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西安要實行「彈性放學」與「校內託管」,到底難在哪兒?

西安要實行「彈性放學」與「校內託管」,到底難在哪兒?

前幾天,有家長、政協委員在本地媒體上呼籲西安實行「彈性放學校內託管」制度。這件事說起來簡單,但實際上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並不是教育局發文,學校再讓老師執行這麼簡單的,它涉及到一整套系統設計。本文旨在解讀這個問題有多複雜。

1

新的一個學年開始了,很多雙職工家庭又面臨著孩子放學后的「三點半」難題。

現階段,國小生的放學時間一般在下午3點-4點,家長下班最早也在五點半,在這個「2.5小時空檔期」,孩子究竟怎麼辦?

根據杭州市最近的調查數據表示75%的家長都存在按時接孩子有困難,只有12%家長表示沒有任何困難。這造成要麼有一個人全職在家,要麼接老人來帶孩子,更多人將孩子送到託管班。

巨大的市場需求下,近年來出現了很多校外託管班或者小飯桌,滿足孩子中午放學后午飯午休問題、下午接孩子放學看管寫作業的問題,但一直缺乏監管和規範化的管理,特別是安全問題,是很多低齡孩子家長擔心的問題。

▲託管班工作人員在國小門口接孩子 圖片來源:三秦都市報

2017年1月19日長春市教育局牽頭辦理的《關於試行國小生課後免費託管服務的議案》一事,2月6日南京市政府出台的《關於進一步推進國小「 彈性離校 」 工作指導意見》,西安市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探索實行國小彈性放學的制度」。

彈性放學或校內託管是一件事,都是為了解決「2.5小時空檔期」的問題,政府為加強民生幸福建設、增強市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的教育民生重點工程來全面實施的。具體細節以上海為例:

2017年秋季學期開始,上海國小將全面開展每周一至周四放學后的「快樂30分」活動。

這項活動的時間為15:30-16:00,活動內容為學生感興趣的課程,這一課程不列入課程計劃、不強制要求每個學生參加、不上新課或全班性補課。16:00-17:00,學校將為家庭確有接送困難的學生提供看護服務,這項服務將「逐步覆蓋到所有國小」。

2

「彈性放學」並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多年來很多省市都出台過相關文件,比如濟南、北京、上海、福州等,鼓勵各地區和學校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自主探索。

早在三年前,青島市就在全市推行這項政策,但僅僅執行了一年就不了了之。幾乎同時廣州市也執行過校內免費服務,但目前已經全市範圍內取消校內免費託管服務,而改為財政部門每人每天補助2元錢的形式,自行解決託管問題。

西安市兩會提出「探索實行國小彈性放學的制度」,我們先看一下2017年各地關於這一惠民政策的細節:

1

經費

南京、上海、長春、宜昌等地均為政府設立專項經費,市級財政承擔或市區兩級共同承擔,均面向家長免費。

對於學校而言,提供託管服務需要師資、場地、教學材料等方面的投入,但與之相對的,卻是學校託管收費和支付教師報酬往往面臨無政策可依的困境。目前大多按照一人一年400元費用,對於每周五天、每天2.5小時來說,仍然是不足的。

2

師資

目前各地基本都以校內老師為主,允許有社區志願者等參與。但老師均是按照編製安排,放學后往往還有繁重的教研任務、集體備課、批改作業等,再要投入延長的勞動時間去做公益活動,是存在問題的。

▲南京老師照顧延時離校學生。圖By 孫參 來源:新華社

3

定位

政府對校內託管的定位主要是安全看護。北京市是以課外活動為切入點,面向全市全體中國小生,而上海、南京等地是面向確有困難的學生,有託管需求的學生需要經過「家長申請、學校審核」。

現實中,家長對於國小生課後託管需求也呈現出多元化。在近日「學習公社」針對校內託管所進行的網路調查中,37%的家長希望校內託管進行作業輔導,比例最高;此外還有27%的家長希望提供興趣培訓,17%的家長希望提供晚飯。

