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的回憶錄之我的父親

我的回憶錄之我的父親

記得當兵走的那天是我十八周歲生日,我暗暗的告訴自己長大了。努力裝作堅強的樣子,主要是不讓父母擔心,家裡就我一個孩子,父母肯定是捨不得的。他們也沒哭,但是我發覺了他們眼神深處的那份濃濃的不舍、以及擔心。我可能從小就是那種不安分的孩子,雖不是那種大大咧咧的,但也足夠叛逆,沒有離家的不舍,沒有那份離別愁緒。有的只是對未知的迷茫,忐忑不安而已。

說我不夠堅強吧!我又很堅強,但是性格偏軟的,不好鬥,不爭搶,缺少了一股野性。這是我最大的缺點,甚至可以說缺陷。因此造成我不喜歡錶達,走的很平靜,村裡敲鑼打鼓送我去武裝部,對他們來說當兵是榮幸的,可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諷刺。全庄出名的未來的大學生,居然去當了兵,奇葩吧!扼腕嘆息嗎?其實對當時的我是一種解脫,因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學習不在那麼好了,調皮叛逆導致我成績如大壩決堤,一瀉千里。當然了,並不是不可能再好的,只是信心已經不在了。而且受了雞湯的蠱惑,想要出去闖蕩,盲目的相信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有錢人,因此放棄了讀書,選擇當兵。

其實在我的生命力圖中從未想過我會去當兵,純屬偶然,一切都像是巧合,但又是命中注定。我爸讓我參加體檢,因為是免費的,我湊個名額。就這麼稀里糊塗的參加體檢,過了,複檢,過了。村長因為賭博被撤了,我們鎮武裝部部長來臨時代替,一分錢沒花,這兵驗上了。好巧不巧,真是稀里糊塗的就去了。

10年12月13號,我記得很清楚,那一批我們走了幾十口,坐滿了一大巴。車窗下是人頭攢動的父母親朋,我隱約記得我四娘在我上車的時候哭了,而我卻忘記了我父母哭了沒有,或許哭了,或許沒有。只知道等我坐好后,再去尋找窗外我的父母的身影,卻被茫茫陌生的人所淹沒。也可能是我不敢看到我父母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思緒。也許是他們在我上車的那一刻,再也壓抑不住的深深的不舍,讓他們哭的無所適從,卻怕我看到,從而躲在角落裡獨自的哭泣,只想給我留下一個堅強的背影。那一幕時而模糊,時而清晰浮現心頭。卻是我一生都揮之不去的遺憾。

似乎是從那開始我父親就突然老了,不。確切的說應該是從我確定當兵的那一刻起吧!因為我的決定,他的夢破滅了,那會還小,並不懂得父親把他曾經錯過的大學夢嫁接到了我的身上。對於從小就聰明的他,那是他一生的遺憾,因此把我培養成大學生就是他畢生的追求。這個只求也因為我的當兵而徹底破碎了。那天我坐在床頭說我不上了,幾乎是吼著出來的,他蕭瑟的蹲在牆角,是那麼無助,那麼讓人心疼。而我卻不懂,依然我行我素。他彷彿再對我說,亦或是對自己說:「陽陽你想幹嘛?你到底想幹嘛?」就在那麼一瞬間,在我心中高大的,足以為我遮風擋雨的父親,變老了。

那是我心中永遠也抹不去的痛,現在的我,多想當著他的面跟他說:「爸,我錯了」,但是我說不出口,或許是不知從何說起。

未完,待續。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099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