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掌聲15次,笑聲72場!同濟教授在女兒婚禮上的致辭: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

掌聲15次,笑聲72場!同濟教授在女兒婚禮上的致辭: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

2017年6月11日,同濟大學特聘教授郭世佑在女兒婚禮的致辭中,說出了一個父親的不舍與壓力。父親總是要面對女兒出嫁的那一刻,無論你是父母還是兒女,都不妨聽聽一位父親在女兒婚禮上的感慨。

親愛的新郎先生、新娘小郭、各位前輩,各位嘉賓:

早上好!在這樣的場合講話,會有點緊張,因為時間太緊(笑聲)。別人請我做證婚人或者主婚人,說幾句話,他們是不限制時間的,我的女兒只給我三分鐘(笑聲)。

我說,我養你那麼辛苦,才給三分鐘?(大笑)每養你一年,都能想出一分鐘的話吧?(笑聲)你還驚動了這麼多牛人伯伯、叔叔(笑聲),老爹的語速都要放慢,李廷江伯伯還是從日本東京為你趕來,姚先國伯伯從杭州趕來,這個季節的教授還很忙,在6月15號以前,國內博士論文的答辯還沒有結束。還有我的愚姐章詒和女士,她平時很傲慢(笑聲),很多人想請她出來吃頓飯都難(笑聲),跟誰吃飯她都很講究,今天也來了,對我的女兒也這麼寵,我都有點擔心新娘子會驕傲呢!(笑聲)有位湖南老鄉說「驕傲使人落後」(笑聲),這位老鄉自己就經常驕傲,我真有點擔心(笑聲)。

要說的話很多,只能長話短說。今天是個好日子,親朋名士共一樓,這個聚餐也許將成為北京王府井一道比較別緻的文化勝景,因為有在座各位的光臨。作為女兒的家長,我和全家都懂得感恩。

有些話說起來還不太輕鬆。我不是一個輕易流淚的人,但有一次,一對法大的大學部畢業生要我專程到西安,做他們的證婚人,當我看到新娘在父親的陪伴下走上來,我就哭得一塌糊塗(笑聲)。我趕快提醒自己:怎麼回事?這跟你有什麼關係(笑聲)?你馬上就要講話呢!(笑聲)當時越是提醒,效果越糟,滿腦子都是我家的小郭,趕也趕不走。(笑聲)幸虧哭過那一回,算是實習過,今天大概可以做一個成熟的父親了。(笑聲)

做小郭的父親,還不太容易。首先要感謝她,我的某些艱苦的歲月就是女兒扯著我的衣角陪伴我走過的。同時我也感到 「壓力山大」,壓力無時不在。以前我還不太把這個小不點當回事(笑聲),只當開心果,但有一天,她的四歲生日還沒到,她的一句話讓我目瞪口呆。當一群同齡的孩子玩得正起勁,她突然像林肯一樣發表宣言(笑聲):「我們不要長大了,就這麼無憂無慮地玩下去,長大了就太累了。」(笑聲) 怎麼這樣說話?這是誰教的呀?(笑聲)「無憂無慮」就是小傢伙原生態的語言, 她從小就喜歡搞成語,語文老師很喜歡她,國小開始發表作文,還獲得全國國小生作文大獎賽的一等獎。平時我不喜歡當面表揚她,剛才只是說漏嘴了(鼓掌)。

從那一刻開始,女兒讓我刮目相看。我四歲的時候在幹嘛呀?(笑聲)我連「毛主席的好孩子」都不是,做毛主席的好孩子是在1963年毛老人家號召全國人民學雷鋒之後,在他老人家和雷鋒互相表揚之後,那時我也快6歲了,而且那是群眾運動(笑聲),是別人教我的,並不是我獨立思考和選擇的結果。那時跟4歲時的小郭相比,我差得太遠了。(笑聲)自從聽到小郭的宣言開始,我就提醒自己,不要輕視這個小不點,還得為她嚮往的無憂無慮的童年、少年盡點力再說。(笑聲)現在我想問一下小郭:不是說不想長大嗎?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改變主意了?(笑聲)現在累嗎?(笑聲)你的發小們都好嗎?

