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儲能市場需要投資而非投機

儲能市場需要投資而非投機

處於井噴前夜的儲能市場,正迎來一波又一波爭先恐後的淘金者。它們當中,既有中航鋰電、淄博火炬、億緯鋰能、中興派能、南都電源、杉杉股份等眾多國內企業,也有LG、三星等知名外資企業。

政策層面上,今年以來,國家能源局先後就《微電網管理辦法》和《關於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向社會徵求意見,讓儲能市場再升溫。

儲能為何有這麼大的魔力?儲能市場中,誰有獨領風騷的潛力?針對呼之欲出的儲能補貼,淘金者們又如何看待?在近日舉辦的第七屆國際儲能大會上,記者就這些問題進行了深入採訪。

鋰電池企業紛紛轉戰儲能市場

中電聯常務副理事長楊昆日前表示,新能源消納問題尚未得到有效解決,2016年全國棄水、棄風、棄光電量近1100億千瓦時,造成大量清潔能源投資浪費。

另一方面,傳統電網負荷運輸和調峰壓力大,難以適應不斷增長的用電需求。根據國家能源局發布的統計數據,2016年第三產業和居民用電量分別增長了11.2%、10.8%,速度不可謂不快。

作為連接發電側、供電側和用電側的橋樑,儲能存在的意義非同小可。簡單地說,儲能系統的應用,可有效彌補可再生能源發電的隨機性,提高其消納水平和電網的穩定性;支撐分散式電力、微電網乃至能源互聯網,是推動主體能源由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更替的關鍵性技術。

珠海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魏銀倉在大會上表示,「儲電」是當前全球儲能市場上最後一塊大蛋糕,無論是什麼技術路線、材料體系,都希望從這塊蛋糕當中切一塊。而經過多年發展,發電、變電、配電產業技術裝備都已經非常成熟,步入世界先進行列,在「儲電」這個環節也絕不能落於人后。

誠如魏銀倉所言,嗅覺靈敏的企業紛紛盯上了儲能這塊蛋糕,其中尤以具備先天優勢的鋰電池企業居多。

國網能源研究院電網綜合發展研究所副所長李立理告訴記者,在強政策刺激下,2014~2015年國內電動汽車銷量規模連續兩年都實現了3倍以上的高速增長,由此帶動了鋰離子動力電池企業高速發展。不過由於競爭激烈,加上准入門檻提高,不少鋰電池企業便轉向市場廣闊但尚未爆發的儲能領域。

記者注意到,近兩年舉辦的各種展覽會、峰會、論壇上,推出儲能產品的鋰電池企業層出不窮。

一個新興產業規模擴大后,必然會促進成本下降。據了解,全球鋰電池儲能系統價格自2010年以來持續下跌。2013年到2016年,鋰電池儲能系統均價從599美元/千瓦時,跌至273美元/千瓦時,跌幅超過一半。

在國內,儲能領域價格戰也很激烈。有業內人士稱,僅今年一季度,部分鋰電池儲能產品價格下滑幅度就達20%左右。成本大幅下降意味著,儲能距離商業化、規模化應用時代真的不遠了。

儲能產品應具備幾個基本條件

儲能的技術路線繁多,僅電化學類儲能就包括鉛酸電池、鋰離子電池、鈉硫電池和液流電池等。這些電池是近年來儲能市場上的焦點,實際應用也較廣。但面對眾多技術路線,有人可能會疑惑:「究竟哪種是最好的?」對此,魏銀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不能全盤否定某一種技術、某一種材料,即便是不夠環保、循環壽命不足的鉛酸電池,也有成本低的長處。

「但任何一個有商業化應用前景的儲能產品,不管是空氣儲能、機械儲能,還是化學儲能,都應具備幾個基本條件。大家都知道,發電設備、變電設備、配電設備壽命都是大於30年的,這就要求與之配套的儲能產品要具備長壽命、高可靠、耐寬溫、規模化等特點,且功率和能量密度兼顧。」魏銀倉領導下的銀隆新能源是全球最大的鈦酸鋰電池、鈦酸鋰儲能系統製造商,其生產的鈦酸鋰電池是全球唯一有著20年應用歷史的電化學產品。據悉,這種電池性能優良,如壽命長達30年,循環充放電次數達25000次以上,符合工業儲能應用需求。

特別是在2016年,銀隆新能源通過加強技術研發,使得鈦酸鋰電池能量密度有效提升60%,製造成本從18元/瓦時降至7元/瓦時,令業內矚目。前不久,銀隆新能源又獲得格力董明珠、萬達王健林等商界名人入股「加持」,一時間全國知名度大增。

目前,銀隆新能源已在全國建成四大產業園,業務涵蓋鈦酸鋰電池材料生產、鈦酸鋰動力電池製造、鈦酸鋰儲能電池製造、新能源汽車整車製造。與此同時,在建的成都新能源產業園項目擬建設鈦酸鋰電池、新能源汽車、充電裝備等產品生產基地。

「規模化產能優勢對於降低儲能電池、動力電池成本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能源研究會儲能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俞振華曾多次表達此觀點,銀隆新能源則正在踐行。

儲能補貼應慎重

本次大會上,儲能補貼是最引人關注的話題之一。在大部分人看來,同光伏發電、風電等新興科技產業一樣,儲能也是需要國家扶持的。

統計數據顯示,到2016年底,電力儲能裝機總規模達2420萬千瓦,僅占電力總裝機的1.5%,其中化學儲能18.94萬千瓦,年增長率超過34%。顯然,與當前能源結構調整和能源創新發展的要求相比,儲能技術與產業的發展還存在較大差距。

《關於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即提出,充分吸引國外經驗,將先進儲能納入可再生能源發展、配電網建設、智能電網等專項基金支持範圍;結合電力體制改革研究推動儲能價格政策,並根據不同應用場景研究出台補償政策。

關於儲能補貼,魏銀倉認為:「應該慎重,不能盲目地指定一個材料體系、技術路線,再制定一個補貼標準」。他建議,可通過政策引導,激活市場。

「不一定非得是補貼政策。其他政策只要能夠引導產業發展,把產能提上來、把成本降下去,就也是一種培育和扶持。」魏銀倉表示,「比如,富麗堂皇的寫字樓比比皆是,但備用的都是柴油發電機。如果把建築法規調整,不許備用落後的柴油發電機,改用高可靠、高安全的儲能系統,那儲能行業還需要補貼嗎?不需要了。」此外,魏銀倉強調,真要補貼儲能的話,補貼對象必須具備上述幾個基本條件。

「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什麼技術路線、材料體系,我認為參與儲能市場都有可能是投機。儲能市場需要的是投資,而不是投機,因為它是一個非常健康穩定的市場,需要投資規模化、經營穩定化、產品安全化。這個市場是很大,但絕對不適合投機者進來操作。」魏銀倉表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