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路遙與陳忠實的精神遺產

路遙與陳忠實的精神遺產

路遙與陳忠實的精神遺產

丁小龍 作家、《延河》雜誌編輯

也許正是因為自己處於寫作的探索階段,甚至是焦灼狀態,所以對這兩位陝西作家有了更大的興趣:他們在三十歲左右到底在想什麼,又寫出了什麼?他們與編輯,與文學刊物,與讀者,以及與同行的關係是怎樣的?是什麼樣的原因促使了他們寫下《平凡的世界》與《白鹿原》?

我在邢小利先生的《陳忠實傳》與王剛先生的《路遙年譜》中找到了問題的答案。與此同時,這兩部風格迥異的作品也帶給了我更多更深層次的思考。具體來說,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路遙與陳忠實的作品呈現出了某種共性。在《人生》之後,路遙用了多年的時間的準備(包括閱讀一百五十部長篇小說,閱讀當年的報紙與縣誌等等),寫下了《平凡的世界》,隨後,又用了《早晨從正午開始》作為對寫作經驗的總結。而陳忠實在寫下《藍袍先生》之後,用了多年的時間準備,修改,最後呈現出《白鹿原》,隨後又用《尋找屬於自己的句子》作為寫作經驗的總結。這種寫作上共同性給我帶來了啟發。

其次,在寫長篇小說之前,要有足夠的中短篇作品作為嘗試。這不僅是對文筆與思想的凝練,也是對不同風格的實踐:在不同的作品中,尋找屬於自己的風格;在不同嘗試中,探索表現世界與自我關係最恰當的方式。比如陳忠實早年的小說與晚期的小說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對照錄,與此同時,也可以看到作者勤奮探索的勇氣與努力。

再次,寫作的過程屬於一個人的精神活動,然而,寫作的結果也不斷的修正與調整。要多與讀者,特別是編輯和同行進行深度的討論,不斷地磨礪自己的寫作技藝。與此同時,要有世界化眼光與國際化思維,要懂得當代世界文學的流向以及藝術的思潮。以此,來確定自己在寫作上的地理位置。

最後,要足夠勤奮,要追求藝術上的精益求精。與此同時,要有理解他人痛苦的能力,要有將整個世界作為自己鏡像世界的文本轉換能力。

與此同時,我很欣賞帕慕克的話:你身處何地,世界的中心就在何地。而作家,就是以自己為起點,以文本為船,然後抵達到更遼遠更寬闊的世界。

這就是路遙與陳忠實的精神遺產。

選自逸蓮品讀第十二期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