做父親的壓力不僅來自小傢伙的宣言,孩子他媽還反覆強調一個新觀點:女兒的優點都是媽媽的遺傳,缺點都是爸爸給的。(笑聲)我一直沒來得及查證達爾文是不是寫過這樣的話,只知道嚴復的譯文里沒有(笑聲),也不知道當下遺傳學家的結論如何,但是,這樣的兩分法給我的壓力也很大,有時做夢都夢見我在教堂、寺廟、道觀祈禱上帝、佛祖、關公們:請多賜給我的女兒一些優點吧(笑聲),雖然她的優點跟我沒關係(笑聲),只會讓她的媽媽更加驕傲(笑聲),但總比多給她缺點好,只要孩子好就好,何況她的毛病都是爸爸的問題(笑聲)。

今天到場的還有好幾位富有家國情懷的資深學者,比如張鳴、馬勇,他們多次強調分權與監督的好處,還經常遭到誤解在我看來,分權的問題有點複雜,在我的小家庭,分權還是麻煩事(笑聲),讓我看不到一個男人前行的方向,我的家裡由兩個偉大的女性構成的女權主宰著,女權裡面就搞分權,彼此的觀點卻截然相反(笑聲)。比如,女兒經常抱怨我說:「阿郭啊,你總是批評我,總是打擊我,你是我的親爹嗎?」(笑聲)她媽卻抱怨我寵孩子,還說「女兒的那些毛病都是她爸寵壞的。」(笑聲)我真不知道該聽誰的。(笑聲)

藉此機會,我要向新娘子抓緊表達一份歉意,你爹確實沒有少批評你,有時還挺狠,還打過你的小手板,是阿郭對不起你,但阿郭也有阿郭的難處,平時還沒時間比較從容地交代這些難處,今天請各位長輩和嘉賓來評論一下,你爹該不該批評。

首先,不管是不是你的親爹,養你這麼多年,也該有養父的資格了(笑聲),不管是親爹,還是養父,阿郭都是希望你順利地成長,如果你的父母不批評你,別人可能就不會批評你,頂多在背後議論你;等到別人批評你的時候,人家就有可能傷害你,但你爹是不會傷害你的,即使傷害自己,也不會傷害自己的女兒。

還有,阿郭無論對女兒,還是對碩博弟子,都習慣於當面說缺點,背後說優點,阿郭可不是隨意的;還有,老爹希望你將來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體面地走向社會,不要整天嬌滴滴的。雖然你爹比較平庸,但你是站在老爹的肩膀上,理當有所不同。「法取乎上,得乎其中;法取乎中,得乎其下」,為人之父對子女有沒有一定的要求,差別會很大。

站在女兒的婚禮台上,還應該對孩子她媽說一聲抱歉,如果我真的也寵過女兒,還請你多多包涵,我有我做父親的很多難處。這個小傢伙就不想長大,只希望生活在永遠的童年裡,你知道嗎?(笑聲)如果不護她疼她,能行嗎?(笑聲)我們國家的學校教育偏偏是以培養考試機器為目的,我的女兒就很容易受傷啊。再說,如果偶爾也寵她一下,往往是出於又打又拉、有張有弛的統戰策略(笑聲),如果一天到晚來批評她,打壓她,恐怕會出事的,近代那些軍閥的家庭都不是這樣的。(笑聲)

還請允許我說句實話,同很多家庭相比,我對女兒寵得遠遠不夠,因為我還有很多應該寵她的理由,以前都來不及說,今天也請各位嘉賓評論一下。我想,只要其中有一條理由成立,我是不是應該每年寵她三百六十五天?(笑聲)

第一個理由,我和小郭的媽媽同天下父母一樣,用冠冕堂皇的「愛情」的名義,把女兒帶到這個世界(笑聲)自作主張,是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的(笑聲),連協商、授權的程序都沒有(笑聲)。法學的常識告訴我們,程序的公正比實質的正義更重要,如果不善待她,能行嗎?(笑聲)我總覺得,做父母的多少應該有一點原罪感,盡量善待孩子,你們說對吧?(鼓掌)

