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個6歲孩子的學習清單:英語辭彙量4千,心算1萬以內加減法,會背千字文......

一個6歲孩子的學習清單:英語辭彙量4千,心算1萬以內加減法,會背千字文......

「英語,辭彙量4000左右,可與外教正常語速交流,能寫300字左右英語作文;數學,心算1萬以內加減法、心算兩位數與一位數乘除法,學過數獨,知道小數、分數、負數並進行加減;語文,會背千字文,50首左右唐詩,學完拼音,認識1000多漢字……」

起跑線恐慌

學校的大門,像是一把重新丈量這個社會的尺子。那些來自形形色色的,或富有、或貧窮家庭的孩子們,邁進那道大門,穿上清一色校服,一切便「清零」,從頭開始書寫人生。

如果把孩子的成長看成一場馬拉松,那麼上國小的那天,則理所當然地被看成是真正的起跑。而事實上,在「發令槍」響起之前,明裡暗裡的,那些各自鉚勁兒、你追我趕的「搶跑」早已開始。

公立幼稚園大班

消失的半個班孩子去哪兒了

直到現在,趙靜楠還總叨叨:「女兒就是被『唐宋八大家』給害的!」

在全市公認最難進的私立國小那場入學面試中,女兒聽懂了英文兒歌並複述出來、答對了用英文出的數學題「13+13=?」,又對出了「秦時明月漢時關」這句詩的后三句,最終,被「唐宋八大家是誰?」這道終極難題給問住了。

錄取名單中沒有女兒的名字,趙靜楠感覺挺委屈,她在一個「幼升小媽媽群」曬出了自己的經歷,並忿忿道:「反正我女兒基礎好,到哪兒上都行!」

在天津,這樣的私立校數量極少本就奇貨可居,其極低的錄取率和劍走偏鋒的選拔方式,並不讓人覺得稀奇。而趙靜楠列出的「一個6歲孩子的學習清單」,才真正在群里引起了「驚濤駭浪」:

「英語,辭彙量4000左右,可與外教正常語速交流,能寫300字左右英語作文;數學,心算1萬以內加減法、心算兩位數與一位數乘除法,學過數獨,知道小數、分數、負數並進行加減;語文,會背千字文,50首左右唐詩,學完拼音,認識1000多漢字……」

清單一出,家長們炸鍋了,一個關於「孩子上學前到底該學多少東西」的討論從線上一直蔓延到線下。

6月20日,幼稚園即將畢業的大班孩子穿著「博士服」在奔跑。視覺供圖

有人吐槽私立校招生儘是「貓兒膩」;有人調侃:「這孩子都學這麼多了,還需要上國小嗎?」而更多家長則在討論中達成了基本共識:別人家孩子的起跑線早就畫到前面去了,再不送孩子去各種班提前學些本事,等上學就晚了!

陳雪就是在參與了那次激烈的討論后,第二天果斷跑去孩子的幼稚園,把大班給退了。

事實上,陳雪早就琢磨著讓孩子去學點什麼,「幼稚園成天就是玩,熱熱鬧鬧,孩子也挺高興,可什麼都不學。」但孩子倒是挺喜歡上幼稚園,每天都惦記著和幾個班裡的好朋友一起玩,因此陳雪一提要退園,孩子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

這是一所口碑不錯的公辦幼稚園,兩年前報名入園的緊張情景陳雪還歷歷在目。當時她找到身邊所有好友一起幫忙秒殺,還是不放心,又在網上找了「代秒高手」。最終還是「代秒高手」搶到了那個珍貴的入園名額,陳雪喜出望外,付了5000元代秒費覺得「挺值」。

一顆心剛踏實兩年,又懸到了喉嚨。就在陳雪猶豫要不要退園的時候,班裡提出退園的家長越來越多,起初四五個,這幾天已經有將近半個班的家長都明確表示,大班不在幼稚園上了。

這樣的情況出現在很多公辦幼稚園。教育部門明確規定,嚴禁幼稚園提前教授國小內容,一些家長便會退園去各種各樣的學前班。一位園長告訴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每到大班孩子就會減少,以往會把兩個班合成一個班上課,今年得合3個班才能湊齊一個班。」

5歲學英語被問「怎麼這麼晚?」

和陳雪一樣,林嵐感覺像是被捲入一股巨浪,背後好似有一股力量,推著自己不得不跟著大家一起跑。

變化是從朋友圈開始的。她發現,身邊越來越多相熟的家長開始熱衷於曬孩子的「戰果」:「孩子能用英語對話了!」「能背好多首詩了!」「20以內加減法全會了!」……一個個驚嘆號,敲擊著林嵐的心。

還有3個月女兒才滿5歲,林嵐一直希望「孩子快樂就好」。此前她也注意到,教育部和天津市教育主管部門都有規定,嚴禁國小、少年宮、社會團體及社會培訓機構等舉辦學前班,認為過早強化國小知識,對學齡前一年的兒童來說是違背成長規律、損害幼兒身心健康的做法。

直到一次和女兒幼稚園同學的媽媽的一段對話,深深刺痛了她:「別的孩子都提前學,就你孩子不學,將來上學跟不上,她能快樂嗎?家長這樣對孩子負責嗎?」

兩個反問句讓林嵐幾乎一夜未眠,和丈夫商量后,他們決定先給孩子報個英語外教班,「主要還是讓孩子先喜歡英語」。

來到一家規模較大的全國連鎖少兒英語培訓機構,林嵐一上來就被問懵了。得知孩子5歲,老師立刻問:「怎麼這麼晚才來,別的孩子都學了兩年了?」

她很快意識到,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在另一家培訓機構,她和丈夫一起試聽了一節外教英語課,發現班裡的10多個孩子幾乎都在5歲左右,已經學了一整個學期,26個字母全都學完了。她有些茫然,「起跑線一再被提前,到底什麼時候才不會落於人后?」

