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廣場舞大媽,為廣場舞大爺狂擲130萬

廣場舞大媽,為廣場舞大爺狂擲130萬

我是一個生活在都市陰影里的暗度使,這座繁華都市的大街小巷就是我的辦公室。我把我的經歷加以虛構寫出來,一為娛樂大家,二為警醒世人。

————馬路故事 蓋源於此

近日,一則『廣場舞大媽毆打籃球小伙』的視頻被刷屏了。

我這幾天在家歇著,這個視頻讓我想起了一個一年前發生過的事兒。

反正閑的無聊,我去整理了之前的照片和筆記,跟大家講一講。

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沒有霧霾

霧霾很深的時候,我一般都不想接單子,為此我已經歇了一個多月了。

今天沒有霧霾,突然來了一個小單子。

僱主是個三十多歲的男性,開著保時捷卡宴來的,一看就是職場精英。

他讓我幫他調查一下他的母親,他母親在三個月內,找他要了130萬了。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我正喝茶,差點沒噴出來。

僱主很有修養,說話不緊不慢,他告訴我,自己並不在乎這些錢,但是他母親無論如何都不肯告訴他,這些錢的去向。

他擔心母親被騙。

這個單子真的沒什麼技術含量,也沒法收高額的費用,一般是徒弟乾的活兒。

可我那時剛剛自己干,還沒有收徒弟。

師父王五五已經退休,去海南住了一個多月了。不過對我來說,有他沒他幾乎沒區別。

我入行半年後就開始獨自接單子了,很多時候我反而不想跟王五五一起去,因為他實在是太懶了。

用懶神來形容他,實在是貼切不過。

除了懶之外,王五五還有一個特別大的毛病,好色。

他已經五十三歲了,對女色的追求,卻是孜孜不倦,如果不是他的師父黑六讓他至少工作十年,他早就退了。

按照祖師爺的規矩,一個暗度使至少要工作一個紀,就是十二年,才可以退休。

按照暗度使譜的說法,暗度使是臟活兒,吃的是跟蹤窺視的飯,不幹凈。如果幹得時間長了,容易折壽。可幹得時間短了,又無法養家。所以才規定,一個暗度使的工作年限是一個紀。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重度霧霾

剛接了活兒,霧霾就下來了。我已經收了僱主三萬塊錢,只好硬著頭皮出門工作。

我的工作,就是去跳廣場舞。

僱主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父親去世多年,母親含辛茹苦的把他培養大,現在和他分開居住。

僱主母親住在安定門附近的小區,每天晚上7點20,準時會來到樓下的空地上跳舞。

因為來得早,我沒吃飯,在旁邊的烤冷麵攤位買了份烤冷麵,老闆烤面的時候,我輕鬆的把自己想要的信息都套了出來。

暗度使必備的能力分為六大類,分別是:跟、摸、匿、觀、探、宣。

這其中,『探』字講究的就是打探,打探不露聲色,從不同行業的人能打聽出不同的消息。

探字訣里,包含著觀人之術,暗度使乾的就是跟人打交道的活兒,如果不把人的心裡拿捏清楚,絕對做不好暗度使。

(探字訣里,關於人心理的描述)

從烤冷麵老闆那裡,我得到了兩條信息。

一、這個廣場舞隊周一到周五只有三四十人,可一到周末,其他的廣場舞隊就會並過來搞比賽,大概有一二百人。

二、領頭的瘦老頭是隊長,家裡條件不太好,不過人品好,有擔當。

初次見面,烤冷麵老闆不可能向我透露太多信息,我吃完炒冷麵,便在一旁的台階上坐著。

幾首曲子跳完,音樂停了,領頭的老頭走出隊伍,來到音響旁邊。

我急忙湊過去,熱情的表達了自己加入舞隊的意願,我說我就住在旁邊,白天上班不活動,身體出了問題,晚上想跟著一起跳。

老頭性格很爽朗,哈哈笑著拍拍我的肩膀:「年輕人就要多運動,不是我跟你吹,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那叫一個身輕如燕!」

我急忙點頭,寒暄了幾句后,老頭讓我跟在隊伍後面跳。

周圍路過的人很多,我一個年輕的小夥子,跟在一群老頭老太太屁股後面跳廣場舞,心裡要多膩歪有多膩歪。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輕度霧霾

