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銀行年終獎發5塊6還有招聘潛規則:部分銀行明碼標價,不能帶存款,您出門右轉!

銀行年終獎發5塊6還有招聘潛規則:部分銀行明碼標價,不能帶存款,您出門右轉!

財妹先問一句:畢業季到了,您是否想讓自己的孩子/弟弟/妹妹去銀行工作,或者您還在羨慕在銀行工作的老鐵?可請您先問問他們,2016年終獎發了嗎?發了多少?另外,文後仍然有福利。

每到季末、年中、年末時點,部分銀行貼息攬儲或變相高息攬儲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而在越來越大的攬儲壓力面前,銀行更是使出渾身解數,甚至在新員工招聘上也要附加條件。

近日,某股份制銀行的工作人員向《證券日報》透露,銀行招人時「嫌貧愛富」是業內潛規則,按照人脈或社會資源等背景招人也並不避諱。

有銀行員工表示,在不同時間,不同銀行對於「存款掛鉤招聘」的「行情」不太一樣,其所在銀行目前大概需要2億元。

沒有「存款背景」或受鄙視

在同業競爭和互聯網金融的雙重衝擊下,銀行員工拼爹、拼社會資源的情況依舊存在。《證券日報》記者查閱某銀行招聘論壇發現,不少網友吐槽銀行公開招聘只是走過場,能拉到存款才是最大的優勢,這種現象在中小銀行尤為突出。

某網友表示,自己參加某股份制銀行的面試,面試官直接詢問父母可不可以拉到存款。在回答可以之後又進一步問,除了父母,親戚朋友是否也能幫忙存款。另一個網友也表示,在面試時直接被問「你有沒有辦法在3個月內達到日均3000萬元存款?」

多位網友吐槽,因為「吸儲」能力不足在面試時被赤裸裸地鄙視。除了面試,在筆試或者報名填寫資料的環節也多需要填寫「父母家庭背景」等一系列相關問題。

《證券日報》記者查驗了部分銀行的招聘啟事,並以應屆生身份致電諮詢獲悉,無論哪類招聘崗位都有一段時間的櫃員或者客戶經理的輪崗時期,雖然並沒有對「吸儲」能力有明確的要求,但是通過面試入職以後拉存款也會「壓力山大」。一家股份制銀行的招聘業務負責人對《證券日報》坦言:

「由於日均存款餘額直接關係到員工的績效,社會資源不夠,完不成業績,只拿基本工資估計多數人都堅持不了太久。」

除了應聘環節,已經入職銀行工作的見習生也要面臨「攬儲」的壓力。在某城商行工作的小李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我在去年8月份通過應屆生招聘進入銀行工作,見習期一年,這個月馬上要面臨考核,對應的業績需要新增存款2000萬元才可以,並且新開卡數量和理財總金額也有一定要求,要不然考核通不過就要延長見習期。」

《證券日報》隨後詢問是否會有人因為未通過考核不能轉正,小李表示,「多數人考核能夠通過,同事們不止拼爹拼媽、還各種拼親戚朋友,親友們了解難處,都會幫忙。不過,如果家裡實在沒關係可以藉助,確實可能會無法完成任務,去年就有同事考核沒通過,沒有選擇延長見習期,而是直接離職了。

關係存款難以避免

除了借招聘、轉正攬儲外,銀行的存款大戶「公款存款」也成為銀行招聘的一個「BUG」。

近日,某股份制銀行員工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自己所在支行就有這樣的「關係戶」。該員工解釋道:「大部分銀行員工屬於人帶來存款 ,而該關係戶屬於存款帶來人 。該同事入職的時候帶來某企業10億元的存款,其工作就是維護對應企業關係以及少量日常工作。按照我們支行的規模,一般有效對公客戶需要達到20個左右才可以在月度考核中位於前半部分,但是這個同事目前只有一個客戶已經穩坐排名前三。

上述銀行員工還補充道:「部分企業在選擇某支行或分行存款時,有時會提出我給你至少多少存款、多少業務,是否可以給我安排一個員工 ,這在行業內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銀行需要業績,對於銀行來說,很多崗位誰做都是一樣的,接收可以帶來存款大戶的員工何樂而不為。我們作為同事也覺得見怪不怪,畢竟人脈資源也是個人能力的一部分。

