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宋月定丨麥子黃了(詩組)

宋月定丨麥子黃了(詩組)

【車過北具灣】

郭家堡子記憶的長線

栓住歷史的彎鉤

撒向村莊的腦海 垂釣

村頭古槐樹

咬住 歷史的咽喉

哽咽出滄桑

幾堆草垛 腐朽著村落

十二眼清泉 淚花點點

水草挺起剛毅的身軀

掩飾著輝煌過後的羞澀

荒涼的大手

緊抓鄉愁的門坎 蔓延

新磚瓦房 眼神無限迷離

訴說著內心的空虛

巷道里傳出

微弱的一聲咳嗽

摔碎在村莊東邊的谷底

疼痛地清晰 清晰

足夠讓這曾經偉岸的北具灣梁

一生回味

【六月,我不想寫詩】

我用什麼語言開頭呢

我選什麼語言讚美

這看似熱烈的夏呢

還是算了吧

忍一忍就到七月了

冰雹洪鬧泥石流

沒有讚歌

也不配有讚歌 讚歌

只會驕縱你的肆虐狂妄

我當然不會縱容

無情冰雹雨的卑鄙

萬物遭遇著一場場

夜幕下偷襲的槍林彈雨

點橫豎撇捺一地

落花流水

我也不忍

看到原本豐腴的田間

徒有幾樹毛桃野杏點綴

還得提醒一下六月

百花齊放的春夏

抵不住 比不得七月秋來

碩果一粒

【麥子黃了】

何來的滿身榮光

何來的累累碩果

何來的畢露鋒芒

你炫耀的那是

父親的血汗

母親的夢想

金黃是母親呵護的歲月

鋒芒是父親堅持的倔強

飽滿的籽粒

是父母譜寫的華章

你是父母的孩子

他們一直在你

成長的路上

麥子黃了

你就該深深地鞠一躬

向母親表達謝意

向父親道一聲吉祥

【麥垛】

時間 咀嚼著大地

扯下幾綹太陽的鬍鬚

然後 深埋

發酵出盛夏金黃的讚譽

每年五黃六月

我就會舉起眼神的長鞭

趕著思緒的羊兒

開始放牧

一片金黃

一彎月鉤啃咬

只剩如針的麥茬疼痛

土地開始空虛

成束的希望

擁抱 如山的盟約

成熟藏匿

麥垛里

汗水蒸騰

生活的希冀

作者簡介:

宋月定,1973年生,中學一級教師,愛好文學,以散文詩歌見長。《詩刊》子曰詩社社員,天水天河詩社社員,望月文學雜誌特約作家。教學論文和作品散見於《天水日報》、《甘肅詩詞》、《望月文學》等報刊雜誌。2015年11月《天水日報.教育周刊》對其作品進行了專版報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