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當雞肉對上皮卡,福特道奇如何借力關稅壁壘稱霸北美皮卡市場

當雞肉對上皮卡,福特道奇如何借力關稅壁壘稱霸北美皮卡市場

雞肉和皮卡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東西如何讓歐美政府互掐?是「TariffWar」(關稅戰爭)還是「ChickenWar」(雞肉戰爭)?如今的北美皮卡御三家又是如何借力關稅政策稱霸北美市場?本期文章,揭秘北美皮卡的發展趣事。

雞肉與關稅

經常看美劇的朋友可能會發現,在美國,肉類食品的價格往往高過蔬菜水果很多。這其中最大的原因,要歸於美國高昂的人力成本。越是需要精細人工作業的產業,就越是成本高昂。蔬菜這類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照顧打理,且較難實現工業化種植的農作物,價格必然很高。有意思的是,相較現在價格平民的雞鴨禽肉,一百年前吃雞絕對是件小資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那時候傳統散養養殖方式生產效率低下,供給量不足的情況下價格也就超過了底層人民的接受底線。

傳統散養養殖

然而,隨著福特將流水線這一偉大發明帶入工業界中,養殖業也開始了工業化生產的大革命。低廉的糧食價格,降低了養殖中的飼料成本。抗生素和各類疫苗的產生,同時提高了禽類的存活率。最重要的是,養殖方式的革新,大大降低了人力成本,育種養殖屠宰物流零售一條龍的服務,讓禽肉製品成為了一種工業產品。面對逐漸飽和的北美市場,美國人開始進軍歐洲。

現代化工業式養殖

面對流水線工業化生產的黑科技,依然採用傳統散養養殖方式的西歐農場主們受到了猛烈的衝擊。依靠價格優勢,北美海運來的雞肉佔到了整個歐洲雞肉進口市場的一半,甚至於歐洲人對於雞肉的消費也由於這些進口便宜雞肉而發生了改變:1961年的西德的人均雞肉消耗量迅速增長了23%。在歐洲農場主難以抵擋這一進口廉價雞肉狂潮的時候,西歐各國政府站住來了,以荷蘭為先,荷蘭政府指控美國人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向荷蘭低價傾銷雞肉;法國政府直接禁止了北美雞肉在市場的銷售,同時開始宣傳北美養雞業使用的激素對於人類的負面作用;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也站住來了,打著保障戰後歐洲農業自給自足大旗的歐共體開始協同作戰,頒布針對進口雞肉的高額關稅與價格控制法案。

掀起這場雞肉戰爭的歐共體逐漸發展為今日的歐盟

美國人的反攻

歐共體關稅大刀高高舉起之後,北美雞肉出口量迅速萎縮,到1962年8月,北美的雞肉出口商在歐洲的銷量下降了四分之一,美國養雞業的損失達到了2800萬美元之巨(大致相當於今天的2.1億美元)。這時候,輪到北美的政客出場了,當時參議院的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參議員J. William Fullbright正好是出身自北美養禽業大洲阿肯色的民主党參議員,他甚至不惜在參議院打斷了一場關於北約核武器裝備的討論,提出減少美國對於北約的軍力支持來抗議對於美國養雞業的高額關稅。1963年12月,當屆美國政府作出反制措施,約翰遜總統以行政命令頒布一項懲罰性關稅,以遠高於美國關稅平均2.5%的稅率向進口的馬鈴薯澱粉、糊精、白蘭地以及輕型卡車徵收25%的高額關稅,約翰遜總統在行政命令中宣布這一措施僅僅是在GATT關貿總協定(WTO世界貿易組織前身)允許情況下美國政府行使的正當權益(可見關稅協定並不能禁止大國政府耍流氓)。

WTO的前身GATT就已經有了大國耍流氓的傳統

各位讀者讀到這裡一定發現了,似乎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歐洲方面的關稅針對的是雞肉、而美國這邊的反制關稅前三項也是農業產品,混進來的輕型卡車是什麼鬼?這裡就要說到在美國政治經濟環境下舉足輕重的一個組織——UAW(美國汽車工人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這一本意為美國汽車工人謀福祉的組織、實際上在此後的幾十年間差點拖死了北美三大車廠,不過此是后話,這一次UAW倒是給三大廠謀來了福祉。