《證券日報》記者隨後向該員工詢問上述「多少存款、多少業務」的具體量級,該員工回答道:「在不同時間,不同銀行這個行情不太一樣,我們行目前大概需要2億元,但對此也沒有明確;而個別同業甚至對此明碼標價 。」

該員工同時透露,此前還有一些求職者借幫助銀行介紹對公存款或國企客戶等資源謀求優先入職的情況。

2017年6月26日,銀監會發布了《關於進一步規範銀行業金融機構吸收公款存款行為的通知》,針對銀行業在吸收公款存款中的違法違規行為進行規範。該通知主要有以下兩方面的新要求:一是提出迴避要求,若公款存放主體相關負責人員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其他直接利益相關人員為銀行業金融機構員工,該員工應實行迴避,對不按規定迴避的,所在機構要做出嚴肅處理;二是進行廉政承諾,銀行業金融機構應根據《關於進一步加強財政部門和預算單位資金存放管理的指導意見》的有關規定,按照公款存放主體的要求出具廉政承諾書。

所謂的公款就是指財政專戶資金、預算單位銀行賬戶資金和國有企事業單位銀行賬戶資金。這是銀行業的穩定存款大戶,往往是各家銀行必爭的「香餑餑」。這類客戶無論對哪家銀行來說都是存款大戶,資金量上億元甚至幾十億元,拉到一戶,一個支行甚至分行的業績都不愁完不成。

不過,有部分銀行人士表示,不管是客戶要求銀行接收員工,還是銀行對員工背景進行刪選,都是一直存在並且難以完全杜絕的。

銀行2016年終獎5塊6毛2

還記得銀行年終獎5塊6毛2的事兒嗎?2017年1月18日一份來自銀行業的年終獎刷爆了朋友圈,5塊6毛2!很多人說,金飯碗已徹底砸碎!

「同事年終獎只拿了5.62元,還有1.5元的」⬆️

幾百塊的大有人在⬆️

很多銀行員工還表示,2016年的年終獎推遲甚至停發:

「年終獎會預發一部分,剩下推至2017年年中再發」;

「我們行績效已經停發5個月了,並不再補發,至於年終獎,我們早已不再期待,好多同事已離職。」

很多人質疑,年終獎這麼少,一定是因為工作太輕鬆!而事實並非如此。

「2016年年底衝刺剛做完,開門紅指標又來了,越來越難」;

「我們行的員工必須安裝定位考勤軟體,每10分鐘更新一次」;

「銀行櫃員,無非就是工作地點好一點的收銀員」;

「我們行已經有18個人在排隊等辭職」;

國有大行櫃員連續3年減員 民生銀行離櫃業務率已超99%

另一方面,《第一財經日報》、 金融行業網等媒體做過調查,從近3年的數據來看,銀行的櫃員配備情況正在逐年遞減,尤其以國有大行為首。

從近3年的數據來看,銀行的櫃員配備情況正在逐年遞減,尤其以國有大行為首,從2014年的減員1.7萬餘人到2016年的驟減5萬餘人,三年時間,銀行的改變翻天覆地。

而在傳統網點櫃員減少的同時,銀行的網路交易數量則有著巨大的增長,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16年銀行業金融機構離櫃交易達1777.14億筆,同比增長63.68%,離櫃交易金額達到1522.54萬億元,行業平均離櫃率達到84.31%,其中,民生銀行的離櫃業務率已經達到驚人的99.27%。

減員常態化

如果說2014年是五大行首次集體減員,那麼經過三年,減員已經成為了常態化。2016年的年中業績報告顯示,多家銀行的員工人數在減少。其中,銀行、農業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四大行員工分別減少 6881人、4023人、7635人、6721人,合計減少約2.5萬人。

