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決定放下前任和現任好好在一起,但一起已經太晚

我決定放下前任和現任好好在一起,但一起已經太晚

如果沒有你沒有過去,那該多好啊,與他分手后我開始沉淪。

六月的夜晚。十二點了,熱鬧的街折騰的累了,此時已恢復安靜。路燈昏黃,偶爾看到一兩個夜遊者。

我站在街口。T型街口。

就在這個街口,四年前,他說要我做他的女朋友。也是在這個街口,他摟著另一個女孩兒從我面前走過,而時間也不過是三年半之前。從這裡開始,從這裡結束。

從原點出發,最後回到原點,是否算得一種圓滿?

四年前,剛進大學。他是我第一眼就注意到的男生。一米八的個子,身體稍顯笨重,和他在一起,安全感就像綾羅綢緞將我包裹。跟他在一起的半年裡,我享受著的,是快樂。他跟我搶碗里的最後一口飯,讓我背著重達二百斤的他在沙灘上走,有時他像流氓無賴似的粗暴的吻我,完全不顧我的反抗幾乎將我窒息的擁抱。

一切的一切,都是快樂。

然而,半年後一切都變了。大學第一個寒假,在家裡我給他打電話,告訴他一件事:我跟前男友剛剛分手。半年的時間裡我同時擁有兩個男朋友,我一直沒敢告訴他。當我終於鼓足勇氣切斷與前男友的關係,並經過很大的努力克服內心的痛苦把事實告訴他時,他終還是不能接受。

他無法原諒我的欺騙——或者用他的話——玩弄。

我哭了很多次。數不清的哭泣,依然無法滌盡心裡的痛苦。

錯在我的自私,自己釀的苦果,只有我自己承受。

再次回到學校,他與我已經形同陌路。而就在這同一個街口,他摟著另一個女孩兒從我面前走過,眼裡的嘲諷和抱負,像一根針刺痛著我的心。

在那之後,我變了。我開始找男朋友,不停地找男朋友。或者說,伴侶。

是要麻醉自己,還是單純的尋找刺激?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開始沉淪,我選擇了沉淪。我找過一個理髮店的白臉小生。那次我去阿森的理髮店去做頭髮,他給我洗頭時,手指纏繞在我的頭髮里,一股觸電般的感覺從頭頂傳遍全身。我不由自主地抓住了那雙手。每次去找他,我都讓他給我洗頭髮。一晚上洗六次,或者七次,我抵擋不住那種感覺。

我找過一個小公司的職員。從網上認識他之後,不久跟他去了他的家。我喜歡他卧室里的那張床,很大,很舒坦。躺在上面,像躺在天鵝絨里。我在那張床上睡覺,吃飯,看電視,和他做愛。我愛那張床,我愛那張床上的一切感覺。

我整天沉浸在瘋狂的刺激中。

我找過彈鋼琴的男生,也找過掉了頭髮的中年老男人。

他們帶給我的刺激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也許,差別只是付給我的鈔票有多有少。區別,僅此而已。

我在不知不覺中熟悉了這樣的生活。

四年了,我回到了這個街口,這個原點。薇兒還是薇兒,只是,不再是四年前的薇兒。

風有些涼了。我摘下高跟鞋,赤腳踩在地上,有一絲涼意從腳心傳往全身。

一個男人朝我走過來,二十多歲,和我一樣的學生。身上一股刺鼻的酒精味兒,眼裡閃著令人生厭的光。「妹妹,要不要出去休息會兒?」

我微笑著,看著他。然後舉起手裡的鞋子朝他摔了過去,那一刻,我的心裡有一股說不出的輕鬆。

那一刻,我回到了原點,回到了四年前的原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