第二個理由,儘管新娘子這一代的獨生子女很多,但要找出兩代都是單傳,兩代都是獨生子女的家庭就很難。但是,我的家庭就有兩個獨生子女,除了小郭,他的老爹郭世佑也是,我總得把我的父母特別是母親疼我的那份愛,原原本本地轉給女兒吧,不能貪污,也不需要支付寶。像徐才厚、周永康那樣的巨貪已經夠噁心了,如果連家庭之愛都要貪,那不是更加莫名其妙嗎?(鼓掌)

第三個理由,我經常發現,上帝往往在某些關鍵時候考驗我和我的家庭,對我們比較小氣。小郭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是很辛苦的,不僅被難產,還被早產,生下來連5斤都不到,才4斤9兩(笑聲),那天晚上還停電,迎接她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笑聲)。在座的大多數至少都是大學大學部畢業生,讀過很多學校,如果任課教師只給你們打49分、59分,是不是太小氣?上帝就只給我的女兒4斤9兩,她能夠活下來都不太容易,如果我不偶爾寵她一下,這樣的冷血動物還有資格做教授嗎?(笑聲,鼓掌)

還有一個理由,這是我們家裡的一個小秘密,也可以說是小郭的小發明。新娘子從小跟爸爸最親,媽媽其次(笑聲),如果早已引起媽媽的嫉妒,那是很正常的(笑聲)。有一個畫面已經定格在我的生命流程:她從一兩歲開始,最喜歡爸爸抱,經常把頭靠在爸爸的肩上,望著前方,思考她的小問題。我的浙大鄰居兼同事是留學德國回來的,都喜歡叫她「哲學家」、「思想家」(笑聲),她經常冒出一些出其不意的想法。她喜歡老爹抱,還躲開媽媽。怎麼躲呢?媽媽在我的左側伸手時,小傢伙就往我的右側躲;(笑聲)媽媽再把手伸到右側時,她就回到左側;(笑聲)當媽媽再伸到左側時,她就把頭埋在我的胸脯上(笑聲),然後紋絲不動。(笑聲)做父親的遇到這樣的女兒,也應該懂得禮尚往來吧?(笑聲)如果你不能寵她一下,就算智商、情商都沒問題,那也是沒良心的。(笑聲,鼓掌)

還可以再說一個重要理由。為了改善女兒的學習與生活條件,我下決心調動過幾次,但每次搬家,原以為只有大人最辛苦,除了極少數介紹我引進的人,幾乎就是舉目無親,後來我才發現,大人並沒有尊重女兒的反對意見,就讓她背井離鄉,遠離她的小夥伴,那就是強拆,她的內心才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孤獨的,杭州某國小的校長還要她春節之後的新學期再來,才8歲的女兒當場就眼淚雙流,結果讓她在家休學兩個月。如果做父親的不懂得陪護她,寵愛她,恐怕會受傷更重。我的女兒雖然不怎麼優秀,但她經得起寵,不會寵壞,只會寵好,會有回報率。我這樣說,不是要給新郎壓力,只是實情通報,你看著辦吧。(笑聲)

我家小郭從血緣家庭走向婚姻家庭,借用英國歷史法學創始人梅因的話,就是從身份到契約的轉變,那是一門全新的功課。我寧願把今天這個由男權主導的新婚儀式理解為女兒與相愛的小夥子牽手擁抱未來的起點,我也特別尊重這樣的儀式。今年開學后的某一天,女兒決定嫁給這位小夥子,希望老爹支持,我剛從香港轉到上海,要趕一篇重要論文,幾乎通宵沒睡,都想著女兒,到今天為止,新娘子認識新郎還不到八個月,就決定要嫁了。快天亮了,我打開電腦,給女兒敲出8條建議,也許可以叫「郭八條」(笑聲),或者「八項規定」(笑聲),請她認真參考。「郭八條」的內容就不重複了,我再補充一條,送給新娘子吧。

