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鵬談《父子雄兵》:不接會不甘心,與觀眾和時代一起改變

大鵬談《父子雄兵》:不接會不甘心,與觀眾和時代一起改變

今年暑期檔影片激戰正酣,眾多演員更是攜多部作品頻頻出鏡。大鵬便是其中之一。

自導自演的第二部喜劇電影《縫紉機樂隊》即將在國慶檔上映,擔任主演的徐克導演作品《奇門遁甲》也開始逐步進入宣傳期,主演並擔任監製的合家歡喜劇電影《父子雄兵》正在熱映中。

作為我們的朋友圈好友,每天都能看到他在各方奔波,甚至為每個轉發宣傳物料的好友和工作人員點贊,大鵬依然相當敬業和謙遜,一如兩年前的《煎餅俠》。

喜歡「式父子」的喜劇故事

不接《父子雄兵》怕自己不甘心

我們能感覺到,雖然《父子雄兵》並非大鵬導演的作品,但他傾注的熱情與精力,並不亞於其他。

大鵬透露,讀到《父子雄兵》的劇本時,他就清楚地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成為這種題材的導演。而這個並不討喜的角色,對於他的銀幕形象也不會加分,怎麼算他都不是受益最多的那個。

但他就是非常喜歡這個故事,因為能夠描繪出這樣一種「式父子」的喜劇電影實在太少了。

大鵬自己也曾慎重的做過考量:「如果我不參與,這事可能就落到別人手裡。兩個結果,一個是會更好,一個是會更不好。如果它不好,我可能會不太甘心。如果它更好了,我就不是失去了一個更好作品的機會嗎?」算來算去,他決定以主演、監製的身份加入,能幫多少幫多少。

保有熱情和真誠,又能夠冷靜地找准自己的位置發力,大鵬的摩羯座理工男思維,和銀幕上的「屌絲男士」「三流藝人大鵬」標籤,其實截然相反。

主動推薦范偉演老爹

曾邀請合作被拒絕

說大鵬在接受《父子雄兵》的過程中,是完全沒有私心,這絕對不真實。

於是有了他提議范偉來演他老爹的好戲。

這並非是他心血來潮:一方面,從角色的角度來講,范偉確實挺適合演「他爹」,因為兩人長相頗為相似。而且范偉老師也是一個喜劇明星,演技當然不用講了。

另一方面,從個人角度來講,想和范偉合作,一直是大鵬作為喜劇新星的私心。要拍《煎餅俠》時就託人給范偉帶了一封親筆寫的信,請他來客串一個角色。

那時的大鵬作為一個互聯網出身的新導演,對於袁珊珊等素未謀面的演員,都採用了這樣一種富含虔誠心情並極富儀式感的邀請方式。但范偉拒絕了他。

這次大鵬再次發出邀請,范偉答應了。大鵬表示十分理解,說:「他有他獨特的交流方式,范偉老師是特別老實的人,他不太懂得怎麼去跟別人交流。《煎餅俠》不適合,拒絕,《父子雄兵》更適合,接受,就這麼簡單。」

但碰面的時候,范偉第一件事卻是給大鵬道歉,為曾拒絕他而感到抱歉,也坦誠地表示自己當時沒有意識到,大鵬是真的想要拍一個東西,而且能夠完成得那麼好。還開玩笑說要還大鵬人情。

相互理解的人都是心意相通的。其實,王寶強也曾拒絕過《煎餅俠》。後來他自己拍導演處女作《大鬧天竺》的時候才明白,那次拒絕對當時的大鵬來說意味著什麼。「大家其實都是一樣的。」大鵬很淡然的說。

不將過往的失落過分放大,保有足夠的同理心。對作品保持熱情、對問題保持冷靜,這是大鵬一貫的處事風格。

解讀范小兵:滿腔熱血 一事無成

為《父子雄兵》的宣傳跑路演期間,經常會有人問大鵬:「你小時候是什麼樣的孩子?」大鵬總是回答:「讓你們失望了,我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孩子。」

這與范小兵的人設截然相反,於是觀眾席就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噓聲。大鵬只能自我調侃道:「是不是因為我現在的形象實在太玩世不恭了?」

接受採訪時,大鵬曾用八個字評價范小兵:滿腔熱血、一事無成。這個「坑爹」的角色並不討喜,團隊建議大鵬不要接這份工作,但大鵬覺得《父子雄兵》的故事挺有意思的。左右衡量,大鵬選擇了擔任主演和監製。

對於這個人人排斥的角色,大鵬也坦言對人設做過一些調整。比方說張天愛演的范小兵的青梅竹馬,憑什麼非得看上這樣一個「廢材」?所以范小兵還是得要有執著、可愛的一面,打動她的一面。這不是增加主角光環,而是讓故事更加真實。

隨時代與觀眾而改變

時常自我反省與改進

無論在採訪中,還是拍攝中,大鵬總給人一種謙虛認真且愛學習的態度。摩羯座的工作屬性也很明顯。《父子雄兵》路演時,大鵬還偷偷鑽到電影院和觀眾一起看,這和《煎餅俠》路演時一摸一樣。觀眾看一個半小時,大鵬就觀察觀眾的反應一個半小時。等觀眾看完了他就上台,也沒有人察覺。

這種「蹲點式」的輿情調查的結果,很直觀也很有效。

凡是好笑、節奏快的地方,所有觀眾都會聚精會神看著屏幕。只要一煽情,有些就低頭玩手機。那個煽情的戲其實並不枯燥,我保證它是精彩的。但我和范偉老師父子感情升溫的時候,跟張天愛談情說愛的時候,不少人就開始掏手機,用這個去打發時間。」這是大鵬的「調研結果」。

並非煽情戲不好,而是部分觀眾沖著喜感來,而無法沉下心來感受影片的內涵。

其實,眾多全家一起來觀影的受眾,普遍反映「父子情深很打動人」「感動哭了......」也不乏跟風吐槽的網友觀影后,坦言:「本來想來吐槽的,結果被范偉和大鵬的父子情戳中了」、「前面搞笑,後面挺溫情的,沒想到還不錯......」

每個人的生活情感不一樣,對影片的觀感也是不同的。對於惡意吐槽者的人,或許能做的只有不斷進步,與時代、與觀眾一同改變。

大鵬反思道:「創作是隨著時間是可以留下來,未來還會拿回來看。只是說它會指引我在做後期的時候,是不是可以讓故事快速進入主線,煽情的橋段適可而止。」

信息化社會,快節奏的生活令眾人浮躁不安。高產量低質量的影視作品終究是一場泡沫,能被未來留下的必然是沉澱下來的精品。

在等待精品醞釀的過程中,戒驕戒躁、保持淡然才是真理。創作者理當如此,觀影者亦是如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