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銀行瘦身:四大行半年裁員2.5萬 近半利息凈收入減少

銀行瘦身:四大行半年裁員2.5萬 近半利息凈收入減少

美聯儲縮表節奏屢屢上演「狼來了」的故事,一舉一動讓外匯市場劇烈波動。但商業銀行的縮表瘦身進程卻已經寫在了上市銀行的半年報中。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四大行員工總數較去年底減少了超過2.5萬人,近半在A股上市銀行的利息凈收入出現減少。

今年上半年,在A股上市的25家銀行總資產突破145萬億,但資產增速卻僅為4%,這一增速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在金融去槓桿、銀行監管加強的背景下,銀行資產規模擴張的腳步可能會越來越慢。

銀行凈息差仍然在收窄。今年上半年,商業銀行凈息差創下自2010年以來的新低。上半年,在A股上市的25家銀行有12家利息凈收入出現下滑;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的壓力尤甚。

當下,銀行正快速分化。今年上半年,工商銀行成本收入比罕見排在上市銀行首位,成為收入比最低的上市銀行。

在宏觀經濟見底,銀行不良資產威脅解除的背景下;銀行業正重新回到大象起舞的時代。

銀行擴張規模放緩:上半年資產增速僅4%

據財報,今年上半年,25家A股上市銀行總資產為145.07萬億,與2016年底相比,上漲4.14%;而在上年同期這一數字為7.49%。事實上,部分銀行的規模甚至開始收縮,比如中信銀行。截至今年6月底,中信銀行總資產為5.65萬億,與上年底相比下跌4.72%。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財報繪製的25家A股上市銀行總資產走勢:

銀監會也證實了這一趨勢。據銀監會數據,截至今年6月底,境內商業銀行總資產為183.85萬億,與上年底相比,增幅為4.49%;而在上年同期,這一數字為8.77%;資產增速已腰斬。

銀行擴張腳步的放緩,與監管加強有關。今年以來,銀監會先後下發《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等多份監管文件。

此前幾年,銀行資產規模曾快速膨脹。以四大行為例,2010年,四大行的總資產為45.06萬億;2015年,這一數字已大幅飆升至75.16萬億。短短五年時間,四大行的總資產就增長了66.79%。此外,股份制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的資產擴張更為迅猛。據統計,2010年—2015年,城商行資產增速未曾低於30%,2011年增速更是高達50%以上。

資產規模的快速膨脹,曾推動了銀行利潤的大幅增長。在2009—2012年間,銀行利潤增速曾高達雙位數。但在今年上半年,25家A股上市銀行凈利潤為7573.15億,同比增速僅為4.91%。

銀行瘦身:工行收縮網點,四大行員工減少超2.5萬

在銀行資產規模擴張放緩之際,銀行員工數也在減少。截至今年6月底,工商銀行員工數為454073人,與去年底的461749人相比,減少了7676人。事實上,今年上半年,四大行員工數都在下滑。截至今年6月底,四大行員工總數為160.4萬,與上年底相比,減少了2.57萬人。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財報繪製的四大行員工總數走勢:

不只是四大行,交通銀行的員工數也由上年底的92556減少到91213人,減少了1343人。同期,招商銀行員工也由70461人減少到70325人。

不僅員工數在減少,銀行網點也在收縮。截至今年6月底,工行物理網點數為16270家,與上半年底相比減少了159家;同期,其自助銀行數量也下降了1784家。此外,建行營業機構數上半年也減少了25家。

銀行獲取低成本存款難度加大,近半銀行利息凈收入下滑

資產規模擴張放緩,除了與強監管有關外,還與銀行獲取低成本存款難度加大有關。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天弘餘額寶資產凈值為1.43萬億,與去年底相比,短短半年時間,就增加了6000億。根據最新的統計:截至今年7月底,非銀金融機構存款規模達14.5萬億,與今年1月相比,大幅增加1.67萬億,增幅達13%。

非銀機構大量吸納資金,使得銀行活期存款出現減少。據央行數據,截至今年7月底,個人活期存款餘額為23.81萬億,與上月相比減少了約4000億,這是今年以來,第三次出現個人活期存款的明顯減少。

銀行凈息差延續了此前的跌勢,維持在最近7年的低位。據銀監會數據,今年第二季度,商業銀行凈息差為2.05%,雖較今年一季度有所回升,但仍處於自2010年以來的歷史低位。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銀監會數據繪製的商業銀行凈息差逐季走勢:

在此背景下,今年上半年,25家上市銀行利息凈收入為13353.01億,同比漲幅僅為0.9%。事實上,有12家上市銀行的利息凈收入出現下滑;這其中大部分為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

工商銀行成本收入比排首位,大行投資價值顯現?

在資產擴張受限,息差收窄的壓力下,部分銀行將目光轉向非利息收入。比如,今年上半年,上海銀行非利息凈收入達到61.88億元,同比增加51.37%;非息收入佔比也達到40.2%。

但在金融業監管加強的背景下,並不是所有的銀行都能實現非息收入的大幅增長。今年上半年,25家上市銀行中,10家銀行的非息收入出現下滑。其中南京銀行非息收入同比大幅下降了33.56%。

事實上,當下銀行重新回到了比拼核心業務的競爭能力上,尤其是獲取低成本資金的能力上。四大行因擁有龐大的零售網點,獲取存款能力較強;農商行經營的地區主要分佈在縣域和農村地區,這些地區受利率市場化和理財產品發展的衝擊相對較小。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主要分佈在省會和其它大型城市,受到非銀機構和四大行的雙重擠壓,壓力正越來越大。

成本收入比是衡量銀行效益的重要指標,此前,城商行和股份制銀行多排在上市銀行前列。但在今年上半年,工商銀行成本收入比為21.01%,排在所有上市銀行首位,成為成本收入比最低的上市銀行。下圖為麵包財經根據財報繪製的2017年上半年A股上市銀行成本收入比:

今年上半年,工商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57%,較去年底下降了0.05個百分點。此外,工商銀行的撥備覆蓋率也在上升。在宏觀經濟好轉的背景下,不良貸款對銀行尤其是四大行的威脅正快速解除。

年初至今,工商銀行股價已經上漲了約40%,大幅跑贏上證指數,復權股價已經創下歷史新高。縮表瘦身之後,銀行業似乎又到了大象起舞的時刻。

去年初,當四大行股價節節下挫,工行股息率遠超5年期存款利率時,我們曾探討一個問題:如果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與其將錢存在銀行,還不如乾脆買工行這樣的超級大麥克。

一年多之後,市場給出了答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