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本月江蘇上調最低工資標準,重點影響六群人收入!

本月江蘇上調最低工資標準,重點影響六群人收入!

據江蘇省人社廳消息,7月1日起,江蘇實行新的月最低工資標準,新標準延續往年的做法,按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在省內劃分為三檔:其中,一類地區1890元,二類地區1720元,三類地區1520元,從數額上看,三類地區均上調了120元。

最低工資標準的發布是為保護勞動者而設立,為「被動」的工資上調,能反映江蘇最基層的用工成本。更重要的是,不管你處於哪種收入水平,最低工資標準的上調都會影響你的錢袋子!

三類地區均上調120元

你家最低工資是多少?

「一類地區1890元,與目前的1770元相比,增加120元,增長6.78%;二類地區1720元,增加120元,增長7.50%;三類地區1520元,增加120元,增長8.57%......」與往常一樣,江蘇按照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將月最低工資標準分為三檔,儘管三類地區均上漲120元,但從漲幅看,比較偏向經濟相對薄弱的二三類地區。

與此同時,非全日制用工小時最低工資也有相應調整,新標準為:一類地區17元,增加1.5元,增長9.67%;二類地區15.5元,增加1.5元,增長10.7%;三類地區13.5元,增加1.5元,增長12.5%。

在江蘇,最低工資標準里是否包含「五險一金」?最低工資不包括:加班加點工資,中班、夜班、高溫、低溫、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環境、條件下的津貼,以及國家法律法規、政策規定的勞動者保險、福利待遇和企業通過貼補伙食、住房等支付給勞動者的非貨幣性收入等費用。

也就是說,在江蘇,住房公積金不納入最低工資標準,而個人繳納社會保險費則包含在內。

一般,在最低工資標準出爐后,相關部門也會相應對職工個人繳納社會保險費、住房公積金、平均工資、社會救濟金等標準進行必要的修正。根據勞動法及相關規定,目前,有六類人群的收入與最低工資標準關係最密切,分別為:領取最低工資的勞動者、病假員工、帶薪休假員工、試用期員工、停工停產單位員工和失業人員。

今年已有八省市上調最低工資江蘇位居全國第五

今年以來,至少已有上海、深圳、陝西、山東、青海、福建、天津、江蘇等8省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其中,上海以2300元的月最低工資標準位列為全國最一。

而隨著本次江蘇提高2017年最低工資,江蘇(一類地區)的最低工資在全國位列第五,與北京齊名。排在前四的,分別為:上海、深圳、天津和廣東。

根據現行規定,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不過,從調整省份數量和調增幅度看,近兩年,兩個指標均呈「雙降」,最低工資調整趨於穩慎。根據人社部公布的數據,2014年共有19個地區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2015年為20多個,2016年只有9個地區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

從江蘇省最低工資上調情況進行對比,2016年1月調整后,江蘇一、二、三類地區月最低工資標準分別為1770元、1600元和1400元,其中,一類和二類地區均增長140元,三類地區增加了130元。再往前推,2014年11月,江蘇一、二、三類地區月最低工資標準分別調整為1630元、1460元和1270元,比上一年分別增長10.1%、14.1%和15.5%。無論是漲幅還是實際增加的金額,均逐步放緩、減少。

「最低工資是一把雙刃劍,」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陳友華認為,最低工資標準對江蘇低收入群體的影響最大,應該辯證看待,一方面保護了勞動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上調最低工資導致用工成本加工,會使部分低收入勞動者失去工作。「最低工資調快了,企業承受不了,職工可能就要失業。調慢了,職工的基本生活可能得不到保障,需要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

針對最低工資標準的上漲愈趨「保守」的情勢,陳友華表示,任何薪酬標準的調整都應該和經濟大環境相匹配,如今經濟形勢放緩,在這樣的新常態下,最低工資增長的絕對值和相對值減少,漲幅放緩是一種理性的回歸。如果在經濟下行的條件下,最低工資仍保持之前高速增長的狀態,才是不正常的表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