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四位珠峰登山者在帳篷里死亡

四位珠峰登山者在帳篷里死亡

星期二早上(5月23日),至少有六名夏爾巴協作去尋找在星期天因為嚴重的高空病在南坳四號營地去世的斯洛伐克Solo登山者, 尋找Vladimir Strba的遺體時,在一個帳篷內發現了這四具遺體。雖然事件的確切細節尚未公布,但救援人員報告說,死因可能在帳篷內窒息。

四名登山者在C4帳篷里被發現死亡

經大本營官員確認:至少有四名登山者,包括一名女登山者,在珠穆朗瑪峰四號營地的帳篷內被發現死亡。這個春季登山季,加上這次發現的遇難人員,世界最高峰上死亡人數僅在尼泊爾方面就至少有十人。

這四位死者最後一次被人見到是在陽台區域, 文化旅遊和民航具聯絡官說:「我們正試圖驗證和調查所有證據再公布受害者姓名。」

山峰北坡西藏一側

由傳奇登山者Alexander Abramov帶領的7 Summits Club俄羅斯團隊有更多隊員取得成功。雖無法準確記錄,但確定已經超過20人,或許達30人,其中包括協作人員。

Alexander Abramov說到,5月22日,尼泊爾時間4點30分,整支隊伍到達珠穆朗瑪峰頂端。成功下撤,兄弟們!北京時間上午11時,所有人已經回到海拔8,300米高度,並繼續下撤。到達頂峰的包括Valery Tebiev Daniel Briman,Eugene Kravt,Aznaur Akka,Alexander Abramov(第八次登頂)。

Transcend隊伍的成功依然持續,一支男性/女性團隊,其中包括來自印度Pune市的Aparna Prabhudesai,一位業者,馬拉松跑步者,社會工作者。他們表示公布自己夏爾巴協作名單的做法的確很好。

第三支隊伍的總結:六名登山者和六位夏爾巴協作到達頂峰,而一名女性攀登者在頂峰下部返回。他們於當地時間5點20分 - 6點45分之間來到山峰頂端。登頂山峰的夏爾巴嚮導:丹增卓塔,巴桑多吉,明瑪努如,拉巴格根,卡瑪甲傑,桑多多吉塔芒。

山峰北坡的Summit Climb隊伍計劃於24日向山峰頂部進發:

此刻,Alpenglow團隊也正在進行攀登。來自德國的Ralf Dujmovits在不藉助輔助氧氣的情況下去往海拔更高區域。他在Instragram網頁上表示:

「 昨日(5月23日),我和部分Kari Kobler珠穆朗瑪峰北坡探險團隊的成員回到前進營地(海拔6,300米)。在大本營(海拔5,200米)停留一周后,我感覺輕鬆,狀態很好,休息得也不錯。我期待不使用輔助氧氣進行攀爬得天氣周期正在緩慢到來,保持耐心的時間似乎也已經結束。我與天氣預報員,登山嚮導同時和「我」過去20年來出色的天氣顧問Charly Gabl進行聯繫。」

「今日(5月24日),或許僅有60名登山者從珠穆朗瑪峰一側嘗試沖頂。根據我的年紀,不使用輔助氧氣嘗試珠穆朗瑪峰需要以極為穩定的速度進行攀登 - 無法因為困難而加速(喪失過多身體熱量),也無法在特定的關鍵點等待(僅是等待便會嚴重失溫)。所以,我決定等到大氣層變得更為溫暖時,而且無需賣弄對如此之多的其他登山者。在極高海拔區域保暖是不結束輔助氧氣進行挑戰的關鍵因素。僅是艱難且急促的呼吸,身體便會喪失比能夠保持的更多的體溫。」

另外根據位於北側大本營聯絡官的可靠信息來源,聖山團隊公布了登頂名單(排名不分先後)

2017年業餘珠穆朗瑪峰登山隊(北側)登頂名單:1,熊敏 2,余磊 3 ,陳岩 4,楊險峰 5,王仲輝 6,王娟7, 高如星 8,周軼 9,黃勇 10,曹磊 11,黃春燕 12,蔡青 13,周均 14,楊軍 15,高雲紅 16,陳誠 17,王建斌 18, 吳東旭 19,付廣軒 20,陳虎 21,楊小燕 22,趙恆。