了解得多了,林嵐感到越來越焦慮,她發現,被明令禁止的學前班,其實都改頭換面變成「素質教育」「藝術培養」「創造力訓練」等名目,實際學的都是國小那些課。

那些口碑最好的,一般是依託市區少年宮等有公辦背景的培訓機構,老師比較有經驗、懂教育規律、教學比較規範。然而,這樣的學前班,基本上都要提前一年以上秒殺,報名和錄取比例能達到10∶1;最火的甚至需要提前兩年就報名,先秒殺預備班才有資格上學前班,也就是說,從幼稚園中班起,就要開始上每周一次的學前班的預備班。

因為社會需求太過旺盛,不少社會培訓機構看到了「商機」,紛紛打出「特色教育」「幼小銜接」的旗號開班招生,還有的找一兩個老師就在居民區租個民宅開課的。

林嵐沒想到,連自己家小區底商里的民辦學前班也「火得不行」。年初還一個月1400元,現在已經標價1600元每月,還不包括校服等其他費用。因為報名人多、地方小,每個班已經由一開始承諾的25人,增至28~30人。有家長跑去理論,「除去寒暑假,一共才上8個月課,憑什麼還要花280元買校服?」負責接待的老師回答得更加乾脆,「這是規定,您不同意可以全額退費,您後面還有幾十個家長排著隊報不上名」。

林嵐立刻把錢交了,甚至沒顧上問清楚,老師有沒有教育教學的經驗,上課到底都學些什麼。她反覆對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說,「孩子總算跟著老師能學點東西,我的要求真不高,上國小能跟得上就行!」

老師:國小知識提前學 優勢會很快消失

給4歲多的兒子報名學而思的數學課時,崔然眼前全是自己剛上國小時的情景。她甚至記得,那是第一節數學課,老師出了幾道50以內加減法的題,結果班裡很多同學都喊出了答案,「當時我呆住了,因為都不會,挺自卑的,後來一直也不喜歡數學。」

她擔心兒子遺傳了自己「數學不好」的壞基因,決定讓孩子「笨鳥先飛」,「不是非要考第一,千萬別因為成績不好對自己失去信心。」

生怕孩子跟不上,是一種極易在家長之間傳遞的焦慮情緒。很多家長在接受採訪時都表示,「不是我們非要上,而是其他人都上,我們沒辦法不得不跟著上」。

天津市岳陽道國小教務主任回麗梅注意到,在每一年新生入學后對學生基本能力的摸底中發現,「什麼都沒學過的孩子,確實非常少。」這種趨勢,近幾年越來越明顯,「說明家長對孩子教育的關注度,越來越高。」

她認為家長對幼小銜接最大的誤區在於,只盯著知識的學習,「有的認為上了學前班孩子就能成績好;有的擔心,班裡孩子都提前學,老師上課就講得很快,不提前學就跟不上。」

做了20多年低年級學生的教學工作,回老師認為,那些提前上學前班的孩子,因為已經學過了國小的知識,「確實在一開始會容易得高分,因為低年級知識以記憶為主。」但這種優勢保持的時間並不會太長,「最多到三年級,優勢就不再了」。

事實上,國小一年級「零起點」教學,是近年來教育主管部門明確要「問責」的重要內容。回老師解釋說,國小一年級必須嚴格遵照國家課程標準上課,「哪個知識點教多長時間,都有科學的、嚴格的規定,不可能出現因為一部分學生學過,老師就不講了或壓縮課時的情況。」不僅如此,學校把開學第一周作為適應周,放慢速度,讓孩子一點點了解學校、適應國小的作息等。也就是說,任何零基礎的學生,很短時間內,就能跟著老師快速適應。

她也見過太多會寫字卻不會拿筆、會拼音卻發音不準的孩子,甚至還有的很早就出現厭學傾向,「往往就是啟蒙教育不規範造成的。」回老師說,孩子就像一張白紙,早期教育是專業性非常強的,「可往往大家只關注提前學了多少國小知識,卻忽略了更關鍵的規範和習慣」。

新生入學,她往往要花很長時間糾正孩子們寫字的姿勢,「很多培訓機構只是讓孩子能寫字,卻不關注基本能力的訓練。」而寫字姿勢直接關係到孩子後續的學習能力,也與視力直接相關。此外,還有字的筆順、拼音發音的準確等,都是很重要卻極容易被忽略的細節。

「比分數重要得多的,是孩子良好習慣的培養。」北師大天津生態城附屬學校校長楊軍紅指出,總有一些孩子因為提前學了國小知識,覺得自己都會了反而容易上課走神;還有的課外培訓班,要求家長坐在旁邊一起聽課做筆記,讓孩子始終對家長有依賴,「這些都非常不利於孩子在低年級養成課堂專註力的好習慣,將來到了高年級會後勁不足」。

在這場誰也不敢鬆懈的人生賽跑中,單純的知識,或許並沒有那麼重要。楊軍紅說:「對規則的敬畏、習慣的養成和健全的人格,可能才是人生真正的起跑線。」

作為一個科研工作者,

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發表科研論文與同行交流、

取得國際影響的必經之路。

如何撰寫並投稿專業論文至SCI/SSCI 期刊,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

我們重點推薦這門課

助您提升英文論文寫作及引文論文內涵

掃描或查看詳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