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婚禮真的有必要嗎?

婚禮真的有必要嗎?

「婚禮真的有必要嗎?」,當馬東東告訴我們,我們之所以不喜歡婚禮中一系列紛繁複雜的流程時,而這些東西不是婚禮本身,而是婚俗的時候,我發現我們本身就將「婚禮」印上了刻板印象。因為,我們下意識的就會覺得,是不是婚禮都得這麼辦,是不是婚禮都得這麼繁瑣,這麼功利,這麼無奈,這麼累,還需要照顧到大多數人的感受……而此時,我們似乎將婚禮直接與這些流程化作了等號,而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有必要是的,我們總在討論婚禮的好或者不好,婚禮是一場廟會,婚禮是一場儀式……但,我們有沒有想過,這是因為我們可以毫無顧忌的去選擇,是否享有我們被世俗被大眾賦予,而且可以擁有的權利。

曾經機緣巧合,遇到過一個女性朋友,喜歡她的文字,喜歡她對人性的敏感,喜歡她無與倫比的挑剔,當時聽到她說有一個固定交往的女朋友,真誠的為她祝福,同時也聊過關於父母是否知道和贊同。還記得她爽朗的說,「家裡的小老太太也差不多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啦,老思想和觀念當然很難接受,但是只有這麼一個閨女,最大的希望,就是我能過的幸福,後來的後來,我的死皮賴臉,她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這麼膩膩歪歪的過下去了吧。」她也會偶爾說一些她故事裡的男主角的原型,還有他們的男朋友的事兒,也許經歷過不同的心酸,經歷過各種分離,最後磕磕絆絆的居然走到了一起。最後的最後,還記得她曾經說過,「好羨慕能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婚禮」。

記得薇薇姐在之前節目里說,蟲爺不會結婚,她不會結婚……我很知道她是說了她們這群人的狀態,可是,會不會很多像蟲爺一樣的朋友,她們有著跟自己性別一樣的另一半,她們(他們)並不是不想結婚,有一個婚禮,而是沒辦法正大光明的舉辦婚禮?當我們擁有這樣正大光明舉辦婚禮的權力時,我們可以毫無壓力的去說著生活的瑣碎,說著婚禮的那些令人厭倦的習俗,卻似乎忘了,還有這樣一群純粹渴望幸福的朋友,他們願意享受這樣的紛繁雜亂,還有看似讓人疲累不看的婚禮,儀式,可前提是,他們有這樣的權利,和不被指指點點,說三道四的束縛。

1、婚禮有必要,不僅僅是儀式感,更多的,是認同感「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送入洞房」,不論是古時候司儀的唱喏,亦或是現代婚禮的祝福加持,彼此之間擁有一個婚禮,更多的是一種認同。

一拜天地,我們祈求天地能夠認同我們成為夫妻;二拜高堂,我們希望父母能夠認同我們成為一家子;夫妻對拜,我們期待彼此能夠認同,成為相互扶持的另一半;即便翻閱各種私奔或者誓詞的描寫,也發現大家都會說一句「以天地為證」,「以高山大河,鮮花日月為證」……那麼多肉麻到起雞皮疙瘩的誓詞,因為很多時候,我們沒辦法得到家人的認可,或者世俗的認可,即便是那樣,只要天地見證,日月星辰認可……兩人也希望能夠結合。那是婚禮嗎?是的。是兩個人被逼到走投無路,沒有人認可時,降到最低認可底線后,我們依舊希望,至少得到天地的認可吧。

那麼,對我這位朋友而言,身而為社會人,即使想要忘卻道德世俗的壓力,卻不得不了解「人言可畏」的洶湧殘暴,和毀人於無形。大概,此時的婚禮,對於他們來說,是最渴望,卻又最不必要的。此時,他們的要求已經降到最低,只要父母能夠同意,哪怕平淡一生而終了,也無怨無悔。所以,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正大光明的舉辦婚禮,而沒有世俗的壓力,那個時候,當他們有了這樣的權利后,也能看到婚禮的紛繁負責,甚至跟我們抱怨一句舉辦婚禮真TM累,咱們倆來辯一場到底有沒有必要舉辦這婚禮啊~的時候,我會笑著祝福,然後踹他一屁股說,有個對象就夠幸福了,知足吧,可憐可憐我這條單身狗~!

2、婚禮有必要,世間始終你好

當我們有了認同感,我們還需要安全感。

很多「名言」曾說:安全感不是別人給你的,而是自己給自己的。

《世間始終你好》里一句歌詞:「在世間自有山比此山更高,但愛心找不到比你好」,不論從主觀,亦或是客觀來說,我們都沒辦法說,我們即將踏入婚禮,邁入婚姻殿堂的,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人,因為「一山還比一山高」,但,為什麼,我們選擇彼此進入婚姻?因為,我們找了一個參照物,那個參照物就是我們自己。我們覺得,這個人,對我們來說,就是世間最好。

「華山論劍」,也要世間幾大高手進行PK,勝負已定之時,就是天下第一露面之日。同行的有那些天下可能第二,第三,或者前十在這裡爭鋒相對,其實也變相的作為一個天下第一產生的見證。重要的,真是「天下第一」的名號嗎?不盡然,歐陽鋒為了爭天下第一,把自己弄的瘋瘋癲癲,即使當初在華山上與他一較生死的人,都見證了他是天下第一,可他卻始終執迷不悟,與自己的影子爭天下第一,而完全忘了,自己就是自己,忘了自己會老,會死,忘了興衰更替。

婚禮,同樣也有這樣的小小功效吧。讓我們知道,我們是否看清,是否看透,是否下定決心。我們知道「一山還比一山高」,我們知道世間男子或者女子,在今後的日子裡,肯定會遇到比他/她條件,外貌……優秀的人,那麼這個婚禮就是一個見證和提醒,我們要有為了一棵樹木,放棄一片森林的決斷,同樣,了解自己的內心,我們到底是為了結婚而結婚,還是為了跟最好的結婚,還是已經認定了,世間始終你好。

婚禮,在某種程度上,有點類似於「華山論劍」,可自古華山一條道,無論天下第幾,都要從那一條道上往返爭奪;而婚禮,也許會有很多條道,但大約是因為有了很多道,就忘了「自古華山一條道」的決心,還有去呵護兩人之間感情維繫的耐心,也許有了婚禮,會讓我們慢下來,記得修一修。

而婚禮,大概就是讓我們彼此能夠有那樣一個節點,讓自己知道自己最耐心,最能去維護和修一修時的承諾和底線吧。而,這個放棄森林,世間始終你好,和遇到困境時,彼此扶持修補生活,修補關係的這種決心,大約就是我們安全感最有說服力的來源。

牧師:_____,你是否願意娶_____作為你的妻子?你是否願意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你都將毫無保留地愛她,對她忠誠直到永遠?新娘XX女士你是否願意與你面前的這位男士結為合法夫妻 , 無論是健康或疾病。貧窮或富有,無論是年輕漂亮還是容顏老去,你都始終願意與他,相親相愛,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離不棄,你願意嗎?——來源於網路

承諾,和契約,我們願意維繫,當然我們也能打破。維繫很難,需要耐心,勇氣,還有彼此給予的安全感;而打破很容易,卻容易產生很多我們無法承受的遺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