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為紅木痴狂 -----記天津紅木鑒定專家李慶林

2017/03/13

天津紅木專家李慶林

天津楊柳青石家大院御祥花園新落成的林慶閣紅木館,每到周末這裡就顯得異常熱鬧,各地的朋友紛紛相聚在此品茗、觀摩、交流,因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情結—紅木。

這裡的主人叫李慶林,他1976年生於廊坊的大城,在他童年的記憶中,鎮里許多人率先走南闖北做起了木材生意,從18歲起,李慶林經常跟親屬走村串巷收購老傢具,那些明清的中式傢具做工考究、端莊典雅、古色古香深深地吸引著他,他也從此和紅木結下了不解之緣。1995年高中畢業后,李慶林報名參軍在西藏服兵役,四年後他回到家鄉分配到大城鎮政府工作。

2000年,大城的木材和傢具批發市場已經發展成為遠近聞名的大型木材集散地。隨著全國市場上的紅木價格日益攀升,李慶林看到了一線商機,他利用業餘時間買書、查找資料,通過網路在全國各地請教一些紅木鑒賞的專家,反覆用木料小樣與原木材仔細比對、甄別,經過幾年的摸索,他對紅木就有了更全面、更細緻的了解。2005年,李慶林辭去了工作,開始從事木材生意。他前往福建、海南、浙江、河南、山東等地,還前去印度、越南、緬甸、菲律賓、寮國等國家,了解那裡的紅木市場的行情,逐漸掌握了國內外海南黃花梨、緬甸花梨、越南花梨、紅酸枝、黑酸枝、大果紫檀等紅木價格,他利用這些地區間紅木的價差賣給大城的木材傢具加工企業,很快,李慶林就賺到了第一桶金,讓興緻正濃、初嘗勝果的李慶林欲罷不能。

2007年前後,少數業主看著紅木傢具價格猛漲,他們為了牟取暴利,竟以次充好,欺騙消費者,僅用少量的紅木材料拼接成整件紅木傢具出售,少則幾萬元,多則幾十萬,此舉不僅擾亂了傢具市場正常秩序,也損毀了紅木傢具的良好聲譽。

李慶林對這種現象深惡痛絕,他覺得,紅木是國內外稀缺木材,經過設計、雕刻、加工製作的傢具不僅可以增值,也稱得上傢具之中的極品,更重要的它是一種文化,它也是一種傳承,更是一種現代消費理念,夾雜了假料的紅木傢具儼然失去了紅木原有的價值,它需要誠信和良知去打造,絕不能靠欺騙和造假利欲熏心、唯利是圖。為了積累經驗、辨別真偽,李慶林幾年間走遍了國內的所有木材市場,李慶林練就了一套眼看、手摸、聞味的辨別真假紅木的實用技能,在京津冀地區聲名鵲起、不脛而走,李慶林經常為一些消費者調解購買紅木傢具所產生的各種糾紛,讓買賣雙方心悅誠服,化干戈為玉帛,於是,大家就送給他一個綽號「李大善人」。

2015年4月,李慶林來到上海購買紅木原料。當時,紅酸枝的市場價格是15萬元/噸,上海的廠家標價是14.5萬元/噸,如果7噸半的木料一次性成交,李慶林算了一筆賬可節省37500元,加上差旅、運費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然而,從賣家熱情推銷的言語中他似乎覺察出幾分蹊蹺,果然,李慶林一根一根挑選后,竟從7噸半的所謂紅酸枝木料中挑出了2噸半的假料,令賣家無地自容,臨走前,李慶林留下一句話:「別再自欺欺人,沒有起碼的品行就別玩紅木」。後來,那位賣家和李慶林竟然成了多年合作的摯友。

