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產婦跳樓,到底是誰的錯?

產婦跳樓,到底是誰的錯?

午飯後,辦公室沒人,淼哥坐在辦公桌前看呂思勉寫的《白話本國史》。

娟妹一陣風似的跑過來坐下:「淼哥、淼哥,昨天在朋友圈刷屏的那則新聞,你怎麼也不發表一下觀點?真是妄稱婦女之友!

一位懷胎十月的媽媽,因為受不了分娩之痛,苦苦哀求老公和親人做剖宮產。

都幾次跪地祈求了,可這群冷血的家屬,愣是不肯簽手術同意書。

產房的醫務人員三番四次建議這位媽媽手術,可就因為愚昧的家屬不肯簽字,醫生沒辦法給這位可憐的媽媽剖宮產。

最後,這位媽媽萬念俱灰,竟然從5樓跳下去,一屍兩命。這都什麼年代了,一位媽媽沒辦法為自己的身體做主。真是應了網上那句話:不懷孕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給的是人還是狗!」

淼哥頭也不抬,繼續看書:「這麼大的事情,我當然關注了啦,又是我們婦產科的事情。

只是前天看到醫院的聲明和家屬的聲明,我從潛意識裡懷疑這次羅生門事件,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醫院聲明

家屬聲明

娟妹瞪大了眼睛:「淼哥,你沒發燒吧,這話你也敢說?知道現在網上輿論一邊倒嗎?你是想服垢弊以矯俗干名,話奇葩以博人眼球嗎?

我勸你睜大眼睛看看,網上但凡自己有個一畝三分地的大V,都恨不得把那個老公扒皮抽筋,掛起來鞭屍。

現在輿論基本定型了,你最多在我們科室算個芝麻大的人物,出了這個門就沒人認識你是哪根蔥了。

你無論在醫療界還是在自媒體界,都排不上名號,螢燭之光豈能與浩日同輝?

亂說話,聲音很快會被湮沒,一群人把你罵出翔,最終也改變不了什麼。」

淼哥嘆了口氣:「昨天我在朋友圈已經就此事總結了幾點:

1、任何爆炸的輿情,都會出現反轉;

2、與其爭論對錯,不如深思如何杜絕;

3、很多人是為了情緒宣洩,不是為了事實真相;

4、再離奇的情節,也撐不起吃瓜群眾一周的關注;

5、家人是最傷心的,失去親人還要被罵;

醫院是最委屈的,處處小心還要賠錢。

6、社會遵循叢林法則,不被發現才能生存,輿論會讓事情失去控制。

這件事情,我沒有去了解全部經過,但從周一醫院和家屬相繼發表的聲明分析,家屬一方還算冷靜克制,從現有信息看,不能稱之為醫鬧。

昨天晚上,醫院方發布了《關於8.31產婦跳樓事件有關情況的再次說明》,本來想裝傻的我,又被勾起了火。

醫院提供的資料

家屬的聲明

從公布的醫療文件分析,再推敲雙方各自對事情的描述,我個人認為,家屬敘述的過程更合理,比較符合邏輯。

我也不想用什麼《侵權責任法》和《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的有關條款來解釋,為什麼醫院說孕婦簽過委託書,他們就必須有孕婦老公的簽名才能做手術。

因為根本解釋不通,法律是另一門學問,不亞於醫學。至於是用法還條例,只能等涉事雙方的律師自己去選擇更有利於己方的條款。

我不是律師,但我是一個有多年臨床經驗的婦產科醫生,又是一個典型的處女座A型血雞婆男。

通過網上公布的病程記錄,可以分析出不少漏洞,具體是什麼我肯定不會說,屬於專業知識。

孕產婦死亡,是很大一件事情,就算雙方法庭外和解,當地也會組織有經驗的婦產科專家進行病歷討論。

連我這樣的小咯嘣豆都能發現問題,當地婦產科的大佬們目光如炬,也肯定能發現問題。」

娟妹一臉不屑:「腰裡別個死老鼠,假裝打獵的,我就看不慣你裝逼的樣子,你肯定是在強詞奪理。」

淼哥笑了笑:「網上很多都是些噴子,為了泄憤而罵人,不惜當標題黨。

我就舉一個例子:醫院的聲明裡說,有視頻顯示,孕婦兩次跪在地上,向家屬哀求做剖宮產,還專門放了照片,畫了紅圈。

你仔細看看所謂的跪地的姿勢和角度,再看看視頻顯示的時間,再看看產程記錄。

孕婦是在跪地求饒嗎?她是宮口近開全,疼痛難忍后採取的一種比較減痛的姿勢——鴨子坐。

很多吃瓜群眾不知道生孩子的過程,現在講究自由體位,怎麼舒服怎麼來,所以在產房裡看到這種姿勢不奇怪。

這怎麼就變成很多媒體口裡的『跪地求饒』了呢?不要罔顧事實去臆測。

類似破綻還有很多,我真的不想再說了,就讓一切成為秘密吧,因為這件事情,肯定沒有人願意發生。

孕婦沒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可悲,她最終選擇跳樓,和自己的性格缺陷有關,整個事件中應該佔主要責任;

醫院沒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無辜,根據『海恩法則』: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後,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整個事件中佔次要責任;

家屬沒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可恨,沒有那麼多壞人,也沒有那麼多陰謀論。喜事變成喪事,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們活在世上其實很痛苦。

另外,可憎的婆婆也沒那麼多,大多數老人家還是同情達理的;

鎮痛分娩也沒有想象的那麼神奇,任何治療都是有利有弊……」

娟妹好奇的問:「生孩子,到底該聽誰的?是孕婦本人、還是醫生、還是家屬?」

淼哥45度望著天花板:「每個孕婦的情況都不一樣,醫生會根據產力、產道、胎兒及母親精神心理等四個因素來綜合判斷。

不到寶寶生出來的那一刻,沒有哪位產科醫生敢打包票一定能順產。

整個過程,我會積極和孕婦本人溝通,家屬不會左右我的判斷。在我眼裡,生命是第一位的,我願意為之承擔責任。

至於孕婦墜亡這件事情,我建議雙方走法律途徑,儘快解決,畢竟生活還要繼續。

而小夥伴們的辯論最好冷靜而理性,否則一通喧囂后,悲劇只會換一個馬甲重演。」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