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同性的愛,更要相敬如賓

同性的愛,更要相敬如賓

第一次看到相敬如賓這個詞,應該是國小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這對夫妻應該是快要離了,不然好好的一個家,怎麼恭恭敬敬的像是客人一樣呢?現在我懂了,這相敬如賓才是情感生活里的大智慧,這種平衡,說得是兩個人要互相尊重、愛護、感恩。

我們都遇到過這麼一些人,或者我們自己也這樣做過,當他要對別人炫耀男友對他有多愛的時候,舉出的例子,往往都是自己的男朋友怎麼怎麼聽話,怎麼怎麼為了他不顧一切,比如下面這個場景。

「我就要看這場演唱會,弄不來票,我們就分手吧,內場!」大可掛了電話,跟他的朋友們冷笑了一聲,把佯裝的怒氣收回來,轉臉對著幾個朋友說,「看到沒有,我保准能看到今晚的演唱會。」

「那可不一定,這票可難搞了,我這兩張可是我男朋友花了高價才買到的。」那人把票舞的像是一把扇子。

大可瞟了一眼朋友手裡的票,「就兩張票,也值得你炫耀成這樣,好啦好啦,還是想想演唱會結束後去哪喝酒吧。」

「你可別太自信,到時候沒有票,就在這干坐著等我們朋友圈直播吧。」

「你看著吧,我讓他買,他保准買來。」

「你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有個東子天天給你折磨。」另一個單身許久的朋友表露出了羨慕的意思。

「這就叫魅力,懂嗎?」大可說得很得意,不自覺地的翹起了二郎腿。

「你就別在這虐狗啦,總是欺負你們家東子,小心回頭跑了。」

「他敢。」大可搖著腳脖子,想著晚上的演唱會,又喝了一口咖啡。

「這是什麼?」兩個小時后,在體育場門口,大可接過東子遞給他的票,又塞回到他手裡。

「實在是沒有內場……」

「誰說沒有,我朋友都把票曬出來了,你就是沒那麼愛我吧。」

「真沒有,這都花了五倍的錢才買到。」東子看著手裡的兩場看台票,離入場時間只剩下幾分鐘了。

「怎麼啦,可可,進不進去啦,不會是沒有票吧。」剛才的朋友在一旁叫他。

大可把票從東子手上奪回來,「這是什麼?你們先進去。」

他把東子往路邊的一棵大樹下面拉了拉,又把票塞回去。

「那你花十倍不就買到內場了嗎?捨不得啦,跟你在一塊這麼久了,就看這一次演唱會。」

「我也沒聽說你喜歡他啊,要是早知道,我不早就搶票去了。」

「你還有理啦?我的好閨蜜可都在裡面,我今晚要是進不去,以後哪有臉見他們。」

「這不是有票嗎?我們先進去吧。」東子一臉愁容的望著大可。

「要進你進,他們在哪?內場區,我呢,我在哪,看台!這人我可丟不起。」

「可,這次算我不對,你看票都買好了,咱別浪費了,好不好。」

「回家!」大可喊了一聲,引得旁邊的人一陣側目。

他們倆戀愛也有六年了,從高中到大學,再到參加工作。大可心裡一直不太平衡,覺得自己比東子帥,要不是高中的時候使喚慣了,他也不會跟東子談戀愛。好在東子對他言聽計從,打飯、買水、借筆記,只要他一句話,從沒有一個不字。

「東子,你幹什麼呢?怎麼沒來接我啊!」大可和朋友剛從泰國回來。

「可,我這邊有個緊急會議,你打車回來吧。」

「這麼多東西怎麼辦?」他把聲音壓低了點,「還有我的朋友呢?我都說好了你要來接我的,順便帶上他們。」

「我這是真走不開,領導剛才都發火了……」

「讓他火去,我跟你說啊,我現在把幾個朋友帶去喝咖啡,你立刻馬上給我趕到機場來,不然就分手!」

「可,你聽我……」他把電話掛了。

「姐妹們,走,請你們喝咖啡去,我家東子堵在路上了,一會就到。」大可把墨鏡頂在頭上,拉著箱子找他的朋友去了。

東子還是來了,腦袋裡全是領導的訓斥,「你今天出了會議室的門,就不用回來了!」他覺得自己這麼多年就像是賣給了奴隸主的黑奴,每個人都在對他發號施令,每個人都好像是他的主人,他甚至已經快忘記了,什麼是自己要的。

他把大可的箱子擰進了屋,關上了門。

「可,我想跟你說點事。」

「先倒杯水給我,渴死了,還好你及時趕到,不然這下他們該笑話我了,算你將功補過。」

東子把水遞給大可。

「我今天應該是被開除了……」東子情緒很低。

「開除好,就你公司給你開的那點工資,早就該走了。」

「我才剛剛往上提了一級工資。」東子的著急都寫在了臉上。

「你這是在怪我咯。」

「不是怪你,我就是心裡有點亂。」

「亂什麼?你去接我不應該嗎?你是我男朋友,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追我嗎?想對我好的人多了。」

東子嘆了口氣,他也不明白,自己的愛情怎麼就弄成了這個熊樣,窩囊的像是沾滿泥水的棉花。高中那會,他每天給大可跑食堂打飯,夏天怕他熱,冬天怕他冷;大學那會,他怕別人把大可追了去,不顧自己高出一百多分的成績,報了和大可一樣的學校;畢業了,他去了大可最喜歡的城市,一晃兩年,大可斷斷續續換了七八份工作,所有的開支幾乎都是他來承擔。

從一開始,他就覺得自己配不上大可,這種感覺六年過去了還是沒有改變,在他眼裡,大可像是一個明星,就算他是大可唯一的冬粉,他也儘力維護著大可的光芒,不忍遮擋一絲一毫。可是這種付出,還是無法彌補他心中的自卑。

這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愛情課,剛工作的時候,因為一些事務往來,我喜歡上了一個銀行的大客戶經理,他比我大七歲,那個時候,我是職場新丁,他是江湖老手,每次和他談事情,我都為他的一舉一動而著迷,心裡想著,我什麼時候才能變的向他一樣。

我找了很多工作上的理由去見他,他也不笨,漸漸會了意,我以為那是種接受。終於有一天,他送我回家的時候,我沒下車,跟他表白了。他沒有驚訝,只是拿手摸摸我的頭,跟我說,等你有一天,覺得我很普通的時候,我們再來試試吧。

相敬如賓,其實就是一種平衡,這是種愛的平衡,它不是天平,愛情也不能用天平來稱量,這是一種動態的平衡,兩個人都懂得愛情有時候雖然盲目、炙熱、也會不顧一切,但是,愛的基礎卻是對彼此的尊重,卻是明白你對我的好,不是天經地義,而是情深意重。

不管你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

如果你想了解一個群體,如果你想讀一些故事,

關注微信公眾號:石牆Inn,每日原創。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