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沒了英國歐洲一體化何去何從?歐洲百姓有話說

沒了英國歐洲一體化何去何從?歐洲百姓有話說

2017年3月25日,一名反對英國「脫歐」的遊行者揮舞一面裝飾了歐盟旗幟圖案的英國國旗。(新華社/法新)

新華網北京3月29日電 1957年3月25日,隨著《羅馬條約》的簽署,歐洲人在一體化道路上邁開步伐。歐洲面貌和民眾生活由此發生巨大改變,經歷了戰火洗禮的歐洲人期待一體化建設能夠最終使歐洲實現和平、統一的夢想。

然而,60年後的今天,經過9個多月的爭論和醞釀,英國政府29日將正式宣布啟動脫離歐盟程序,英國「脫歐」將由此邁出標誌性一步。

「失去」英國折射出歐洲一體化進程面臨的嚴峻且複雜的危機,這既考驗著政治家的智慧,也影響著歐洲民眾的情緒。

對於歐盟的未來,對於英國「脫歐」后一體化的理想,歐盟人心裡怎麼想?新華社記者對歐盟多國普通百姓進行採訪,聽他們道出心裡話。

2017年3月24日,法國外交部在外交部大樓外牆上用燈光投影的方式紀念《羅馬條約》簽署60周年。(新華社記者陳益宸攝)

【改變與收穫】

「在申根區,旅行變得更方便了。去周邊一些國家,你甚至都不必想著是否還要帶護照。對我們匈牙利人來說,世界變大了,」37歲的保險經紀人公司經理兼合伙人蓋勒說道。

「世界變大了」,是很多歐盟人的共同感受。國家間的融合,讓他們的生活早已不再局限於自己的出生國。

在歐盟委員會下設機構工作的馬可甚至說不清自己該算哪個國家人:父親是荷蘭人,母親是義大利人,他們在歐盟機構任職,因此馬可出生在布魯塞爾。

談到一體化對歐洲和歐洲人的影響時,他說,從宏觀的層面看,一體化為歐洲帶來了長達數十年的和平,而對他個人和家庭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帶來了穩定的工作」。

過去幾十年裡,商品、人員、服務和資本的自由流動極大促進了歐盟各國的經濟社會發展,讓民眾獲益良多。

36歲的波蘭人扎瓦達在2006年與朋友合開了一家房產中介。她說,事業起步時遇到不少困難,同行競爭很激烈。但她發現,隨著波蘭與歐洲其他國家交流的日漸緊密,來波蘭工作和生活的外國人逐漸增多。

「現在,在波蘭有租房和購房需求的外國人越來越多,我們的生意自然越來越好。」去年,扎瓦達的公司業績不錯,她的收入多了不少,買了新房,還換了新車。

2017年3月25日,一名參加反對英國「脫歐」遊行的婦女的墨鏡中映出英國議會大廈。(新華社/法新)

匈牙利人蓋勒的感受和扎瓦達相同:「一體化對跨境服務和商品的影響,我們在全國各地都能感受到。以前許多要上關稅、難以獲得的服務如今都變得很日常了。」

蓋勒有不少同事在歐盟其他國家出生或長大,其所在的保險經紀公司就把法國、奧地利等地的許多保險產品引入匈牙利。「沒有語言和法律等方面的障礙,這在以前是難以想象的,」蓋勒說。

【不滿與憂慮】

在英國去年6月的歷史性「脫歐」公投中,住在英國利物浦郊區的奧尼爾和妻子都投了「脫歐」票。他坦言「這是一次情緒化的投票」。雖然並不確知「脫歐」會對自己和家人的生活產生多大影響,但奧尼爾覺得「值得為『脫歐』冒一次險」。

從奧尼爾的話中可以聽出當下歐洲人的另一種心聲。發展至今,一體化為民眾帶來的益處有目共睹,但受一系列危機,特別是近些年移民和難民潮、安全形勢惡化等問題的衝擊,民眾的情緒漸漸起了變化。

荷蘭極右翼自由黨創始人維爾德斯的家鄉芬洛小城人口約有10萬,其中以摩洛哥裔、土耳其裔、義大利裔為主的移民就有近萬人,近幾年又接收了不少難民。

修車廠老闆約抱怨說,政客迎來難民就撒手不管,同時缺乏應對移民的完整考慮,「荷蘭本土文化面臨喪失的風險」。

2015年10月15日,在德國柏林,難民在雨中排隊等待登記。(新華社/美聯)

