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連19歲女孩留言要跳橋自殺 一個月前與家人鬧過矛盾

大連19歲女孩留言要跳橋自殺 一個月前與家人鬧過矛盾

從5月21日晚間10時開始,大連本地一微博信息引發熱心市民關注,在夜色朦朧的跨海大橋上,有一個牛皮紙袋子,上面寫著「我跳海自殺了,包里有錢,請寄給……」在附了一個內蒙古通遼的地址后,還有一個手機號碼。

女孩叫王雅慧,19歲,身高在1.6米左右,體重約100斤。如果你在大連發現這個姑娘,請立即聯繫其家人:13948146767。

有網友勸女孩珍惜生命: 「孩子,你所厭倦的現在是多少人回不去的過去。」

19歲女孩留言要跳橋自殺

22日上午,記者撥通了牛皮紙袋子上的手機號,這是一個歸屬地為內蒙古通遼的號碼,機主李先生證實事情的真實性,他表示自己是當事人的姐夫,22日一大早他和愛人及大姨姐剛從外地趕到大連。記者與其聯繫時,他們正與警方趕往發現紙袋的現場。

李先生告訴記者,當事人是他妻子的妹妹,今年19歲,目前他獲悉妹妹是19號晚上從當地乘火車,20日到達大連的。「昨天(21日)晚上她突然建了個微信群,把她兩個姐姐和我都拉到裡面,她先是分享了一個地址,而後留言說了一些以後不能照顧父母的話。」李先生說。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后,他們立即與妹妹聯繫,但是電話始終無人接聽,無奈之下他們在外地向大連警方求助。 來連的火車上結識一異性青年 「警方趕到后,沒有見到人,橋上留著牛皮紙袋,衣服鞋子,手機也在紙袋裡找到了。」李先生說,紙袋上留的地址是他在通遼開店的地址。

21日,李先生等人趕到大連后,從警方拿到了妹妹的手機,發現很多微信聊天記錄已經刪除了。他們在通話記錄中發現一個大連本地的號碼,打過去是一男青年,對方表示自己是在火車上與李先生的妹妹結識的,20號到大連后還請她吃了頓飯,當時看不出任何異常,但是21日再聯繫時,李先生的妹妹就不怎麼說話了,但表示「我來大連就是自殺的」,男青年當時沒在意,接到李先生的電話后表示非常驚訝。

另外李先生告訴記者,這位男青年已經帶他們前往妹妹住宿的賓館,賓館記錄顯示妹妹一個人在此開房居住,並於21日下午4時左右獨自退房離開。

一個月前與家人鬧過矛盾

不過,老家妹妹的好友向李先生等人提供的線索是,妹妹曾對好友表示到大連來玩玩,很快就回去。因此對於這兩種不同的說法,他們在擔心之外又感到不解。

李先生表示,自己在通遼市開了一家餐飲店,妻子是妹妹的二姐,此前妹妹在店裡工作,這也是妹妹在牛皮袋上留下店鋪地址和自己號碼的原因。大約一個月前,姐倆兒因為瑣事吵架,妹妹離開。回頭又在通遼市一家影樓找了份前台接待的工作,並租了房子,此後姐倆兒沒再見面。但是妹妹和大姐一直有聯繫,母親節當天還一起和父母吃飯,當時也沒有任何異常表現。因此對於妹妹突然離開,並留言跳海自殺,他們覺得非常意外。

家人還抱著一線希望在尋找

據了解,當日上午一行人到跨海大橋現場后,發現妹妹的帽子扔在護欄上,姐倆頓時崩潰。但是由於沒見到人,對於妹妹是否跳橋,他們並不確定。

李先生懷疑妹妹並沒有真跳橋自殺,一是發生的矛盾不至於讓妹妹輕生;二來妹妹最後一條微信發佈於21日晚7時23分,是跨海大橋主橋的遠景,沒有文字,而妹妹在微信群中發布位置分享時,是當晚7點55分,他認為20分鐘的時間,妹妹走不過去;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在現場發現,跨海大橋的橋欄很高,自己1米87的個頭都不容易翻上去,何況妹妹只有1米6左右,而且橋欄外還有很寬的護橋裝置,不容易直接跳到海里去。

基於以上幾點,家人還抱著一線希望,同時需要得到了解相關情況的好心人幫助。

有人提供線索 有人希望是場虛驚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目前大連市公安局海上分局已經介入調查,大連藍天救援隊也協助幫忙尋找。

22日中午,本報官方微信發布信息后,一名叫「緣」的網友看到照片提供線索稱,21日晚自己在跨海大橋徒步時注意到了這個女孩,她是從傅家莊那邊的口上的橋,當時是7點30分左右,女孩一邊打電話一邊獨自走,走得很慢。網友「緣」稱晚8點20分自己往回走時,在跨海大橋主橋的附近又看到了女孩,當時她面朝大海,仍然在打電話,「我還隱約聽見她說『我在跨海大橋上』。」網友「緣」表示。

同時不少網友留言表示「希望是虛驚一場,女孩能平安歸來」,另有網友規勸:「孩子,你所厭倦的現在是多少人回不去的過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