2016年秋,李慶林帶著朋友來到福建仙游購買印度小葉紫檀,就在李慶林回身接電話的幾分鐘內,朋友告訴他已經買了10萬元的木料,李慶林隨即用刀劈開木頭,仔細聞味、辨別,頓時發現這些木料全部是贗品,這根本不是印度小葉紫檀而是一種斯里蘭卡紫檀,兩者價格相差很大,李慶林隨後找到賣家陳述事實、據理力爭,最終賣家只好退回了全部貨款。

愛鑽研、勤琢磨、廣交友的李慶林自豪地說:「玩紅木10多年,自己還從未看走眼」。由於李慶林為人忠厚、講誠信、懂專業,他被推薦為天津紅木傢具的鑒定專家,他在全國各地陸續培養了100多個徒弟。

2013年,李慶林在天津西青區創辦了自己的紅木企業,並為全國各地的紅木愛好者免費鑒定和普及紅木常識。

2017年,李慶林將出版一本專著《紅木品鑒》,這是目前國內唯一一本用紅木原料小樣結合文字、圖片的行業論著,為喜愛紅木的朋友提供科學、實用的參考。李慶林說,目前國內外每年都會出現了許多新奇的木材種類,只有不斷學習,不斷實踐,才都會出現了許多新奇的木材種類,只有不斷學習,不斷實踐,才能真正與紅木結緣。

作者:李慶三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60078篇文章,獲得8087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核心提示:融創的天津大本營,在房價「當紅炸子雞」津濱大道、繁華的南京路、地王天拖項目上,融創都涉及了商業,他如何迎接商業地產「趕考記」? (贏商網報道)時下,風頭正勁的地產開發企業或許不是恆大碧桂園...
1、每天吃一斤蔬菜想要有個好臉色,最基本的一條就是不便秘。這樣做就很效果:「天天堅持吃蔬菜,每天大約吃一斤。」這個習慣最直接的好處就是消化功能一直很好。蔬菜富含膳食纖維,有助排便。此外,各種顏色的蔬...
新華社西寧4月30日電題:一心報國難移志不要浮名絆此身——記高原醫學專家格日力新華社記者王大千高原4月,恰春色芳菲。在青海大學醫學院辦公室,剛剛送走幾名牧區來的患者,感冒多日的格日力一邊大口喝水,一...
在天津書畫藝術界,申義是一位名聲在外但卻很低調的青年篆刻家。他學生時代便以篆刻為學余之樂,參加教育工作后更是孜孜以求,苦研篆刻藝術,終以不凡的藝術成果成為當代青年篆刻家中的佼佼者。今年3月,他被有關...
傅明利,南網科研院國家「千人計劃」專家、高壓直流絕緣技術創新團隊創始人。據了解,他曾多年在海外從事科研教學,2012年入選國家第八批「千人計劃」,入職南網科研院系統研究所。傅明利說,「南網科研院整個團...
王玲主任從事小兒腦癱臨床工作近三十餘年,自始至終一貫堅持認真負責的態度。她說,「我見過太多因病走入悲哀絕望中的『折翼天使』,他們那無助和求救的眼神讓我感到責任的重大。」一大早,醫院保安室的大叔剛剛...
可能對於很多人來說,一天的工作無非是早上七點多起床,給孩子做一頓早飯,送孩子上學,然後晚上五點半下班,接孩子回家煮飯,節假日帶著孩子去公園,去旅遊勝地遊玩這樣按部就班,沒有波瀾,而對於醫生這樣一個...
從博越東北出行最後到達的城市天津回來已經幾天了,然而腦海里還是不停的出現那首一路上伴隨我們鄭鈞的「熱愛」,甚至半夜起來突然有一種打開手機又聽一遍的念頭,「我們以苦為樂 我們要與勇者為伴,憑著一把破吉...
孩兒他爹,快來啊……寶寶拉的臭臭怎麼是黑色的?估計孩子來到人世的第一次便便沒少嚇著父母,墨綠墨綠的一大堆,嚇得爸爸們跑去叫醫生。小優今天要說的是寶寶「拉」的問題。食物被吃進人體后,營養會為人體吸收、...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