住在奧地利小城埃弗丁的退休測量工程師卡爾多年來一直投票支持右翼民粹政黨自由黨,他非常認同自由黨「奧地利優先」的主張。

卡爾覺得歐盟給奧地利帶來很多弊端:成員國失去了自我決斷的權利;歐盟在小事上制定了繁瑣的規定,甚至小到黃瓜的長度、香蕉的色澤;而碰上難民這一難題時,歐盟卻無所作為。

在29歲的比利時人菲萊恰看來,歐盟民眾所享有的社會福利越來越少。她指出,民粹主義的抬頭、各國政策的失敗、經濟低迷、歐盟在預算上對成員國的約束、貧富差距日益加大等,都是導致民眾對歐盟失去信任的原因。

曾在德國聯邦新聞局工作的史密斯認為,歐盟各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差異較大,政治體制也有很大不同,這些差異在短時間內無法消除。在這樣的現實條件下,歐洲一體化進程可能走得太快了,各國發展水平的不同,客觀上讓許多統一制定的規劃和設想在實施中出現各種問題。

就德國而言,她說,一個較為突出的問題是,由於德國在歐盟發展水平較為領先,目前有許多其他國家的人移民德國,這為德國經濟和社會安全埋下了一定隱患。

【思考與期待】

在多重危機下,歐盟民眾不可避免地出現了憂慮情緒。但從荷蘭、波蘭等國一些民眾的話語中看出,歐洲一體化仍是當前大部分歐洲人認可的方向。

「我是歐洲一體化的支持者,我對歐盟的未來抱有信心,」蓋勒說。他認為,歐洲需要更加緊密的融合,因為面對美國等經濟大國,歐洲「不能單個國家踢球」,只能作為一個統一的市場出現。

「統一的共同防衛、稅收政策和能源目標是值得考慮的。最好能給歐盟的官僚機構瘦身,並擴大歐洲議會的權力,」蓋勒說。他認為,目前歐盟內部領導力有些分散,缺少真正集中的統一領導。

馬可對歐盟的前景也較有信心。他認為,英國「脫歐」,短期內不太可能出現效仿行為,荷蘭大選的結果恰恰讓人吃了顆定心丸。

荷蘭議會二院(眾議院)選舉於當地時間2017年3月15日7時30分(北京時間14時30分)拉開帷幕。這是今年歐洲大選年首場重要選舉,被視為歐洲政治變化的「風向標」。圖為民眾在一處投票站參加投票。(新華社記者葉平凡攝)

民眾支持一體化,但並不意味著他們對現狀感到滿意,他們希望看到一個更有作為的歐盟。

在波蘭媒體近期進行的一項調查中,75%的受訪者認為,波蘭應繼續留在歐盟。同時,56%的受訪者表示,歐盟目前存在一些問題,應該改變運作方式。

令菲萊恰擔憂的是,歐盟一直都被民眾視為民主的樣板,而如今越來越多的人對此失去了信心。她認為,未來歐盟最大的問題在於如何解決「民主赤字」。

在馬可看來,在新興國家參與全球化競爭的形勢下,歐盟的先發優勢逐漸成為劣勢,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抬頭。「歐盟過去的擴大過於倉促,未來應當把重點放在內部『深化』上,最理想的狀態是少數核心國家先行的『多速歐洲』。」

2017年3月6日,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奧朗德與義大利總理真蒂洛尼(從左至右)在法國巴黎西南郊的凡爾賽宮內參觀。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四國領導人6日表示,支持建設一個「多速歐洲」,推動歐洲一體化繼續前行。(新華社/法新)

史密斯同樣認為「多速歐洲」模式可以成為未來的發展方向。她說,一體化進程可以分步實施,先在發展水平領先且相近的幾個國家間建立「歐洲核心社會」,通過全方位協調,建設一個樣本,然後逐步向其他國家推進。

史密斯說,人們目前普遍期望各國政府能夠認真、坦誠地對待歐洲一體化遇到的問題,真正拿出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而不是再繼續進行「令人厭煩的紙上談兵」。(執筆記者:謝彬彬、何夢舒;參與記者:楊永前、潘革平、石中玉、桂濤、翟偉、劉芳、劉向、袁帥)(新華社客戶端報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