連續跳了三天廣場舞,每天都是晚上7點20到,9點半離開。中間休息的時候,老頭老太太們喜歡圍著我問長問短,幾天下來,我們都熟悉了。

這期間,我發現了一個秘密。

領隊老頭對僱主的母親似乎情有獨鍾,有事沒事的找老太太聊兩句,態度跟對其他老太太明顯不一樣。

尤其是,每次跳完廣場舞,老頭和老太太都不回家,老頭把音響放到旁邊的超市裡,兩人都會單獨出去轉一圈。

今天跳完舞,老頭和老太太出去轉了,烤冷麵老闆正在收攤,我過去買了份烤冷麵,跟他又嘮了起來。

閑聊的時候,我無意中提到了舞蹈隊隊長和僱主的母親。

烤冷麵老闆會心一笑,貼到我耳邊,輕聲說:「黃昏戀,不過老頭不敢向老太太表白,老頭家太窮了,跟老太太家沒法比!」

說著,他左手向上舉,右手向下伸,意思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答案和我猜想得差不多。我沒有輕率的做判斷,而是繼續問道:「老頭家是幹嘛的,條件很差?」

他嘆了一口氣:「聽說,老頭家裡有個三十多歲的閨女,從小就癱瘓在床,他老伴兒死後,家裡的重擔都落在他一人身上,唉……」

聽他如此一說,我點點頭:「老頭有沒有想幫她閨女治病?」

「有啊,不過聽說得花不少錢,至少得一百萬吧。」

我一高興,又買了一份烤冷麵。

拎著兩份烤冷麵,我開始循著老頭老太太走的方向,跟了過去。

他們走得很慢,我很快就跟上了,靜靜的墜在他們身後,看他倆軋馬路。

跟到柳蔭公園附近時,一隻手突然搭在我肩上。

我猛地回頭,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小胖子,站在我身後,正氣鼓鼓的看著我。

「呢,呢跟著藤倆干哈?」

小胖子是個大舌頭,說話十分的不清楚,這會兒似乎很緊張,一腦門子的汗。

被人發現了,我本來很緊張,不過一看這小伙似乎不是很機靈,就放下心來。

「小夥子,你說什麼?我聽不清啊。」

我說著,往後退了一步。

暗度使祖祖輩輩相傳的一個秘籍是:被發現了就跑。

本來乾的就是雞鳴狗盜的營生,被人發現了,要沒命的跑,不然的話,是要被打死的。

小胖子比我緊張多了,哆哆嗦嗦的又說了一遍:「呢,呢跟著藤倆干哈?」

說著,還想跟我動手。

我很淡定的看了一眼他身後:「哎,是不是你媽來叫你回家吃飯了。」

他下意識的一回頭,我像兔子一樣的往後竄去,消失在夜色中。

快速甩開那個小胖子,我沒有繼續跟蹤那兩位老人,回家睡覺去了。

真相呼之欲出,馬上就能跟僱主交代了。

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晚7點 粉色霧霾

我提前來到廣場,遠遠望去,心裡就咯噔了一下子。

昨晚發現我的那個小胖子,此時正在廣場上站著呢。

這小子能耐不小,竟然知道在這裡能找到我,看來也不是個善茬。

此時廣場上還沒什麼人,我輕鬆的走過去,拍了拍他肩膀。

他見是我,臉色頓時變了,結結巴巴的說:「呢別跑,窩,窩豬住你了。」

我笑笑:「小夥子,咱倆交交心吧。」

暗度使的第一本事,便是要能識人。哪個僱主的單子能接,哪個僱主的單子不能接,目標跟蹤到哪一步就不能跟了,我都有清晰的標準。

一看這個小胖子,就知道他並不聰明,卻有股子異常的執著勁兒。對這種人,是無法跟他解釋通的。

對付他,只有一種方法,就是騙。

「小夥子,我是北京郵電大學社會學專業的博士,在進行一項關於老年人幸福指數的調查,你要幫我嗎?」

一聽這個,小胖子的眼睛頓時睜大了,原本緊張的臉色,也放鬆下來。

「你是博士啊,真厲害,我只是職高呢,這輩子都上不了博士了……」

不緊張后,他竟然不大舌頭了。我把他拉到旁邊的肯德基,他巴拉巴拉的說著,把自己所有的底細都說出來了。

原來,他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住在這附近,昨天自己出來遛彎的時候,見我一直盯著一對老頭老太太,這才出面攔住我。

他的話讓我十分驚訝,要知道,我的跟蹤術可是練過的,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他表示,從小就對跟蹤人和反跟蹤有興趣,沒事了就去跟蹤別人,而且,他能很輕鬆的在人群中,發現跟蹤別人的人。

這話聽得我一愣。

黑六說過,暗度使也是要有天賦的,有的人擅長跟人打交道,有的人擅長跟蹤,有的人擅長鑽門入戶,有的人擅長打架……

這個小胖子,是天生的跟蹤奇才!

