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武士道」不可戰勝?日軍為他們的狂妄付出了慘重代價

「武士道」不可戰勝?日軍為他們的狂妄付出了慘重代價

軍官團系國內軍事歷史名家、青年學者集群,以普及近代史知識為己任。

《浴血太平洋——一個海軍陸戰隊員瓜島戰役親歷記》作者:(美)斯朗麥克埃內里,譯者:季我努 ,重慶出版社,2016年6月。

《浴血太平洋——一個海軍陸戰隊員瓜島戰役親歷記》(作者:斯朗•麥克埃內里,譯者:季我努 ),一部由最後的戰爭親歷者、海軍陸戰隊老隊員、九十多歲美國陸戰隊老兵吉姆•麥克埃內里口述,由曾獲普利策新聞提名獎的軍事歷史學家比爾•斯朗執筆的珍貴回憶錄。瓜達卡納爾島戰役是太平洋戰爭中最為慘烈的一場戰役,被軍史專家們稱為「太平洋上的斯大林格勒戰役」,其在二戰中的重要程度及慘烈程度由此可見一斑。作者根據戰爭親歷者——海軍陸戰隊員吉姆的口述實錄,把我們帶回了當時的瓜島戰役的現場,用生動的敘述,為讀者呈現了一幅令人難忘的戰爭歷史畫面。本文接上一篇《背水一戰!美軍在兩個月時間內消滅掉了1700多名日軍 》

「仙人掌」航空隊的出現自然也引起日軍格外關注,因為他們知道我們的飛機會給他們帶來許多麻煩。在這之前,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幾百名敵軍增援瓜達爾卡納爾島,卻沒有美軍飛機或戰艦對之進行攔截。日軍指揮官因此準備速戰速決,將我們快快從這裡趕走。

但當我們的飛機出現時,局面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只要亨德森機場還保持運轉並掌握在我們手中,想把我們趕走就絕非易事。在我看來,不得不去對付我們的飛機這件事讓日軍有些抓狂。在接下的36個小時里,他們發起的戰鬥愚蠢而又瘋狂。

狂妄的日軍決心奪回機場,但卻在那裡犯下彌天大錯。

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試圖轟炸亨德森機場,結果所派出的飛機幾乎全軍覆沒。空中攻防戰十分激烈,由於頭頂上不停地有戰機追逐廝殺,還有高射炮彈密集地爆炸,地面上的所有部隊不得不暫停了在機場附近的軍事行動。

在「仙人掌」航空隊與敵機的戰鬥中,一個沿海岸線構建的觀察網提供了非常有價值的幫助。這個觀察網遍布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和日軍位於拉包爾與特魯克基地之間的一連串島嶼上,觀察者大部分是澳大利亞海軍雇傭的當地土著人。當發現日機朝我們這邊飛來時,他們就會通過無線電發出警告,這樣一來,我們那些沒有日機速度快、靈活性也差些的F4F戰鬥機就有時間起飛,在敵人零式飛機和貝蒂式轟炸機飛抵機場前,爬升到高於他們的有利位置。

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

也正因為早有準備,「仙人掌」航空隊的戰績輝煌——通常,我們的飛機數量是日軍的4~5倍,敵我戰機被擊落的比率卻是5比1。

范德格里夫特將軍在頒發給海軍陸戰隊飛行員的嘉獎狀中寫道:8月21日~30日,飛行員們擊落敵軍21架單雙引擎轟炸機、39架零式飛機,擊沉3艘驅逐艦,另有5艘敵艦——一艘巡洋艦、兩艘驅逐艦和兩艘運輸船「可能被摧毀」。

但日軍最大的失敗卻是在地面的戰鬥中,其中首次也是最大的一次失敗是由一木大佐指揮的,他帶領的是號稱日本陸軍第17軍精英部隊的一木支隊。

靠著武士道的標準戰術,揮舞著刀槍、尖聲高叫著發起夜襲,一木支隊在之前的一系列太平洋島嶼登陸作戰中令盟軍無還手之力。由於聲名在外,日本最高指揮部深信不疑,他們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會像之前那樣,輕鬆獲勝。

