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慈善學人|剛性嵌入與柔性融入: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路徑探索——以深圳市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為例

慈善學人|剛性嵌入與柔性融入: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路徑探索——以深圳市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為例

社會組織黨建是加強黨的組織擴張與組織覆蓋的重要內容,是執政黨現代化乃至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抓手。早在1998年和2000年,中組部與民政部就聯合發布了《關於在社會團體中建立黨組織有關問題的通知》和《關於加強社會團體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對社會團體建立黨組織進行了較為詳細的規定。黨的十八大進一步提出「加大非公有制經濟組織、社會組織黨建工作力度」,2015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工作意見(試行)》文件,明確指出黨組織要在社會組織中發揮政治核心作用。然而,社會組織如何開展黨建?既缺乏現成經驗,又沒有簡單解,公益慈善學園本期主題邀約了專家學者和一些實務者共同探討這一話題。

作者簡介

俞祖成

上海外國語大學公共管理系副教授

正文

深圳市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起步較早,已有二十多年的經驗。早在1996年深圳就成立市個體勞動者協會黨委、市律協黨委。2003年成立市委「兩新」工委,深圳市各級黨組織在社會組織黨建工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形成了「條塊聯動、歸口分級」的管理模式、「單位組建、龍頭牽引」的覆蓋模式、「民主選舉、民主管理」的驅動模式、「以點帶面、互促共贏」的作用發揮模式以及「財政主導、各方支持」的投入保障模式。2015年8月成立中共深圳市社會組織黨委,依託市社會組織管理局,統籌抓好全市社會組織黨建工作。

研究發現,「剛性嵌入」與「柔性融入」可以概括深圳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路徑。「剛性嵌入」是通過若干硬性要求,實現形式上的兩個覆蓋並有效擴大黨在社會組織中的覆蓋面;而「柔性融入」則通過若干春風化雨般的舉措,推動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落到實處,讓黨建工作成為社會組織自覺自愿的主動行為。

一、剛性嵌入:形式上實現兩個覆蓋

剛性嵌入是指黨和政府在社會組織黨建過程中所採取的具體且明確的規定性動作,其目的在於通過剛性嵌入以強制要求社會組織完成黨建的各項工作,從而在形式上實現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全覆蓋。之所以使用「剛性」一詞,是考慮到面對黨和政府關於社會組織黨建的硬性要求,社會組織必須無條件按章照辦,否則將對其組織的成立和日常運作產生不良影響。與之相關聯,之所以強調「嵌入」,是因為黨和政府關於社會組織黨建的硬性要求與社會組織的內部結構緊密結合,進而能夠將黨建工作直接嵌入其組織架構。剛性嵌入是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對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的要求,目前各地做法雖有差異,但目標基本一致,均為了擴大兩個覆蓋。

(一)「剛性嵌入」的表現:三項硬性要求

1、黨建入章程。深圳根據《意見》的要求,深圳市頒布有關推動社會組織「黨建入章程」的工作通知,據此要求新申請成立的社會組織應參照《社會組織「黨建入章程」範本》,將「支持黨的建設」明確寫入社會組織章程。而已登記成立的社會組織則應召開會員大會(會員代表大會)和理事會等重要會議,通過修訂章程將「黨的建設」等內容補進章程。

2、將黨建工作納入社會組織等級評估指標體系。根據深社會組織黨〔2016〕88號文件,深圳市明確提出:「將是否組建黨組織作為申報5A級社會組織的硬性指標,對符合條件未按規定組建黨組織的,實行一票否決。」根據這一要求,黨建工作已然成為深圳市5A級社會組織等級評估中的「控制項」。實際評估工作中,「黨建工作」暫未納入指標體系的控制項,但在評估中所佔比重已越來越大。目前在關於社會組織的內部治理、業務活動和信息公開等方面均有黨建內容的評估硬性指標,在深圳市社會組織等級評估總分500分中,與黨建有關的指標總計25分,佔總分值的5%。

3、黨建工作與成立登記同步。根據民政部印發的《關於社會組織成立登記時同步開展黨建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深圳市要求在社會組織成立登記時必須做到「三同步」:

第一,同步採集黨員信息登記;

第二,同步組建黨組織,即凡是有3名以上黨員、符合成立黨組織條件的單位,都要同步籌備成立黨組織。對有黨員但暫不具備建立黨組織的,要列入黨建信息庫;

第三,同步指導將黨建工作寫入社會組織《章程》,並將此作為成立登記的必備條件之一。

(二)「剛性嵌入」的實現方式

儘管深圳市黨委和政府對社會組織黨建工作提出了上述「硬性要求」,但面對萬餘家社會組織,僅靠市區兩級登記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顯然難以實現真正的組織結構的「嵌入」。為此,深圳市結合各類社會組織的特點採取不同的舉措,以此推進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在各類社會組織的覆蓋,進而實現「剛性嵌入」。具體而言,對於增量的社會組織,登記環節的三同步可以基本實現黨建工作的摸底排查。對於存量的社會組織,則主要依託各類社會組織的「龍頭」組織,起到「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管理效果。

1、依託樞紐型和支持型社會組織實現兩個覆蓋。依託社會組織總會、社會工作者協會、青年社會組織聯合會、婦女社會組織促進會以及義工聯合會等具有較大影響力的支持型組織,以及各區及街道的社會組織孵化基地,組建聯合黨委並委託其負責統領會員組織的黨建工作。

2、依託行業協會引領行業及非公企業黨建。依託行業協會開展黨建工作,體現了重點突出和全面排查的特點:

一方面,重點培育一批在深圳四大支柱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產業和優勢傳統產業中成立的行業協會黨建工作示範點。