截止到現在,Transcend Adventures印度隊伍的全部登山者已經登頂山峰,16名登山者及22位夏爾巴協作。

Kilian Jornet的速度攀爬

Kilian Jornet登頂山峰,但是由於病痛終止自己的速度攀登嘗試,回到山峰北坡的前進營地。他的團隊在Facebook網頁上更新到: Kilian Jornet於5月21日午夜至22日間(當地時間)一氣呵成到達山峰頂部,沒有使用輔助氧氣,也沒有連接固定路繩。 他沿世界海拔最高山峰(海拔8,848米)北側的傳統線路來到山峰頂部。本地時間5月20日22時(+5點45分 GMT),Kilian Jornet在珠穆朗瑪峰北側大本營附近的古老寺廟,絨布寺(海拔5,100米)處出發進行挑戰。當地時間5月22日12點15分,他回到前進營地(海拔6,500米),在那裡,他確認自己於午夜時分登頂珠穆朗瑪峰,在出發開始攀爬26小時之後。

開始嘗試38小時后,他回到珠穆朗瑪峰北側的前進營地,他解釋到:「直至到達海拔7,700米高度,我的感覺依然不錯,而且一切按照計劃進行,不過,在那裡,我的胃部開始疼痛,我猜想是因為腸胃炎病毒。從這裡開始,我的行進速度頗為緩慢,每行進幾步便需要停下來休息。終止,我在午夜來到山峰頂端。」由於不適,Kilian Jornet選擇終止嘗試,並留在前進營地,沒有按照計劃返回絨布寺。

山峰南坡尼泊爾一端

Asian Trekking隊伍的希臘團隊: Asian Trekking隊伍的環保珠穆朗瑪峰團隊成員,Michail Evmorfidis先生及Antonios Sykaris先生與HAS,邊巴次仁夏爾巴先生,齊多吉夏爾巴先生和次仁楚桑夏爾巴先生於昨晚十時從南坳(4號營地)出發,並於2017年5月22日上午10點30分登頂珠穆朗瑪峰。他們在頂峰停留五分鐘時間,目前已經下撤。

Tim Mosedale身處山峰南坡。 Clearskies隊伍的Georg Leithner及Markus Amon計劃不使用輔助氧氣進行嘗試。

粟城史多在2017年攀登的線路

來自日本的粟城史多正在等待更好的天氣狀況出現,隨後他計劃沿西脊行進,隨後從霍因貝爾山肩登頂山峰。

今晨五時的預報,預報顯示,25日風速會有所減弱,西側是一處極為危險的地點,所以,狂風也相當危險。為了避開西側,清晨,他去往西脊,轉而來到西側,目標是25日到達山峰頂部。

還有整整一周時間,預計山峰兩端共有約超過350人次成功站在山峰頂部,或許還將會有多達150名登山者來到這裡。

IMG隊伍度過了相當出色的一日,27名成員取得成功,其中包括我的摯友,Jim Davidson,這裡有十位外國人,15名夏爾巴協作及2位嚮導。而我在2011年進行珠穆朗瑪峰攀爬嘗試的隊友,Karim Marino Mella Nazir,再次返回,到達山峰頂部。IMG團隊依然或有約20名客戶身處2號營地等待沖頂。 令人遺憾,部分隊伍僅是給出隊伍的姓名而並未提到夏爾巴協作的名字。

早些時候,Madison Mountaineering團隊有七位成員到達山峰頂部 ,在日出之前。由於協助一名凍傷的登山者,他們隊伍的部分成員放棄登頂。做得很棒。

Mountain Madness/Mountain Trip混合隊伍則有12名成員取得成功。

Adventures Global團隊的登頂則顯得頗為獨特,Anshu Jamsenpa表示: 「我們非常驕傲地宣布,Anshu Jamsenpa第五次站在珠穆朗瑪峰頂部,同時,也是這個登山季第二次到達山峰頂端。這是首次在兩個不相關聯的情況下在一個登山季內兩次站在山峰頂端。」

Mountain Professionals隊伍幫助患有嚴重血友病的Chris Bombardier登頂山峰。

山峰南坡沒有嚴重問題的報告,不過依然有談論一支「大型」團隊阻礙道路。

此外,根據The Himalayan Times報紙的消息,5月22日,此前沒有購買登山許可從珠穆朗瑪峰南側進行嘗試,併到達海拔約6,000米的1號營地的南非登山者,43歲的Ryan Sean Davy在交付1,000尼泊爾盧比(10美元)的保證金后獲得保釋。他被拘留六日時間。他表示這是他口袋中僅剩的現金。現在,他依然面臨在沒有獲得許可情況下攀登山峰的指控,而且對此的罰金可能高達22,000美元,這是尼泊爾一側珠穆朗瑪峰登山許可花費數額的兩倍。