當一木和他那支由2100人所組成的突擊部隊於8月中旬從關島到達日本位於特魯克的基地時,6艘驅逐艦已在那裡待命,準備將他們送往瓜達爾卡納爾島。一木接到的命令簡單而明確:重新奪回島上的機場,若有不自量力的美國人擋道,將之就地消滅。

一木將部隊分為兩個梯隊,首先投入戰鬥的是作為先鋒的第一梯隊。實際上,這名狂妄的日本軍官甚至認為要完成此項任務,無需人數更多的第二梯隊出馬。

「8月17日晚,一木大佐帶著先頭部隊到達瓜達爾卡納爾島,此時的他異常自信。」研究海軍陸戰1師的歷史學家喬治·麥克米倫寫道,「一木走在隊伍正前方,準備帶領900人奪取亨德森機場。他認為沒必要等第二梯隊到來。第二梯隊正在速度慢些的運輸船上,有1200多人。」

想當然的一木這次撞上了堅硬的礁石。

事實上,8月21日晨,盲目、急躁且自負的一木就送了自己和隊伍里一半人的命。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團1營和2營給他好好上了一課。

一些專家認為,戰史中所說的泰納魯河戰役里的大屠殺實際上根本不是在泰納魯河邊發生的。作家理查德·弗蘭克認為,大屠殺發生在短尾鱷溪,但它根本算不上是一條小溪,只是一個泥濘、流速緩慢、受潮汐影響的水灘,只在大雨過後水量才充沛些。

順便提一下,短尾鱷溪里也根本沒有短尾鱷,但卻有許多其他品種的鱷魚。

如果你覺得上面所說的一切都讓人聽起來感覺混亂,那就對了。這種混亂也是我們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每日里都不得不忍受的。在我們手裡的地圖上,幾乎沒有一條河流的名字是對的,有些河流其實只是小溪,有些小溪卻只是泥坑。實際上,泰納魯河與短尾鱷溪的入海口相隔超過一英里,它們的河道再怎麼蜿蜒曲折,彼此最近的距離也至少1000碼。

儘管如此,1942年8月20~21日夜間在泰納魯河與短尾鱷溪之間的地方所發生的事情卻極為重要。

8月20日,埃德溫·波洛克中校所指揮的陸戰1團2營在短尾鱷溪西岸建起一道防線,從北邊1000碼遠的內陸一直延伸到短尾鱷溪入海口的一個巨大的沙嘴地帶。

這是一個強大的防禦陣地,機槍安置妥當,火力可覆蓋沙嘴地帶以及河東岸沙嘴的上方地帶。陣地上還有一門發射榴霰彈的37毫米口徑火炮,足以將人頭攢動的日軍步兵隊列轟得支離破碎。此外,陸戰隊還在河西岸橫跨沙嘴的地帶布設了鐵絲網。

泰納魯河戰役

當日傍晚,防線東側傳來消息稱發現日本巡邏隊,河東岸隨即出現槍炮聲,日軍開始向沙嘴地區撤退。波洛克中校不放心,獨自一人前往東側進行觀察,結果半路遇到通信兵,告訴他有一個受重傷的土著人無意中闖入海軍陸戰隊的防線,說自己看見大約500名日軍向東去了。

「現在,我知道要有事發生了。」波洛克說。他給師部打電話,讓他們為這名受傷的土著人提供幫助。就在他打電話時,戰鬥沿著短尾鱷溪打響了。幾分鐘后,大約是8月21日凌晨1點30分,一發綠色信號彈照亮了河東岸的夜空,約200名日軍沖向沙嘴地帶。

一木大佐似乎根本沒把海軍陸戰隊精心準備的防禦工事放在眼裡,我想,他覺得他的敢死隊足以在美國人的防線上撕開一道口子,就像是用一把發燙的刀子切黃油一般——他們之前就是這樣戰無不勝的。

但這次他大錯特錯了!