新娘子你說,你找的是一個優秀的小夥子,我從來都尊重你的選擇,但要提醒你,如果你的判斷很準確,你將怎樣做一個優秀男人的妻子,這可能是有一定難度的如果光聽你媽媽、大姨小姨、室友閨蜜的主意,恐怕很不夠(笑聲),還要多聽一些優秀男人的見解與感受。雖然你爹並不優秀,但是,你爹的朋友個個都優秀,今天到場的就是,你不妨找時間請教他們。做妻子的給丈夫燒飯洗衣服,做家務,這很簡單,但請不要把自己僅僅滿足於保姆的水平,還要爭取做一個優秀男人的心靈的夥伴,這更重要,就需要不斷學習,互相促進,互相體諒,比翼雙飛。一個優秀男人的內心世界其實很孤獨,也很容易受到傷害,更需要女性的柔情呵護。魏國的李康就發現一個秘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我請女兒記住這個常識,不要讓他感覺自己是在為家庭而孤軍奮戰。

尊敬的證婚人和主婚人:藉此機會,我還想抓緊對新郎說幾句。我是由於歷史的誤會,學了歷史專業,作為一個歷史學教授,我不可能發財,但我有三份財富:一是有一批情深義重的朋友,今天就來了不少;二是有一批尊重我的學生,今天也來了好幾個,其中還有從浙大趕來的弟子;三是有一個值得疼愛的女兒。(掌聲)我的朋友和學生,我可以借給你,我的女兒,我完全送給你(笑聲),我不能苛求你像我對女兒那樣毫無條件地呵護她,包容她,但你我第一次見面時,你就主動地表白,你會好好愛我的女兒,要我放心,我期待你能遵守承諾。和平年代的男人不需要淚別妻子,馳騁沙場,但是,實踐承諾是一個優秀男人的第二匹戰馬,誠信是優秀男人的名片。(鼓掌)

另外,我要請教新郎一個問題。剛才你叫我女兒「老婆」,叫得很響(笑聲),我還有點不太習慣,以為是廣東人來了(笑聲),我的女兒也沒老,但你這一叫,會不會催老?(笑聲)你讓我聯想起被禮讚為博大精深的文化,還有把這個文化活靈活現的某些俗語,至今還被當做智慧來傳遞。其中有句俗語說:「老婆面前不說真,朋友面前不說假」(笑聲),我想請教新郎,你對這句話怎麼看?(笑聲,鼓掌)

新郎:我會向您學習,您覺得在老婆面前是說真,還是不說真?(笑聲,鼓掌)

郭世佑:我在權力面前都說真話,何況在家裡。但請你正面回答我的問題。(笑聲,鼓掌)

新郎:叔叔您說真,這輩子過得很幸福,所以我也選擇說真。(笑聲,鼓掌)

郭世佑:你的回答雖然贏得了掌聲,但在我看來,還是有點勉強,你一定要先看我、看別人的態度、別人的做法再做選擇,說明你還缺乏主見,考慮欠成熟。就算你的內心也贊同這句話,不好明說,我也沒意見,但我有個建議,請你不要把我的女兒當老婆,就把她當朋友好了,朋友面前不說假,可以嗎?(笑聲,掌聲)

新郎:可以。

郭世佑:好,你說可以,我就可以放心了。

各位長輩、各位嘉賓:

愛爾蘭詩人葉芝說:奈何一個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夢想便不復輕盈。他開始用雙手掂量生活,更看重果實,而不是花朵。我不知道這位詩人為什麼一定要把果實與花朵截然分開,厚此薄彼。果實固然重要,花朵卻也是果實的必需過程,最美的風景在路上,在各位嘉賓健康如意的日常生活中(掌聲)。倒是法蘭西的民族英雄、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將軍的夫人有一句話具有永恆的價值,藉此獻給一對新人和在座的各位嘉賓:「總統的職位是暫時的,家庭是永久的。」(鼓掌)

謝謝各位。(鼓掌)

2017年06月11日於北京王府井華爾道夫酒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