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執政已逾百日,是時候對特朗普進行績效評估了

執政已逾百日,是時候對特朗普進行績效評估了

美國總統川普入主白宮已逾百天,當初設想的「百日新政」可謂政途艱辛、屢屢碰壁。川普把眾多美國知名媒體點名為「全美國人民的敵人」也使其更加成為眾矢之的。這一百天里,「混亂」成為川普執政的關鍵詞,「交易」成為了川普行動的驅動力。有美國學者(曾經擔任里根總統的顧問)不禁把川普和里根作對比:里根讓政府的每個人都清楚他的理念並得以執行,而川普是一宗一宗的去交易,沒有背後的哲學思想和很強的民眾說服力,要想預測川普接下來的政策,「臣妾做不到啊」

然而,在海湖會開啟的新起點上,中美無論是在雙邊,還是地區和國際層面的合作都需知己知彼,增進互信。對於製造了很多不確定性的川普,美國國內和對其執政以來如何評價,有哪些深層次原因和借鑒意義?全球化智庫(CCG)與美國企業研究所(AEI)5月18日聯合舉辦的「中美智庫中美經貿發展研討會」上,中美雙方智庫專家對川普上台及執政作出了中肯評價。

AEI 高級研究員卡琳·鮑曼

幾周前,美國迎來了川普上任的百日「里程碑」。很多人都說過去的這些天中,「混亂」是川普政府的一個關鍵詞。川普的支持者包括五種人,他們的一個共同點是對兩個候選人其實都不喜歡,對美國的整體情況非常失望。美聯社的一個民調詢問選民「什麼是他們最關注的」,答案是這個候選人能否給美國帶來真正的改變。這是川普獲得支持的重要原因。

最近一次民調顯示,川普的支持率是43%,為1945年以來美國總統中最低。超過50%的人都認為川普的「百日新政」是失敗的,但所有受調查的民眾觀點差異很大。只有7%的民主黨人認為川普做得不錯,超過40%的共和黨人認為川普目前的工作進行得不錯。很多人認為川普對媒體態度不友好,但也認為媒體對川普太過苛刻。很多人也希望能夠彈劾川普,正如以前希望彈劾歐巴馬或者布希總統,但是這種彈劾願望當時是在總統任期的後期才出現的。另外,當美國民眾知道敘利亞政府對自己的人民使用化學武器后是支持空襲敘利亞的。多數人也並不希望建立起川普所說的隔離牆。

在經濟方面,其實民眾對於川普的做法相對滿意。川普和柯林頓相比,更關注如何重振美國經濟,並希望能夠推行簡政,減少官僚做法。過去幾十年中,多數人認為美國應該積极參与國際事務。而今天,40%的人認為美國應該不涉足國際事務,這是有史以來最高的數字。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就是保留美國的就業。川普在國際貿易方面的觀點和之前的總統不太一樣。75%的美國人都讚揚他的「把工作帶回美國」政策,包括給公司加壓,認為他能夠給美國創造國內更多的就業,促進經濟增長。同時,美國也認識到這個世界仍然危機重重,調研發現很多人都非常支持川普增加軍費開支。

彼得·沃里森 (Peter J. Wallison) :川普V.S.里根--川普缺乏一種哲學理念,更多是由交易驅動

AEI高級研究員彼得·沃里森

里根總統和川普的共同點是都非常愛國,將美國的福利放在重中之重。兩位總統在執政時非常強調美國的福利,強調美國的軍事發展,而且都想要增加軍費開支,都相信美國是個獨特的國家,執政時都會進一步推進和平的進程。經濟上看,兩位領導人都想要減稅,而且他們也都關注勞動人口就業問題,關注如何讓經濟以更有效的形式運行。兩位都希望建立更為保守的法律體系,而且都任命了保守派人員擔任最高法院的一些職位。

他們之間也有很多的不同,需要了解這兩位領導人的不同之處,才能夠知道如何應對川普執政這段時期。里根總統堅信自己的觀點,可以稱之為一種哲學思想(philosophy)或意識形態。他之前是個民主黨,之後採取的是一種更自由化的觀點。他和很多轉變自己信仰的人是一樣的,堅信保守派的觀點。他的觀點和原則對於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是非常清楚的。里根政府里所有的工作人員也都非常清楚,而且全面地同意里根的執政理念。所以,里根能夠在決策上很好控制自己的政府。我當時在財政部工作,做決定時都非常了解里根的想法是什麼。在里根時期,白宮是非常強大的,並不是因為人們有什麼問題都需要白宮來做決定,而是因為里根所有的觀點都非常清楚,他知道需要政府來做什麼事情。而且里根也願意在很多領域做出犧牲,他會為了實現長期的利益而放棄一些短期的利益。

川普是一個地產商,他的言行受到外國領導人和媒體的觀察,但他並不知道對於自己的言行要進行控制。這方面他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希望他學得快一點,但目前看他好像沒有很多進展。他之前說美國媒體是「人民的敵人」,這是誇大了,媒體是美國共和黨的敵人,不是美國人民的敵人,這使得媒體都非常針對他,包括在川普有沒有泄露國家安全一事上,媒體就對他很不客氣。所以,川普只有和民主黨以及媒體搞好關係之後才能推動他的計劃,但現在還看不到他有任何想要和他們搞好關係的跡象。