衝鋒的日軍來到鐵絲網前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海軍陸戰隊的機槍、輕武器和37毫米口徑榴霰彈一齊砸向他們,許多日本士兵還沒來得及切斷鐵絲網就被打死了。

一位海軍陸戰隊中尉後來這樣描述當時的場景:「他們瘋狂地揮舞著手臂,尖叫著,像猴子那樣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卻依然向前奔來。」

一些日軍穿過鐵絲網,跳進陸戰隊員的散兵坑。我們的人一躍而起,與他們展開肉搏。這是敵人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所組織的第一次大規模進攻,海軍陸戰隊也第一次有機會對日軍在珍珠港、威克島、巴丹、柯雷吉多爾島的所作所為和對戈奇巡邏隊所犯下的罪行來一次真正的報復。接下來的時間裡,事實很好地回答了日軍是否是戰無不勝的超人,以及美軍是否敢於和日軍肉搏的問題。

年輕的陸戰隊員迪安·威爾遜下士用他的勃朗寧自動步槍對敵人進行掃射,槍發生故障就抓起大砍刀,將至少3個向前猛衝的敵人砍成碎片。

約翰·謝伊下士跳進附近一個散兵坑準備給自己的衝鋒槍換子彈,不料腿被敵人用刺刀猛刺兩下。約翰第一個反應便是用腳猛踹日本佬的肚子,把敵人踢到散兵坑的牆壁上,之後朝敵人胸口連開5槍。

列兵約翰·里弗斯是機槍手,在向密集衝鋒的敵人猛烈掃射后,被一發子彈擊中面部。這一槍是致命的,但據目擊者回憶,死去的里弗斯手指仍放在扳機上,他的機槍又打出了至少200發子彈。

里弗斯死後,列兵阿爾·施密德接過他的槍繼續射擊。一枚手榴彈在他身邊爆炸,碎片炸傷了他的眼,並把他從機槍邊重重地拋出去。不得已,他掏出手槍向圍在自己身邊不停尖叫的日本佬射擊,直到把全部子彈打光。

絕望中,一木試圖將他那支被打得支離破碎的部隊重新召集起來,但海軍陸戰隊軍官中的未來之星克利夫頓·凱茨又給了一木殘部致命一擊。凱茨來到陸戰第11團3營指揮所呼叫火炮支援,不到一分鐘,我們的炮彈就傾瀉在日軍倖存者頭上。

一些日軍沿著沙嘴上方的海灘奔跑,想要重整隊伍,對海軍陸戰隊側翼展開新的進攻。但我們的人發現了他們,用機槍進行掃射,這群人很快被猛烈的炮火消滅。

戰地記者理查德·特里加斯基斯的名著《瓜達爾卡納爾島日記》是這樣描寫坦克對殘存的日軍緊追不捨,把他們殺死在一片椰樹林中的:「目睹這個場景有些令人難以置信,坦克向椰子樹撞去,樹慢慢倒下,然後坦克從奔跑著的人身上碾過,追逐並向這些逃命者開火。」

當坦克返回海軍陸戰隊防線后,范德格里夫特將軍發現,它們的履帶與尾部像是絞肉機。

這些「肉」肯定是日本人了。

是役,一木手下至少有777人戰死,僅有15人被俘,其中13人受了傷。海軍陸戰隊44人陣亡,71人受傷。

一木清直

如果不是因為日軍非常可惡地想要殺死試圖醫治他們的美國人,本該有更多日軍戰俘存活。瀕臨死亡的日軍會在陸戰隊或海軍醫務人員靠近他們時拉響手榴彈,與那些想要幫助他們的人同歸於盡。

范德格里夫特將軍了解這一情況后非常震驚。「我從沒聽過這種戰鬥方式,」他對一位朋友說,「這些人拒絕投降。傷員會等人給他做檢查,然後就用手榴彈把自己和別人都炸成碎片。」

對於我們這些在戰鬥前線的人來說,這個教訓十分深刻。我們不得不相信有人曾經告訴我們的:「只有死掉的日本佬才是好的。」因此一結束交火,我們就會對留在戰場上受傷的日軍補槍,以確保他們成為「好的日本佬」。

最後,一木大佐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慘敗,於是他燒掉團旗,朝自己頭部開了一槍,讓自己成了「一個好的日本佬」。聽說此事後,我的感受可歸結為兩個詞:混蛋,多謝!

日本陸軍17軍指揮官百武晴吉將軍得知戰果后,向東京發去如下電報:「一木支隊的進攻沒有取得全面勝利。」

這可能是對這場戰鬥最輕描淡寫的描述。

編輯:林小靜

歡迎讀者朋友們訂閱軍官團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