4

安全

從目前情況看,對於關鍵的安全問題,各地政策中往往只有宏觀層面的指導,缺乏詳細的責任界定和處理說明。只有南京明確提出各區政府是責任主體,但對具體落實還是語焉不詳:

「明確外聘人員、志願者的聘任程序和法律責任,確保學生人身安全;另一方面學生家長也要做好學生的安全教育工作,按時接送學生,服從學校管理。」

無論初衷如何美好,當具體落實下去,面臨很多現實困難。從目前的多地的政府文件來看,並未從政策架構上解決根本問題,可能會一如之前的種種嘗試,最終變成一陣風政策。

國外同樣存在學生放學和家長下班時間不匹配的問題。

美國把託管的需求分為三類:政府面對低收入人群的「公立託管」由政府負擔費用;「普通託管」由家長承擔部分費用;「高端託管」由個人承擔費用,政府部分補助。

法國政府每年都會對課外活動組織的主體、課外活動時間及時長、課外活動人員的任職資格、課外活動收費標準和政府財政補貼等開展提供指導框架。

在日本,託管服務已從政府為主體走向民間機構與政府協同發展,且民營機構的數量和種類也在逐步增多。

這些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由於學生需求的多樣化,也直接導致了託管機構服務的多元化。

3

西安市要實行「彈性放學」和「校內託管」,除了要總結之前各地失敗經驗,更應該探索常態化運營的新模式,僅號召教職人員投入社會公益服務是不可能長久的。

目前全國範圍內,託管班「午托」和「晚托」基本的費用在1500元每人每月,如果另外報其他興趣課程,則會更高。這對於普通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由政府出面解決這以社會問題,當然是民生工程、惠民工程,可為什麼多地都虎頭蛇尾難以為繼呢?

1

責任主體是誰

學校的責任首先在於國民教育的順利完成,而對於非職責範圍的校內託管,是義務還是奉獻?託管期間看管的責任主體是誰——教育局?學校?

延長了在校時間,也就意味著不安全事故發生幾率增大,如果在彈性放學實行后校內託管期間學生出現意外事故,誰來負責任。

2

教師工作時間問題

普通教師一般7點到校,到了下午按說已經完成正常工作,如果給他們再強制增加「2.5小時」工作時間,哪怕是輪換,也是有失公允,這不僅僅是金錢補償的問題。

▲圖片來自網路

3

家長的問題

校內託管一般就到下午五點多,但是這個時間很多家長還是不能來接孩子,所以有的家長還是覺得不夠方便。加之有些家長給孩子報舞蹈、美術等課外興趣班,當然也有去輔導機構補習功課的,造成學生分流。

4

變質為強制補課

比如杭州之前實行校內託管,雖然嚴令只允許輔導作業、答疑解惑,但實行不到一年就變味了。學校從「答疑解惑」發展為「補課」或者「趕進度上新課」,慢慢又出現校內有償補課,最後不可收拾,只能一刀切全部禁止。

種種問題造成「彈性放學」「校內託管」在全國各地其興也勃其衰也忽,從全民熱議到悄悄停掉,往往堅持不過一年。

需要明確的是,校內託管不是學校教育的延伸,而是在解決生活服務的基礎上,是非應試教育的補充。嚴禁藉機組織開展學科性集中教學,嚴禁以補差提優等名義組織或變相組織集體補課。

分清楚在這「2.5小時空檔期」是要辦興趣班還是僅僅公益性照看服務,還是兩者兼得,需要在實施時進行需求多樣化滿足,按照不同類別提供不同服務。

還可以通過引入第三方資源,或與相匹配的託管機構合作,提供優質服務。主管部門來做資質審核、過程監督、效果檢查,具體事務由學校、公益組織和第三方機構聯合解決。

不可否認「彈性放學」「校內託管」制度設計初衷是好的,但解決多方面問題,滿足不同層次需求,具體持久落實,由政府、機構、家長三方按照各自的需求,進行差異化供給和選擇,不失為一種比較好的方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