在美國三巨頭頭頂陰雲籠罩多年的UAW

1964年是美國的大選年,而當屆政府約翰遜總統實際上剛剛在一年前以副總統身份接替被刺殺的前總統肯尼迪。為了籠絡民意、尋求當選,約翰遜總統與當時UAW工會頭頭Walter Reuther達成了協議,UAW放棄其計劃的在1964年年中進行罷工並表達對約翰遜總統的支持,而約翰遜總統則頒布對於越來越多的來自於西德的進口汽車(在此之中尤其是來自於大眾的Type 2廂式貨車/皮卡)的關稅提高措施(抑制進口汽車對於本地工人以及增加本土工作崗位有利)。如何憑空鼓搗出高額關稅呢?那自然是和有理由的懲罰性關稅捆綁在一起發布了,於是乎,對於進口輕型卡車的25%高額關稅發布了。

Volkswagen Type2 皮卡版本

在車型的定義上,美國人一直將廂式貨車(Van)、MPV(Minivan)、SUV與皮卡一併歸入輕型卡車的類別,於是西德出口汽車的中堅力量大眾當時極為倚重的Type 2車型(即Microbus/T1,Transporter的鼻祖,初代產品與甲殼蟲共享發動機)在北美遭遇滅頂之災,作為生產工具存在的貨車本身極其倚仗成本上的低廉,而25%的關稅直接將這一車型排除在了美國農民的選擇之外。1964年1月,雞肉戰爭中的美方開始實施25%懲罰性關稅,1964年底,西德出口汽車至北美的總交易金額瞬間比前一年蒸發了三分之二,大眾的Type 2基本被清除出了北美市場。

Volkswagen Type2即MicrobusT1,大眾MPV車型Transporter的第一代

同時被波及的車型自然不僅僅是德國車,日本車企方面向北美進口的低價皮卡與UTE車型(Coupe Utility,前半截為轎車、後半截為貨箱,類似皮卡的卡車造型)都遭到波及,豐田Publica、Crown、Corona、日產Sunny、五十鈴Wasp、馬自達Familia都被趕出了北美市場。這對於基本還沒有外國車廠在本地市場建廠的北美市場來說,等於是給三巨頭福特、通用與克萊斯勒打造了一個天堂,商用車作為本身就利潤率相當高的市場、這下又相比外國競爭者多了四分之一的價格優勢來賺取更多的利潤,三巨頭從此開始快馬加鞭,加速研發客貨兩用的大型SUV與皮卡車型。到2001年,當年美國市場上售出的300萬輛皮卡中,僅有0.23%來自於進口車,也就是少於7000輛。

稱霸北美市場

道奇Ram 1500,克萊斯勒(現屬於FCA集團)旗下最暢銷的皮卡車型

雖然漫漫的歷史進程與各國政府扯皮中,針對農業品的25%關稅早就被廢止,不過針對輕型卡車的條款被保留了下來,這一保留就是50多年,順利成為了給北美三巨頭保駕護航的利器,而北美三巨頭為了降低成本在墨西哥或是加拿大工業區建造的皮卡製造廠則由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原因並不受這一條款的制約。

雪佛蘭Sliverado,通用旗下最暢銷的皮卡車型

在打造了這一本土廠家的全尺寸SUV與皮卡天堂之後,UAW也並沒有收手,在當時頒布的幾項環保法案中,UAW與三巨頭繼續對美國政府進行遊說,使得包含了廂式貨車(Van)、MPV(Minivan)、SUV與皮卡的輕型卡車定義車型獲得了遠比乘用車更為輕鬆的排放限制,更輕鬆的排放限值意味著更低的研發投入與更高的利潤,同時意味著售價可以定得更低。於是乎,這些本身在美國本土廣袤大地上就具有全地形優勢、載貨載客空間上也有優勢、看起來也更氣派、更安全的全尺寸SUV與皮卡開始在北美大行其道,成為美國精神的象徵。

F-150,福特旗下也是全美範圍最暢銷車型

當提及關稅,大家往往會感嘆如今國內平行進的美式皮卡價格不接地氣。想要享受純正美式皮卡,難道就必須五六十萬元人民幣砸進去嗎?

F-150中東版XLT,北美銷量第一的純正全尺寸美式皮卡!拋開那些娘炮的SUV吧,F-150中東版XLT才是你真正的DreamCar!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