另一方面,絕不放棄一個行業協會,消除黨建工作「空白點」和「盲區」。2016年中共深圳市社會組織委員會下發《關於派駐市級行業協會第一書記的通知》,由市委組織部從市直機關在職和退休黨員幹部中選派行業協會「第一書記」, 每名書記具體負責指導一個大類行業協會的黨建工作。

3、依託省級異地商會建立異地商會黨委。依託省、自治區、直轄市異地商會和部分地市級異地商會為龍頭,組建一批異地商會黨委,負責統籌指導其聯繫的團體會員及會員企業黨建工作。凡是以該省的人為主成立的社會組織,都歸到這個省的異地商會黨委。

二、柔性融入:實質性的有效覆蓋

剛性嵌入的組織建設有助於擴大社會組織黨建「覆蓋面」,卻可能導致社會組織的內部排斥和消極應對,以及高覆蓋率與「組織空轉」的現象。[1]如果社會組織把黨建工作視為負擔和累贅,無法有效地把黨建工作與社會組織自身的發展緊密聯繫起來,那麼黨建工作不但無法起到正向作用,反而有可能損害黨的形象。為此,我們認為,要想真正發揮黨組織的有效作用,不僅需要形式上的「剛性嵌入」,更需要實質意義上的「柔性融入」。

本文所謂「柔性融入」,是指實現社會組織黨建與社會組織發展同步進行,將社會組織的專業服務優勢與黨的先鋒模範作用有機結合,以此實現黨建工作引領社會組織發展,進而讓黨建工作成為社會組織實現其宗旨使命的助推力量。換言之,通過柔性融入,我們可以推動社會組織自覺自愿地靠近黨組織並主動地開展黨的活動,進而實現黨建工作在實質性上的有效覆蓋。之所以使用「柔性」一詞,主要考慮到與前述硬性規定相比,這些內容屬於引導性而非指令性,是黨和政府給社會組織提出發展方向。

與之相關聯,之所以強調「融入」,是因為它將黨的工作與社會組織的業務融於一體,不是組織架構上的生硬組合,而是一種工作機制的自然融合。因此,柔性融入有助於從實質上實現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的全覆蓋。

(一)通過黨建工作搭建聯繫橋樑

社會組織建立基層黨組織,搭建了黨和政府聯繫社會組織的橋樑,使其成為地方黨委與社會組織及其所屬行業進行對話的平台,有助於社會組織反映訴求並有助於黨和政府及時了解社會組織的困難和問題,進而推動社會組織健康發展。例如,深圳市集裝箱拖車運輸協會黨組織及時將政府的扶持政策等傳遞給物流企業,同時向政府反映司機的合理訴求,從而成功化解30多起行業性糾紛。

(二)亮出黨員身份,開展優質專業社會服務

社會組織中蘊藏著大量優秀的專業人士,他們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往往代表著這一社會組織的形象,同時也代表了某一專業領域的形象。倘若在服務的過程中及時亮出其黨員的身份,那麼他們可以同時代表專業服務與黨員先鋒之形象。亮出黨員身份並結合專業技能面向社會公眾提供服務,是切實發揮黨員先鋒模範作用的最佳體現。譬如,深圳市律師協會黨組織發動黨員律師深入基層廣泛開展「法律進社區」以及「義務法律援助」等活動。

又如,計程車行業黨員組建「愛心車隊」,而市人才交流中心則聯合該組織黨委第8支部對西藏進行「技術扶貧」。當社會組織黨員把黨員的服務與自身的專業服務相結合,把黨組織的活動與社會組織的宗旨使命相結合的時候,社會組織黨建就不再是負擔和累贅,而是演變為自覺自愿之行動。

(三)找准黨組織作用與社會組織業務功能的契合點

黨建工作應該同社會組織的業務工作緊密結合,黨建工作的開展應為社會組織發展助力而不是阻力。[2]例如,黨風廉政建設與社會組織的依法治理、行業自律以及誠信建設高度吻合。社會組織的透明規範運作就是反腐倡廉工作在社會領域的最佳體現。以行業協會為例,黨員廉潔工作與行業自律相結合以及黨風建設與行風建設相結合,可以形成行業監管與黨內監督相互配合、相互支持的有效機制,進而樹立行業誠信和廉潔自律的良好形象。深圳市社會組織黨委與60家行業協會簽訂廉潔從業責任書,推動24個行業協會成立廉潔建設委員會,從而引導監督社會組織依法執業和誠信執業[3]

三、結論與思考

事實上我們會發現,儘管省市區各級政府在工作執行中更多地強調了如何提高兩個覆蓋,但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試行)》(以下簡稱《意見》)其實將「柔性融入」擺在了更為重要的位置上。《意見》在總體要求中開宗明義地指出:「堅持黨的領導與社會組織依法自治相統一,把黨的工作溶於社會組織運行和發展過程,更好地組織、引導、團結社會組織及其從業人員……防止行政化和形式主義……」。因此,柔性融入是社會組織黨建的核心內容。

柔性融入若進展不利,則會使得剛性嵌入的實際效果大打折扣並有可能使其成為殭屍組織。鑒於此,我們強烈建議各級黨委和政府在推進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的過程中,必須使柔性融入伴隨著剛性嵌入的各個環節,進而實現社會組織黨建工作在形式與實質上的有機統一。

註:本文節選自《剛性嵌入與柔性融入: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路徑探索——以深圳市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為例》,刊載於《中共福建省委黨校學報》2017年第4期.

參考文獻:

[1]陳家喜.新社會組織黨建:模式、困境與方向[J].中共中央黨校學報,2012(2):36-40.

[2]李明忠.加強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的思考[J].改革與開放, 2016(19):120-122.

[3]民政部直屬機關黨委.廣東省社會組織黨建工作調研報告[J].社會組織,2016(1):25-27.

撰稿 | 徐宇珊,俞祖成

黨建專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