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都退連續兩日放量成交 遊資「博傻」上演末日狂歡

新都退連續兩日放量成交 遊資「博傻」上演末日狂歡

自5月24日進入退市整理期,新都退(000033.SZ)的退市整理之路已行至一半,意料之中也連續遭遇15個跌停板,累計下跌79.27%。不過讓市場吃驚的是,該股票近兩個交易日竟然放量成交,這到底是誰在「火中取栗」?

6月15日,新都退股票成交3.69萬手,成交額為609萬元,換手率為0.86%,這是繼6月14日之後該股票的持續放量。從龍虎榜數據來看,買入資金均為遊資,且多為退市整理期首次買入新都退股票的新面孔,相較而言,賣出方則出現熟悉的面孔,其中有數次登榜的堅定出逃者。

「博傻」、「對賭」成為業內人士形容遊資參與的新都退這場「擊鼓傳花遊戲」。而對於資金方博弈新都退股票重新上市這一心態,業內專業人士表示,幾乎不可能,截至目前沒有一家已經退市的公司實現重新上市,且目前IPO還處於堰塞湖的狀態,退市企業重新上市的希望更加渺茫。

成交放量誰在博傻?

新都退股票在退市整理期的交投一直處於較為慘淡的狀態,在此前的13個交易日中,成交最多的一天也僅有3268手,最少的時候則只有1手,但到6月14日成交量突然放大,並在6月15日延續。而新都退還有15個交易日退出A股市場,到底是誰在買入,為何買入?

6月14日,新都退迎來第14個跌停板的同時,股價也跌入1元股範疇。一改往日的慘淡交投狀態,該股票當日盤中出現多筆大額買單,最終成交量達到4.5萬手,成交金額為823萬元,換手率也是14個交易日以來首日在1%以上。

類似的成交情況延續至6月15日,該股票當日成交量主要的是在早盤完成,全天累計成交3.69萬手,成交金額為609萬元,換手率為0.86%。

在多方業內人士看來,新都退的股價跌至1元區,股價相對比較便宜,這可能讓部分投資者有了博弈的心態,認為市場上會有更多的人與其一樣來參與這個擊鼓傳花的遊戲。

事實上,近兩個交易日「任性」買入新都退股票的也皆為經常博傻的遊資。從新都退的龍虎榜情況來看,近兩個交易日,前五買方均為營業部席位,且多數為退市整理期首次買入新都退股票的新面孔。其中,6月14日買入較多的為招商證券杭州文三路證券營業部、申萬宏源上海閘北區洛川東路證券營業部,分別買入132.68萬元、121.05萬元,其餘3家營業部買入金額均在百萬元以下;6月15日的前五買方買入金額則均在100萬元以下,國金證券上海互聯網證券分公司買入60.54萬元,國信證券上海北京東路證券營業部買入41.04萬元,其餘3家的買入金額則均在30萬元左右。

相較買方多為新面孔,前五賣方營業部中則出現熟悉的面孔。自5月24日以來,光大證券佛山綠景路證券營業部已有6次出現在賣方席位,累計賣出581.4萬元,成為堅定的「出逃者」;華泰證券廣州天河東路證券營業部則是在近兩個交易日中連續拋貨,累計賣出233.73萬元。此外,在6月15日賣方中,湘財證券佛山祖廟路證券營業部和中信證券杭州文三路證券營業部也分別在6月9日和6月12日出貨過一次。

不過,並非人人都可以在退市整理期買入新都退的股票。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退市整理期業務特別規定(2015年修訂)》第十二條規定,參與退市整理期股票買入交易的個人投資者,必須具備兩年以上股票交易經驗,其證券類資產不得低於人民幣五十萬元;同時該條第二款明確了,證券類資產包括投資者持有的客戶交易結算資金、股票、債券、基金、證券公司資產管理計劃等資產。

「能夠參與進去的投資者都具有一定風險承受能力,這些投資者的心態也一般是『願賭服輸』。」一位資深的市場分析人士表示,目前買入的投資者大多都是對賭的心態,賭別人的膽子更大,會替其買單,但輸了也可承受。

上述分析人士同時稱,對於新都退的投資者,最好是能在退市整理期這30個交易日出逃,因為之後拋出的機會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因新都退目前正在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原大股東深圳市瀚明投資有限公司、長城匯理系、深圳豐興匯資產管理企業(有限合夥)不能減持所持股份,這部分股份累計8810.0803萬股。新都退目前總股本約4.3億股,這意味著目前處於可交易狀態的股份約3.42億股。

退市已定重新上市希望渺茫

一邊是不斷湧入的新面孔,一邊是堅定的賣出者,而擺在這些投資者面前共同的事實是,新都退將在15個交易日之後退出A股市場,預計最後交易日期為2017年7月6日,在退市整理期屆滿后的四十五個交易日內,新都退股票將進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進行掛牌轉讓。

然而市場中存在這樣的一觀點,資金開始湧入新都退,可能是為了博弈該公司重新上市。

這在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看來,退市之後重新上市幾乎不可能,截至目前沒有一家已經退市的公司實現重新上市,且目前IPO還處於堰塞湖的狀態,退市企業重新上市的希望更加渺茫。

對於投資者如何通過索賠來減少損失,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所律師許峰近期表示,投資者索賠主要是向上市公司索賠,「最近一次調查或許成為那些後期交易這個股票投資者的救命稻草了」,如果高管同時被處罰也可以成為共同被告。

許峰表示,退市本身是不可索賠的,投資者索賠主要是依賴後續證監會的調查以及處罰情況。新都退於5月15日發布公告稱,因公司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因為會計師事務所將新都退在2015年度財報中確認的2014年租賃期的高爾夫物業租金收入由2015年度經常性損益調整為非經常性損益,致使該公司2015年度扣非后的凈利潤由盈轉虧。而原*ST新都2013年、2014年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的財務報告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需要2015年凈利潤和扣非后凈利潤均為正值才符合恢復上市條件。5月16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對該公司股票作出終止上市決定。

這讓新都退成為「2017年第一退市股」。不過監管層曾表態,將嚴格落實並不斷完善退市制度,推進退市制度常態化,形成「有序進退」的市場秩序。

董登新表示,A股市場將來退市的步伐可能會加快,可能近一兩年會出現數十家上市公司退市的情況,「IPO已經不需要排長隊了,一般一年左右就可以上市,這樣就沒有什麼人願意去買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