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寫中國歷史上最後一道聖旨《宣統帝退位詔書》的人

寫中國歷史上最後一道聖旨《宣統帝退位詔書》的人

歷史上最後一道聖旨是《宣統帝退位詔書》,是大清帝國最後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溥儀於1912年2月12日(宣統三年十二月廿五)所頒布的退位詔書,從此大清統治最後結束。由於溥儀當時年僅六歲,無行為能力,因此由隆裕皇太后臨朝稱制。

那麼詔書的起草者是誰呢?

《宣統帝退位詔書》全文

《宣統帝退位詔書》全文影像版

朕欽奉隆裕太后懿旨:

前因民軍起事,各省響應,九夏沸騰,生靈塗炭,特命袁世凱遣員與民軍代表討論大局,議開國會,公決政體。兩月以來,尚無確當辦法,南北睽隔,彼此相指,商輟於途,士露於野,徒以國體一日不決,故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國人民心理多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議於前;北方諸將亦主張於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用是外觀大勢,內審輿情,特率皇帝將統治權公之全國,定為共和立憲國體。近慰海內厭亂望治之心,遠協古聖天下為公之義。袁世凱前經資政院選舉為總理大臣,當茲新舊代謝之際,宣布南北統一之方,即由袁世凱以全權組織共和政府,與民 軍協商統一辦法。總期人民安堵,海宇又安,仍合漢滿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予與皇帝得以退處寬閑,優遊歲月,長受國民之優禮,親見郅治之告 成,豈不懿歟!欽此。

張謇丨行書一簾半夜七言聯

張謇(1853-1926)丨字季直,號嗇翁,書法落款謇字寫得看上去像繁體「寶寶」兩字,又被人們戲稱為「張寶寶」,江蘇南通人,晚清史上以狀元致力於實業和教育興國著稱於世。

張謇一生練字極為勤奮,尤其在青壯年時期,如同一位武林高手練武———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從不間斷。1873年陰曆11月13日,他在日記中寫道:「雪,入冬以來,是日為最寒。讀《三國志》。寫字。」14日他在日記中又寫道:「雪霽、更寒。讀《三國志·魏志》終。寫字。」15日他在日記中又寫下:「寒如故,硯池水點滴皆凍,寫不能終一字,筆即僵。」1874年陰曆6月初三,日記中有「返舟、寫字、看書。是日甚熱。」是年陰曆7月初四日記中則有:「苦熱,每寫一字,汗輒雨下。」

如此苦練,張謇的字自有一種獨特的挺秀之美。

代人征題函稿(作於1883年3月初)

名刺隨函稿(作於1883年6月16日)

題金昌熙《譚屑》序(作於1883年8月11日)

張謇信札

張謇的字,也時顯褚遂良、歐陽詢、歐陽通等餘韻。他曾習臨褚遂良的楷書《雁塔聖教序》、《伊闕佛龕碑》、行書《枯樹賦》、歐陽詢楷書《九成宮醴泉銘》。何紹 基曾強調,欲學歐陽詢必當先從其子歐陽通所書楷書《道因碑》問津,說若初學執筆,便模仿《醴泉》、《化度》等,「譬之不掛帆而涉海耳」,張謇至1887年 感覺到了此點,該年日記中有:「臨《道因碑》。日課惟此能行也,日定50字不閑」,直至1915年仍在習臨此碑。

張謇丨行書扇面

張謇書法對聯

張謇的字,更得力於晉楷、漢隸。他曾習臨傳為王羲之所書小楷法帖的《曹娥碑》、王獻之所書小楷法帖《洛神賦十三行》。筆勢開張、點畫飛動、多有篆隸遺意的摩崖楷書石刻《瘞鶴銘》、恣肆奇崛的東漢隸書碑刻《禮器碑》,張謇皆花過一番功夫習臨。

張謇書法五言聯

張謇丨《行書行道過情七言聯》紙本行書丨 145×36.9cm×2 上海博物館藏

張謇的字,帶有顏體筆意。他曾習臨顏真卿的楷書《告身帖》,此帖真跡流入日本,國內僅有印本行世,書法端朴,蒼秀,被明代書論家詹景鳳譽為「了不經意,而規矩自成方圓,亦是千秋獨步。」

曾習臨顏真卿筆勢偉勁的楷書《臧懷恪碑》。曾重點習臨顏真卿的楷書《郭家廟碑》,此碑書勢朗暢,張謇頗喜歡,一度以臨此碑定為晨課。顏真卿的楷書《麻姑仙壇記》、行書《爭坐位帖》,也為其重點習臨之作。張謇評價顏真卿的書法有詩云:「唐時論巨筆,魯國最工書。」

張謇丨《行楷書更俗劇場聯》紙本行楷書 303.5×50.8cm×2 南通博物苑藏

張謇書法四條屏

此文為看點(藝術家)原創內容,特此聲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