截至2016年末,銀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工商銀行共減少櫃員14090人農業銀行減少10843人,建設銀行減少30007人,銀行則未披露數據。不過無論如何,這是近年來銀行櫃員減少規模最大的一次。以三年披露數據較全的建設銀行為例,其在2014年減少櫃員2851人,2015年減少櫃員4881人,2016年則驟減了30007人。農業銀行在2015年還增加了6909名櫃員,而在2016年則一口氣減少了10843名櫃員。

巴克萊前CEO詹金斯曾表示,未來10年全球銀行業需要裁減半數員工和分支機構,才能在洶湧的科技變革中求得生存。在一場演講中,詹金斯認為,未來10年,金融業的員工和分支機構可能最多減少50%,即使情況沒有那麼嚴峻,至少也會削減20%。

事實上,上述預測已經在銀行業有了初步顯現。據《證券日報》記者統計,五大行僅在2016年的櫃員減員規模已經超過了10%。這也意味著銀行的薪酬支出等成本將有著大幅度的降低。

相對於國有大行龐大的人員基數,股份制銀行的櫃員減員潮還未到來。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中信銀行2016年減員2494人,是減員最多的股份制商業銀行,減員規模超過了現有櫃員的四分之一。廣發銀行、興業銀行、浦發銀行和上海銀行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人員減少,不過減少人數均在200人以下。

某股份制商業銀行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其所在銀行近幾年人員配備較為穩定,但是一個顯著的變化是校招傳統崗位大量減少,對IT等科技人員的需求大幅度增加,社招的情況基本保持不變。

多家銀行離櫃率超90%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銀行的櫃員人數減少是銀行智能化的必然結果,超高的離櫃業務率已經為物理網點與櫃員減少帶來了充分的理由。

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16年銀行業金融機構離櫃交易達1777.14億筆,同比增長63.68%,離櫃交易金額達到了1522.54萬億元,行業平均離櫃率達到了84.31%,比2015年增長了近7個百分點。

全年網上銀行交易849.92億筆,同比增長98.06%,網上銀行個人客戶數量為12.19億戶,同比增長13.32%,企業戶為0.27億戶,同比增長31.71%。

這已經是銀行業連續兩年在離櫃交易金額增長超過30%。2015年,銀行業離櫃交易達到1085.74億筆,離櫃交易金額達1762.02萬億元,同比增長31.52%,平均離櫃業務率為77.76%。

在具體銀行方面,已經有15家銀行的離櫃業務率超過了90%,其中民生銀行離櫃業務率99.27%排名第一,廣發銀行、建設銀行、中信銀行、招商銀行、浙商銀行、農業銀行、光大銀行的離櫃業務率也均超過了95%。

一個更為直觀的數據是,在2014年,離櫃業務替代率超過50%的銀行僅有33家,而在2016年,離櫃業務替代率超過70%的銀行就有34家,其中不乏城商行和農村信用社,智能銀行化正在一步步進行全行業的滲透。

一堆高管離職

據《投資者報》報道,截至2016年年底有179位銀行董事、監事以及高管離職,其中46位銀行高管出現變動。

2016年1月和6月,中行兩位副行長張金良和朱鶴新分別從中行辭職,分別赴任光大銀行行長和四川省副省長。8月份,來自農行原上海分行行長劉強,及中行支付清算部總經理張青松補位副行長。至此,中行高管規模達到「一行五副一首席風險官」的配置。

從具體數據來看,2016年一共有15家上市銀行出現了行長、副行長離職,目前僅有建設銀行、北京銀行、寧波銀行等未出現行長或者副行長變動。

據《國際金融時報》統計,截至2017年6月30日,2017年上半年超過40位銀行高管離職,互金平台成跳槽首選。

從銀行公告中來看,離職原因各異,有工作調動、身體原因、年齡原因、任期屆滿等。不過,《投資者報》指出,高管離職潮背後的真實原因是越來越多的離職高管選擇到體制外行業任職,包括互聯網金融、民營銀行、地方交易所等新興金融業態成為大家的熱門去處。

————我是發福利的分割線————

任何事宜請後台留言

或發郵件至mickeywang555@163.com

喜歡的朋友請多多分享

長按指紋自動識別二維碼即刻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