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馮小剛、成龍老矣 只有互聯網才能救中國電影

馮小剛、成龍老矣 只有互聯網才能救中國電影

就目前情況來看,電影若要真正走出泥淖可能需要更多時間。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的統計,截至6月30號,上半年總票房為271.7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0.5%,但扣除互聯網購票的服務費,上半年的實際票房產出約為254億元,漲幅不足4%,其中169部國產片上,產出票房104.6億元,不足總票房的40%;而數量上不佔優勢的進口片,雖然只有52部,卻拿走了超過60%的票房。

根據淘票票專業版的數據顯示,票房超5億元的電影共有18部,其中有5部國產電影;超過71%的國產電影票房在1000萬元以下。

顯然,在經歷快速發展之後,電影又重新敗給了好萊塢影片,甚至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也以接近13億票房成為上半年票房第5電影。

下半年電影仍然沒戲

在經歷去年至今的市場下行之後,電影上映排期越發謹慎,即主打強IP電影,如《戰狼2》《建軍大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芳華》等。

這其中意圖也很是明顯,當悲觀情緒蔓延在市場上空時,為降低試錯成本,電影公司只能押寶於強IP的大製作電影中,希望以此對抗好萊塢大片,如此,往年黑馬電影如《港囧》、《捉妖記》、《寒戰》的劇情是很難在下半年重演的。

2005年前後,輿論曾廣泛討論張馮陳三大導演(張藝謀、馮小剛、陳凱歌)壟斷市場不利於電影行業創新,其後電影進入快速發展期,在此前提下,電影具有了一定的容錯率,部分導演在這十年迅速成長,張揚導演在2006年拍攝了公路電影《落葉歸根》,陸川也有《可可西里》《南京南京》,徐崢的《泰囧》《港囧》,香港新導演梁樂民、陸劍青執導《寒戰》,郭子健成為周星馳《西遊降魔篇》的聯合導演。

如果說過去的十年是電影的黃金時期,那麼在這十年,電影從業者的素質得到快速提升,各大藝術院校向電影市場源源不斷輸送人才,橫店取代北影廠成為群演新的聖地。

但下半年的重點片單,基本可以判定電影又要重走老路,將重點資金、資源傾斜至知名導演、知名演員以及知名IP之上,10年前的張馮陳的兩位均有新片上映,馮小剛的《芳華》,陳凱歌的《妖貓傳》,此外票房保證成龍也有《地球:神奇的一天》和《英倫對決》《機器之血》上映。

有趣的是,以上三位老藝術家基本霸佔了下半年三個重要檔期,成龍的《地球:神奇的一天》占暑期檔,《芳華》和《英倫對決》在國慶檔,《貓妖轉》和《機器之血》則在聖誕和元旦檔。

這也意味著,同時間內非強IP國產電影成為黑馬的成本陡然增加。

但事實上,老藝術家已經普遍失去了早年的市場號召力,馮小剛作為年度票房的熱門人物,但近幾年一直在藝術和商業之間糾結,2014年的商業電影《私人訂製》7億票房已經嚴重低於當年票房冠軍《西遊降魔篇》的12.46億。

陳凱歌亦是如此,2015年的《道士下山》僅有4億票房。

如無意外,《芳華》和《貓妖傳》也將是具有鮮明導演個性的影片,在票房上是不會有太高期望的,尤其《芳華》更像是導演本人的青春回憶,在90后甚至00后開始逐漸成為觀影主體時,題材是不受市場看好的。

再看成龍,雖然近兩年連續高產,在票房上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類型的固化也正在影響其商業價值,2016年的《絕地逃亡》保底10億,最終票房僅有8.8億,《鐵道飛虎》保底10億,最終6.9億。

雖然《功夫瑜伽》創下17.5億的2017年賀歲檔票房紀錄,但同檔期影片的普遍質量不佳也給了合家歡成龍作品很大機會,成龍電影整體發揮比較穩定,不會太有驚喜也不會過分失望。

如此來看,將電影下半年希望寄托在幾位大導演身上是極不現實的,

當前電影公司開始普遍採取保守策略來應對市場的下滑,在題材和重大題材電影方面均選擇固定類型的導演,如《建軍大業》由擅長黑幫片的劉偉強導演,博納於冬此前也表示要將拍成具有明顯劉偉強風格的影片,《戰狼2》也延續吳京的動作電影專長。

類型化導演若要獲得穩定票房收益,在內容製作方面就很難有所突破,因此,無論是一線亦或是僅十年成長起來的新生代導演和演員,在市場下滑的背景之下,是很難在內容上有一定創新,基本會以自己擅長的題材和表達方式來穩定現有市場。

基於以上分析,下半年整個電影市場會繼續以強IP為主要賣點,觀眾的審美疲勞會加劇,以此來重振電影市場是基本無望的。

互聯網電影必須進入主流

在電影世道不好時,我們又要想起互聯網大佬們對電影行業的承諾,樂視影業是用互聯網手段進行電影操作的先行者,其後阿里影業、騰訊影業均提出對電影產業的革新理念,就在不久前的上海電影節,阿里影業董事長俞永福還提出要成為電影產業的「新基礎設施」。

那麼,在互聯網公司的加持之下,電影市場為何還出現持續下滑呢?

問題在於,互聯網公司所加持的電影市場並非廣泛意義上的大銀幕電影市場,而是寬泛的大電影市場,其中包含網路電影和銀幕電影。

在主流認知內,只有在電影院上映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電影,進入院線也是各類電影節評獎的標準之一,如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評選標準之一便是:必須是公開售票,以及在一星期內放映不少於五場。

但事實上,網路對電影產業的權重已經越來越高,開心麻花劉洪濤曾透露:2016年有一部電影的互聯網版權費達到了八千萬元,相當於2.4億的票房。

一方面主流電影界遲遲不肯接納網路電影,即便知名導演和演員參與網路電影也只是將其視為謀生的工具;而另一方面網路對電影產業的拉動力已經越發明顯,甚至已經開始由宣發、版權購買延伸到衍生品銷售、藝人成長等多方面。

電影業認知的割裂感是當今電影產業遭遇瓶頸的重要原因,電影行業未能合理分配網路和銀幕電影的資源配置,不差錢的互聯網公司做電影后,網路大電影開始成為新的投資點,勢必吸引優秀的創作團隊,近兩年以來我們也可以看到各大視頻網站都在加大自製劇的投入,如鬼吹燈和盜墓筆記系列成為多家平台的重點項目。

這對於銀幕電影當然不是個好消息,為確保收益,多家電影公司開始將重心放在網路之上,華誼兄弟從2014年開始,與其他影視公司合作投資包括《山炮進城》系列、《超能太監》系列在內的網路電影項目。本屬於銀幕電影的資源被抽調至網路電影上,使得銀幕電影成為強IP的專屬地。

這當然是不利於電影業的正常發展的。

當下我們對電影行業的討論基本以票房數據為主,這在事實上也忽略了網路電影的存在感,電影行業若要重新進入快軌就必須要對電影行業進行重新定義,將網路電影和銀幕電影納入統一的統計和認知評價體系內。

換言之,如果將網路納入新電影範疇,電影或許並不是現在的悲觀局面。

目前電影銀幕數量已超過4.6萬塊穩居全球首位,移動互聯網用戶也接近11億,強大的市場容量是電影市場繼續走高的基本支撐點,網路電影和銀幕電影在題材和資源方面的合理分工,是電影行業進入正軌的重要前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