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微青春丨高考在路上

微青春丨高考在路上

由東營市作家協會主辦,東營微文化承辦的「微」青春有獎徵文:書寫青春,記錄夢想、傳遞正能量......

請點擊鏈接查看詳情:

文/田鳳英 插圖/劉輝

又快到了一年一次的聯考了,如今每到聯考時,全城如同進入戒備狀態一樣。家長們會開車全程陪同,考場外的公路幹道會戒嚴,平日里熱鬧的廣場上也不能再跳舞了。每每此時,我就會想起當年奔向聯考考場的我。

當時每個鄉鎮(那時還叫人民公社呢)都響應國家的號召,建起了高中。我當時就讀的中學是廣饒第十九中學,在小張公社。聯考要到三十多裡外的廣饒縣實驗中學考試。七月份的北方,已進入夏天,記得聯考那天,天氣異常的悶熱,娘早早起來特意給我荷包了倆個雞蛋煮的麵條。吃過飯,我們村和鄰村的一共六個人在村東頭集合。當時沒有帶隊的老師,也沒有家長陪同。老師提前讓大家離得近的作伴走,我們六人騎三輛腳踏車,兩個人一輛。臨行前大家又檢查了一遍准考證和鋼筆是否都帶好了。記得我和秀榮一輛腳踏車,玉蘭和小芳一輛,建明和小亮一輛,我們六人懷著對前途的憧憬和美好,像衝出籠子的鳥兒一樣一路狂奔往城裡趕去。

插圖/劉輝(作者女兒,英才中學老師,山東師範大學畢業)

三十多里的路,騎腳踏車要50多分鐘,倆人輪換著騎,一路上邊走邊唱著歌「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煙在新建的住房上飄蕩,小河在美麗的村莊旁流淌……」每個人都笑魘如花,一時間忘記了聯考時緊張的心情。

走了還不到一半的路程,看到天邊有黑雲慢慢涌了上來,不一會的功夫就到頭頂上,這是要下雨了啊。偏偏這時玉蘭和小芳的腳踏車掉鏈子了,真是關鍵時刻掉鏈子啊。我們趕緊都停下來,建明和小亮不顧鏈條上的油,用手往外拽卡在齒盤外邊的鏈條。鏈子卡的太緊了,咋也拽不出來,我們在周圍給找了個樹棍,一邊挑起來一邊拽,好不容易把鏈子給拽了出來,我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看這天越來越黑了,我們繼續趕路。剛走到城南的時候,雨就嘩嘩的下起來了,這時也沒有人再說話的了,大家都低著頭拚命的蹬著腳踏車。

我騎車馱著秀榮,雨滴打在臉上,眼睛也有些睜不開,只能一手扶著車把一手抹一下臉。剛過了安王村,只聽到「咔嚓」一聲響,我和秀榮連人帶車摔倒在地上。也顧不上磕的哪兒疼了,爬起來先看看腳踏車是咋的了,一看傻眼了,是腳踏車鏈條斷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咋辦?雨還越下越大,回村裡已來不及了,當時急得我倆哭了起來。他們四人說:「別哭了,會有辦法的。」有啥辦法啊,那時沒有電話,離村子也遠了,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們出門時也沒帶雨具,這時候我們幾個人早已像落湯雞一樣了。建明和小亮說:「我們倆抬著壞了的腳踏車跑,你倆騎著我們的腳踏車吧。」沒有別的辦法,只有這樣。這時雨越下越大,我們連滾帶爬的艱難的往前行,雨水和淚水讓眼前一片朦朧。好不容易到了學校,把腳踏車往一邊一扔就沖向了考場,這時考試已經開始了。監場老師說,遲到了20分鐘,不能進考場考試了。

眼淚忍不住的又奪眶而出,委屈、絕望的我咬緊牙,在心裡想:我們明年再來……

不忘初心,繼續努力。 我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東營師範學校,同年自學考試全科合格,取得了山東師範大學學前教育專業畢業證。

就這樣一路跌跌撞撞,有過失意和迷茫,也有歡樂和憂傷。每逢受傷的時候,自己偷偷躲在旮旯里獨自舔舐好……酸甜苦辣咸箇中滋味只有經歷過,才知道,人生真的不易,且行且珍惜!

田鳳英,東營廣饒人士,生於1963年,幼稚園老師。喜歡讀書,舞蹈,音樂,旗袍,懂得感恩,喜歡平靜的生活。

「東營微文化」體現人性本真,歌頌人間溫暖,傳播正能量,以文會友,大眾也精彩。

徵稿要求:散文,詩歌,小小說,隨筆等各類題材,字數在300-2000字以內。投稿請先關注公眾號/加主編微信。因編輯人員時間,精力有限,請作者自行校對。投稿需原創首發作品,文責自負。

投稿郵箱:407258991@qq.com

微文化本月特設人氣獎以示對作者認真推介作品及平台的鼓勵和感謝:每1000閱讀量,或留言100獎勵10元,不兼得(有獎徵文除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