更多的沖頂嘗試即將到來:2017年珠穆朗瑪峰登山季遠未結束,高海拔營地依然有部分隊伍等待簡短的惡劣天氣周期結束。很多人期待於今日(5月24日)沖頂。

難得一見的山峰北側—南側橫跨

一側鮮少頒發從山峰北坡向南坡進行橫跨的許可,不過上個周末,波蘭登山者Janusz Adamski Adams在自己的Facebook網頁上進行了報告:

珠穆朗瑪峰上波蘭人完成的首次獨立橫跨,不使用輔助氧氣,Janusz Adamski(5月21日登頂),並於登頂日安全下撤返回3號營地。

而且更為令人震驚的是這位六個月前為嘗試珠穆朗瑪峰而移居美國科羅拉多州Apsen地區的登山者表示,一旦自己到達頂峰,便會向西藏自治區一側進行橫跨 。 顯然,這樣的舉動也會令其在一側遇到很大麻煩。

原來那位牛逼的波蘭登山者是非法攀登

波蘭登山者 Janusz Adamski 於5月22日從珠峰北坡登頂之後從珠峰南坡路線下撤,均無氧。他在22日安全下撤至三號營地,並在昨天(5月23日)下午到達盧卡拉,試圖返回加德滿。

艾瑪,西藏登山協會(CTMA)的一位官員證實,他們的官員正在尋找這位波蘭登山者,因為他自5月21日失去聯繫,她說道:「所有從珠峰北坡路線的登山者都應該從這方向下撤,但是Janusz迄今沒有這樣做」她通過電話告訴記者,一名聯絡官還在西藏邊高營地(ABC),等著他,並補充道「CTMA沒有向登山者發放過任何可以從北坡翻越至南坡的登山許可證,如果Janusz的攀登屬實,這算是非法的。」 據她介紹,根據CTMA發放的登山許可證,Janusz應必須在登頂后從北坡路線下降到ABC。旅遊部總監Dinesh Bhattarai表示,如果Janusz在尼泊爾,他將根據國家移民法規和旅遊法被予以處罰,他聲稱他將無法從加德滿都機場出境。

根據the Himalayan Database網站的消息,歷史上僅有34次橫跨,而只有一次沒有藉助輔助氧氣,Jozef Just在嘗試過程中遇難。(據悉這是一次未取得合法手續的橫跨攀登)

死亡和救援

並非每個人都度過了一個出色的周末。The Himalayan Times報紙報道,因為患有與海拔相關的病症,五名登山者被直升飛機從尼泊爾一側的2號營地救援。失蹤登山者Ravi Kumar的遺體已經找到:

5月22日,周一,印度登山者的屍體被發現,這是他從世界海拔最高山峰下撤後失去聯繫兩日之後。

夏爾巴搜救人員找到了印度登山者Ravi Kumar的遺體,不過,根據Arun Treks and Expedition隊伍的土登夏爾巴表示,根本無法移動屍體。他說到,看起來,Kumar從線路滑墜約200米距離(650英尺)。

27歲的Ravi Kumar的家人希望「不惜一切代價」能夠將他的遺體帶回家。顯然這意味著,被要求執行任務的8到12位夏爾巴協作的生命也將面臨巨大的風險。據報,Ravi的身體位於陽台附近的一個200米深的裂縫中,海拔大約在8412米,估計會花費超過6萬美元的救援經費。

尼泊爾登山協會(NMA)主席表示:「在8400米的極高海拔之下,下到進分200米的深裂隙,找回遺體,這將會是珠峰之上執行的有史以來最複雜的一次救援,這也是為什麼救援人員有50%生存機會的原因。」

到現在,在夏爾巴協作團隊於5月15日開通攀登路線之後,至少有220名登山者已經從尼泊爾方面登頂珠穆朗瑪峰。

珠穆朗瑪峰急診室提供了漫長救援線路的公開更新,同時還有他們在登山季如何與所有團隊協作應對健康問題。

圖文參考:夏爾巴探險+喜馬拉雅山論壇

識別加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