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市長出庭應訴!民告官,勝算有幾成?

市長出庭應訴!民告官,勝算有幾成?

民告官,勝算有幾成?每逢民告官案例出現,多會成為輿論聚焦的話題。6月27日,由廣東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巡迴審判的一起行政案件在開平法院第三審判法庭開庭審理。

開平市市委副書記、市長龐正華代表開平市人民政府出庭應訴,這是江門地區首例縣級市長出庭應訴的行政案件,全市各行政機關及鎮街主要領導等60多人均到場旁聽。

事情原委如何?據了解,開平市塘口鎮強亞祖宅村村民方某因其承包的土地四至不明確,向開平市人民政府提出明確其承包土地的四至範圍,方某認為市政府對其提出的要求不作為,因而向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庭上,只有原告和被告,沒有官員和平民之分,這是民告官案件中都遵循的法律原則。「海運倉內參」(ID:hycplb)注意到,儘管此案仍懸而未決,但市長能夠出庭,還是令不少人感到快慰。這或許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民告官的難度,以及嚴格落實依法行政在百姓心目中的渴求。

此前有觀點認為,民告官的難度在於——民告官,起訴難;民告官,官不理;民告官,難告贏;民告官,執行難;民告官,代價大。

換言之,其難度在於立案難、勝訴難、執行難、後續影響多。這就讓許多有訴訟需求的普通人倍感困難,乃至在屢屢受挫后只得放棄。

「官本位」的思想是破除民告官難題的觀念障礙。

改革開放以來,首例民告官案例在1988年8月出現。在此三年前,浙江蒼南農民包鄭照經舥艚鎮城建辦批准,建造了三間三層樓房,但縣裡以房子建在防洪堤上為由,將包家已經竣工落成的樓房炸去了1米多。

因不服縣政府的決定,農民包鄭照將縣政府告上了法庭。時任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縣長黃德余成為首位出庭的「一把手」被告。

當時,許多人還搞不清被告和原告等法律常識,還以為黃縣長「犯了大錯」。直到大半年後,1989年4月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正式頒布,法制建設進一步推進,民告官的現象也不再罕見,民眾維權也有了法律保障。

隨著時間的推移,民告官現象在國內的變化也是明顯的。資料顯示,在2003年到2008年間,在各類行政訴訟案件中,律師代理率不到50%,法律援助提供率所佔比例更低,還不到案件總量的4%。有時,原告還不等立案便已被當地公安機關"請去",結局是或拘或捕或判刑。

2008年兩會期間,部分人大代錶針對當前《行政訴訟法》部分規定滯后、「官本位」現象突出的問題,提出修訂《行政訴訟法》的建議,以破解當前一些受到行政權力侵犯的當事人不敢告、不願告,法院則不願審、不敢判,法院判決執行難等困局。

在當下,依法治國的關鍵是依法行政,而依法行政的重要保障是行政訴訟制度,其現實執行力量的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2014年8月,《行政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該草案首次提出,「民告官」案件,行政機關「一把手」應出庭應訴。同時行政訴訟不要求「具體行政行為」,也讓民告官更易立案。

行政機關「一把手」必須出庭應訴,這個規定可謂點中了諸多疑難案件的「命門」。因為,民告官的難題,很大程度上受制於行政干預司法的現象,正如有人所擔心的,「你敢告市長,誰敢審市長啊?就算勝訴了能不能執行還是另一回事!」如果從司法公正的立場上看,這個問題可以破解。

2015年3月,中辦、國辦正式下發《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從記錄、通報、追責三個環節對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的行為進行約束。規定提出,領導幹部違法干預司法活動,可以給予紀律處分,構成犯罪的可以追究刑責。

這就進一步從制度上禁止了行政干預司法的現象,保障了司法公正和民眾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可能。

對此,中央政法委曾表示,「有案必查,違規必究,不管是誰,只要觸犯規定,絕不姑息。」而且,即使是過去發生的違規問題,只要現在發現線索,也要依紀依法通報、追查。

破解民告官難題,還有一點在於設立巡迴法庭制度。這是指法院為方便群眾訴訟,在轄區設置巡迴地點,定期或不定期到巡迴地點受理並審判案件的制度。

2014年10月,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優化司法職權配置,推動實行審判權和執行權相分離的體制改革試點,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巡迴法庭,探索設立跨行政區劃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探索建立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

它可以有效解決現有法庭設置分散,審判力量不集中,輔助人員辦案、法官從事輔助工作的問題。可以有效促進法官編製員額管理,提高法官的精英意識和職業意識。

巡迴法庭制度可以節約大量的法院經費。由於法官無須常駐法庭,巡迴場所可以保留數量有限的輔助人員,或者乾脆委託地方政府、基層組織從事日常的案件收集、登記,相應的人頭、交通、通訊、取暖等費用必然明顯減少。

從1988年黃德余縣長出庭成為被告,到今天開平市長龐正華出庭應訴,近三十年來的法治建設的進步可謂有目共睹。

儘管民告官在當下的難度依然存在,各種癥結仍亟待解決,而「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在當下的現實意義已更為凸顯。據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各級法院共受理一審、二審和再審行政案件331549件,同比上升10.6%。

其中最高法行政審判庭新收案件2841件,是2015年的3倍多、2014年的近九倍。最高法表示,「民告官」立案難的問題已得到明顯緩解。

參考資料:人民網、新華網、澎湃新聞、法制日報、最高人民法院官網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