、敘利亞等國的戰略利益,並配合俄羅斯打擊「伊斯蘭國」(ISIS),消除這個對兩國安全均構成威脅的極端勢力。當然,在敘利亞、伊朗、伊拉克等問題上,美國也需要俄羅斯的合作。

在裁軍方面,1月15日川普接受英國《泰晤士報》和德國《圖片報》採訪時向俄羅斯提議,俄羅斯若答應與美國簽署核武器削減協議,美國可以解除對俄實施的制裁。美國和俄羅斯上一次就核裁軍達成協議是在2010年4月,當時歐巴馬和普京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簽署新的《削減和限制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但是川普近期又表示要增強美國核武庫,使美國在核武方面維持壓倒性的優勢。所以雙方能否在核裁軍問題上取得突破,目前還無法判斷。

對於美俄關係復甦來說,最大的障礙在於能不能越過烏克蘭問題這個坎。在歐巴馬政府和歐洲看來,烏克蘭問題是俄羅斯的一個「污點」。他們認為俄羅斯在克里米亞搞的公投違反了國際法,破壞了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克里米亞歸俄是無效的。與此同時,俄羅斯還在烏克蘭東部挑動了分離主義勢力的叛亂。歐洲尤其擔心,俄羅斯的這些強硬舉動會威脅到東歐各國的安全。所以歐巴馬和歐洲一些國家都強烈主張美國不能「綏靖」俄羅斯,不能放縱俄羅斯的「擴張」傾向。如果川普在這個方面不能打消美國國內和歐洲盟國的疑慮,他推動美俄關係「重啟」就可能面臨重重阻礙。

在烏克蘭衝突之後,民主黨人一直批判普京,除了他的外交政策之外,還包括他在俄羅斯國內的強硬作風。他們認為普京在破壞俄羅斯的民主制度,走向專制。在這個基礎上,民主黨人強烈反對美俄媾和,而主張繼續制裁俄羅斯。不僅民主黨人,在川普團隊內部,對俄羅斯有疑忌者也大有人在,因為美國保守派出於國家安全和大國競爭等方面的考慮,不可能對俄羅斯完全沒有戒心。在這種情況下,川普恐怕難以彌合內部分歧,在美國對俄政策上形成統一的聲音。川普如果要取消對俄羅斯的制裁,估計難以在國會獲得通過,即使共和黨議員也不一定都會支持他的政策。

但當然,目前為止川普還未和普京會面。他們的會見可能會很快進行,到時要看兩人能夠達成什麼樣的交易,包括在制裁問題、中東問題、軍備裁減等各方面。只是現在看來,指望美俄關係突然之間改天換地,似乎可能性不是太大。

從美國國內形勢來看,川普打著「反建制」的旗號上台,但執政后「當家才知柴米貴」,才發現與「體制」對抗不是那麼容易。川普也許曾經幻想他入主白宮之後可以為所欲為,但他做出的第一個嘗試,即旅行禁令,卻遭到法院的否決。他還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與司法體系糾纏。在這種情況下,川普可能陷入國內政治的泥潭之中而無法自拔。在3月1日的國會演講中,川普又把重點放在了推翻歐巴馬的醫保法案上。這也預示著,未來一段時間裡,與國內民主黨人和自由派之間的博弈可能消耗川普的主要精力,而外交政策可能不會成為首要考慮。

川普執政團隊的內部混亂,以及他與媒體、公民社會關係的惡化,會向世界傳遞出一種美國陷入危機的信息。這讓美國的盟國惶惶不安,同時又讓反美的國家感到更加安全。這也許是人們沒有預想到的。如果川普繼續把主要精力放在國內事務上,而減少美國在國際秩序維護等方面的投入,世界各國就會選擇自行調整,適應一個美國影響力減弱的世界。而這對俄羅斯和而言,未免不是好消息。

在這種情況下,川普上台之前外界普遍猜測的美國聯合俄羅斯制衡的可能性,已經大大降低。首先,和俄羅斯並沒有矛盾,處於經濟低迷時期的俄羅斯需要與合作,而也不打算改變與俄羅斯的良好關係,因此美國即使想在中俄關係中打入一個楔子,效果也不大。其次,川普已表示承認「一個」政策,預示著經過台灣電話風波之後,中美關係可能朝著穩健的方向發展,沒有了「遏制」的需求,川普也不會故意干擾中俄關係。

曾經擔心的大國關係激變的可能性正在變小,但這是否對而言意味著一個新的「戰略機遇期」,目前還不好判斷。無論如何,在美國、俄羅斯、歐洲等方面之間走平行外交路線,在重視與各方關係的同時做好自己,加快國內的改革,似乎才是以不變應外變的策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