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論道】「八百壯士」魂歸處,豈容「精日」褻忠骨!

【論道】「八百壯士」魂歸處,豈容「精日」褻忠骨!

近日,有網友微博爆料,4名「精日」(精神日本人)身著二戰日軍制服,在上海抗日遺址四行倉庫拍照。當事人還發文「自high」:很刺激,引發輿論一致撻伐。

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回應:

「紀念館嚴重憤慨,高度重視,嚴厲譴責此無恥、褻瀆行徑,立即與四行倉庫物業管理單位百聯物業溝通並調查相關情況。」

網友同樣怒不可遏:

@LL一隻在內心橫的獅子

居然在四行倉庫,真心不打一頓就覺得對不起當年死去的同胞和將士。

@煙雨-紫陌

四行倉庫我去參觀過,我不知道這些人腦子怎麼想的,也不知道他們的先人在那場戰爭里是什麼角色。那些為了這個國家和民族犧牲的人,不能被記憶感恩,難道還要在他們犧牲的地方,受此侮辱嗎?我們的血性已經沒有了嗎?我的祖輩也是在那場戰爭里扛槍殺敵的人,悲哀,憤怒!

@周渝-衛國歲月

不是上綱上線,這在別的地方玩日軍我也可以理解為軍迷玩玩,但這幾個穿這身到四行倉庫去是幾個意思?另外,能穿上這身,不可能不知道四行倉庫是什麼地方,這樣看性質就太惡劣了!實在讓人生氣!

目前,上海警方已經介入,正在對這一惡劣事件進行進一步調查。這4名所謂「精日」,你們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

或許還有不少人對四行倉庫有些陌生,但想必大都聽說過「八百壯士」的抗戰故事。

四行倉庫建於1931年,位於閘北區南部、蘇州河北岸,原是民國時期重要金融機構大陸銀行和四行儲蓄會的倉庫。淞滬抗戰爆發后,這裡因為謝晉元帶領「八百壯士」奮戰殺敵的事迹而廣為人知,「四行孤軍」的故事也因此流傳起來。抗戰時期膾炙人口的《歌八百壯士》唱的就是這一歷史事件。抗戰勝利70周年之際,整修之後的四行倉庫於8月13日正式對外開放,成為上海重要的抗戰紀念地。

四行倉庫彈孔猶存,這些人卻在此穿上日寇軍裝美滋滋地拍照,這是褻瀆歷史、侮辱英烈、踐踏底線的行為。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事一出,讓人不禁聯想到前幾日「兩名人在德國國會大廈行納粹舉手禮被逮捕」一事。8月5日,兩名遊客被德國警方以涉嫌「使用違憲組織標誌罪」逮捕!雖然他們在各繳納500歐元的保釋金后被釋放,但仍有可能面臨刑事訴訟,最高可判處3年監禁。

在網友紛紛驚於「擺個pose就進去了」的同時,更多人也了解到了德國在涉及納粹言行方面的嚴苛法律。

德國刑法有多條直接涉及納粹:

可用於復辟納粹組織的宣傳品禁止持有與傳播,違者也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罰款。納粹萬字元、「希特勒萬歲」口號、「勝利萬歲」口號、納粹舉手禮、納粹黨歌都屬於該法條的管制範疇。

傳播或在公開場合使用違憲組織標誌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罰款;旗幟、圖形、制服、口號、問候禮都屬於「標誌」的表現形式。

贊同納粹行為、否認納粹罪行的,將以「煽動民眾罪」被判處3月至5年有期徒刑。

1994年,德國議會通過《反納粹和反刑事犯罪法》,禁止使用納粹各種元素尤其是希特勒形象,旨在從法律上限制納粹的死灰復燃。

1997年,德國實施「信息與通訊服務法」,著重打擊惡意言論、謠言的網路傳播,特別針對種族主義、納粹主義。

多年來,在上述「反納粹法」的規制下,這條底線已經深深烙印在當代德國人心中。

其實不只德國,奧地利也有相關法律。

《禁止納粹法》《制服禁止法》《徽章禁止法》等規定行納粹禮、使用納粹標誌等都屬違法行為,將受到「人民法庭」的審判,量刑5年至10年。2005年11月,一貫否認納粹大屠殺的英國作家大衛·歐文在奧地利被捕,后被判處3年徒刑。

也有媒體曾報道,三名俄羅斯少女因在黑海邊的「二戰」紀念碑旁大跳電臀舞,被俄羅斯當地一法院判刑入獄。

反觀,近年來,褻瀆歷史,侮辱英烈的事件雖屢有發生,但懲處力度相比外國卻要輕不少。

1、@作業本與加多寶侮辱邱少雲

2013年,微博賬號@作業本發文稱:「由於邱少雲趴在火堆里一動不動最終食客們拒絕為半面熟買單,他們紛紛表示還是賴寧的烤肉較好。」兩年後,加多寶公司在營銷活動中再提此事,其發文稱:「多謝@作業本,恭喜你與燒烤齊名。涼茶挺你,開店送你十萬罐。」2015年,邱少雲之弟邱少華向大興法院提起訴訟,維護哥哥名譽權,並勝訴。加多寶、@作業本運營者被要求公開道歉。

不只邱少雲,狼牙山五壯士、董存瑞、劉胡蘭等英雄都遭受過歷史虛無主義者的侮辱,但最終都更多是被要求道歉了事。

2、少年破壞烈士陵園

2014年,一名少年在清苑縣南段庄烈士陵園的英雄紀念碑前做出各種不雅動作,還將一墓碑踢倒。后被損壞的墓碑被修復,當事少年被批評教育。

3、男子坐在紅軍雕像頭上拍照

2015年,吳起中央紅軍長征勝利紀念園內,一名男性遊客爬上女紅軍雕像並坐在其頭上拍照,面帶微笑。后該男子被列入為期10年的「全國遊客不文明行為記錄」。

如此種種,促人反思,為何忠骨總蒙塵?一個重要原因恐怕就在於,缺乏法律法規層面的嚴懲機制。

每每出現此類情況,我們都會義憤填膺,然而狂轟濫炸的譴責與聲討之後,便往往沒了後續,最後就是不了了之。就拿邱少雲受辱事件來說,正義最終得以維護,但這個過程卻頗為艱辛。再轉念一想,尚有親屬在世的英烈名譽權或有人維護,但千千萬萬已無後人的烈士們呢?對褻瀆歷史、侮辱英烈的行為,不應該只停留在道德譴責與民事自訴的層面,這樣震懾力實在太弱。在這一點上,德國的做法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一個手勢都可能坐上三年牢,穿上法西斯軍裝在英魂歸處招搖更不應被輕饒。

很多人說,沒必要那麼較真。但是公道君(ID:bjrbplb)認為,凡事都有底線,歷史不容抹黑,英烈也不得受辱。有些事能包容,但有些事不能忍。不然,在太平盛世下的我們,怎麼對得起那些為了今日和平而拋頭顱灑熱血的將士。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