川普並不是很有戰略頭腦的人,他更關注的是能做多少筆交易。在競選時,他對的評論非常負面。很多人認為他入主白宮后還會繼續對持負面態度,但他發現如果和做生意可以獲取更多。這是川普的特點,他不是由想法驅動的,是由交易驅動的,這是以後會成為問題的一點。

他的態度和里根不一樣,里根非常明確,但我們並不知道川普到底要幹什麼;里根會向全國人民講話,會解釋政府為什麼這麼做,促使民主黨支持他。當時國會是由民主黨控制的,他的一些項目以及稅改都能在國會通過。可是川普說服力並不是很強。有些人說,川普會激怒美國民眾,但沒有辦法說服美國民眾,沒有辦法讓美國的民眾去他們選區的議員那裡表示要支持川普。

這裡的問題就是,如果沒有一個哲學的或意識形態的基礎,你不知道這個政府到底應該做什麼,而是一宗一宗交易去做。如果沒有辦法向美國展示川普政府背後的宗旨和原則是什麼,那麼後面的工作會很難。有很多民眾非常關注美國政府的動態,他們很有可能心裡產生疑問,我們也會懷疑他下一步怎麼走,而這是我們在里根期間沒有思考的問題。不管是還是美國的專家,都沒有辦法通過他之前做的工作來預測他以後的政策。在里根總統時期,你是可以進行預測的,但川普期間我們做不到。

鍾偉鋒:川普「量身定製」競選承諾而不能實現,實則因為美國政治嚴重分化

AEI研究員鍾偉鋒

我對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這幾個月的理解並不是通過看他當選為總統之後的事情,而是通過看他當選之前近半個世紀的美國政治。

在過去五十年中,美國政壇發生了兩個非常深刻的變化:美國人在政策上的分歧越來越大,華盛頓的權力集團也變得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化和強勢。美國兩黨在五十年前是分立的,但政策兩極分化並不是很嚴重。而之後的自由和保守派越來越走向極端,甚至中間的溫和派幾乎消失。到了2015年,這種兩極化的現象變得更為嚴重。共和黨不僅總體上變得更加保守,而且內部分化也越來越顯著。這意味著,如果你是一個明顯的自由派的總統候選人,或許你會獲得自由派選民的支持,但也可能失去黨內其他派別的支持。

所以,在共和黨內,一個致勝的戰略可能就是對不同的選民做出不同的承諾,以求他們能從你那裡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從而獲得更多選票。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去年川普在競選時給不同的投票群體做出了不同的承諾。但這同時也意味著,川普為投票者「量身定製」的承諾將很難兌現,因為他們之間可能並不契合。例如,批判TPP和NAFTA就是與支持自由市場和自由貿易相違背的;美國退出敘利亞也是與美國強勢的外交政策立場不相符的。了解了美國過去五十年的政治現實之後,就會發現其實川普很多競選承諾還沒有兌現就並不那麼讓人吃驚了。

史劍道 (Derek Scissors):川普政府壓力大,實現美國經濟增長需要稅改推動

AEI常駐學者史劍道

川普政府明年將會面臨更多的壓力,因為他們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希望美國經濟能夠復甦。但現在不管是白宮還是國會都是由共和黨所控制的,而且他們並沒有採取很多有效措施實現經濟的增長,因為這個增長需要稅改的推動,並且能夠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帶來更多就業。很多人認為把美國帶回過去的時代就能讓製造業回到美國,然而這是不會發生的。但是如果實施稅改,則的確會對美國經濟增長有推動作用。

美國總統要兌現GDP增長的承諾,美國國會面對著相應的壓力。我認為,美國可能有一些製造業會復甦--目前美國擁有市場上最便宜的能源,可以使得美國的投資環境更加友好,更加便利,從而吸引很多的外國投資。但是是否現在美國的做法會促使兩黨對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或者中美關係的態度做出改變,我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在NAFTA的問題上,川普基本上每天都在改變想法,這是因為有些人員根本都沒有到位,在很多政策建議方面,川普沒有任何支持。

太平洋國際交流基金會秘書長陳永龍

川普經常會改變自己的說法和態度,他的多變風格大多都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而改變的。但是,川普不能只要求別人跟著他變,他也得觀察世界大潮一起變。曾幾何時的「北約已經過時」變成了今天的「北約是國際和平安全的防波堤」,對俄羅斯的關係也由他「心中的熱」變為「現實的冷」。與的關係起初也並不熱,但通過對話,中美雙方提出了解決貿易赤字等問題的百日計劃,這個計劃當前運行良好。更讓許多人未曾料到,川普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很短時間內經歷一個從「不了解」、「質疑」到「觀望」、逐步了解、有所了解,直至很快組團參會的變化過程。毫無疑問,川普的這些變化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而改變的。他的多變風格雖未變,但他的理念、思維和決策出現了明顯的回歸現實、回歸理性的傾向。

CCG 縱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