加了他的微信號,我便離開了,繼續去跳廣場舞。

這一場廣場舞,我跳得十分不用心。也沒有太關心僱主的母親,一直在想著,自己是不是該收個徒弟了。

今天遇見的這個小胖子,倒是非常不錯的選擇。人實在,跟蹤悟性高,也比較聽話。

當然,暗度使要收人,肯定需要經過詳細的調查,往上查三代,還要查他上學時的表現。

當年王五五招我入行時,曾經去我家調查過,因為長得太老不正經,被我奶拿著拐棍,打了出來。

跳舞結束后,我繼續跟蹤了老頭和老太太,他們兩人沒有絲毫親密的舉動,轉了一圈后,便各回各家了。

這樣一來,我反而有點猶豫了。

按照正常流程,這個單子算是完成了。劇情應該是:老太太和老頭黃昏戀,老太太覺得老頭可憐,就給兒子要錢,給老頭的女兒看病。

可現在的問題是,我調查了好幾天,並沒有找到具體的證據。

暗度使拿人錢財,不可能給僱主一個莫須有的答案,除非遇見特別怪異的事情,實在查不下去了,才會那樣做。

我去了老頭家對面的樓,從樓道里拿出望遠鏡向對面看,看到老頭在和她女兒一起看電視。

如果老頭已經拿到治病的錢,為什麼不讓他女兒住醫院呢?

2016年11月12日晚 星期六 無霾

這兩天,我白天跟蹤老頭和老太太,晚上陪老頭老太太跳舞,卻一定點進展都沒有。

好在僱主一直沒有給我打電話。

今天晚上,我剛到廣場上,就見這裡已經聚集了很多人。

我這才想起,今天是周六。賣烤冷麵的哥們跟我說過,每到周六日,這裡都會聚集起好幾個廣場舞隊。

我們隊的大媽們招呼我過去,我們都坐在台階上,密密麻麻的坐著人。

隊長老頭特別忙,跟好幾個老頭老太太在一起商量著。那幾個人我沒見過,應該是其他隊的隊長。

我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僱主母親在哪兒。

問了問其他的老太太,她們拿手一指,指向旁邊的建行里。

廣場旁邊有個建行的小屋,小屋裡有三台櫃員機,24小時營業,有的老太太說點悄悄話,就去那裡面說。

我悄悄走過去,隔著玻璃門,看到裡面有一個老太太,和一個老頭。

僱主的母親背對著我,看起來十分激動,不停的沖著老頭喊著。

那個老頭面對著我,六十多歲的年紀,穿著十分的講究,跟我們隊長風格完全不同。

他倒是不著急,臉上始終帶著微笑,並不在意老太太的怒吼。

玻璃門的隔音效果不錯,我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只能從他們肢體語言看出來,老太太十分激動。

這時,隊長老頭走過來,拍拍我肩膀,讓我回到隊里去。

隨後,他打開門走了進去。

門開的時候裡面的聲音傳了出來。

「你這個騙子,當時說自己得了絕症,讓我幫你籌錢,我從我兒子手裡拿了三十多萬給你,你說不夠,又讓我去找兒子拿錢……」

聽了兩句,我就徹底明白了。

看來,我冤枉我們隊長了,真正的罪魁禍首,是這個穿著講究的老頭。

我拉開門走進去,這時,房間里的兩個老頭已經撕扯起來了。

「你個老騙子,趕緊把錢吐出來,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我們隊長說著,掄起拳頭就往那老頭臉上砸。

那老頭還是沒慌,面帶著微笑說:「你們說我騙錢,有什麼證據啊?連個收據都沒有,憑什麼證明我騙錢了?我告訴你們,如果再糾纏我,我報警了啊!」

狹小的房間里,充斥著隊長的怒罵聲,老太太的哭泣聲,還有騙子老頭的駁斥聲。

我一直在旁邊觀察著,沒說話,也沒去勸架。

跟、摸、匿、觀、探、宣中,觀字訣,也是有講究的,講究查眼鼻,聽聲調,品音色。

騙子老頭一看就是慣犯,說話不緊不慢,處處都在挑唆著兩人的情緒。

他的目的,就是讓兩人對他動手,落個輕傷,從而處於被人同情的地位。

毫無疑問,老太太的錢,百分百是他騙的。

因為職業原因,我見過太多的騙子,真正的騙子演戲起來,比電視上的演員好太多,他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完全不用醞釀情緒。

我出門用一個老太太的手機打了個110,說這裡有人鬥毆,快打出人命了。

隨後轉身進了房間,攔在三個人中間。

「大媽,大爺,別打了,別打了,別打了……」

一邊攔著,我一邊湊近騙子老頭的身邊,猛地撞了他一下。

我用的是小偷的本事,是跟、摸、匿、觀、探、宣中的『摸』

『摸』,其實就是偷。在摸的瞬間,要給對方輕微的撞擊,這樣他的知覺就只剩下疼痛,而不會想起被偷了東西。

就這麼一下,我把他兜里的手機偷了出來。

隨後,我轉身離開了這裡。

車就停在旁邊小區里,我上了車,剛要離開,就見一個人影晃了過來。

是那個小胖子。

讓他上車后,他說他一直跟著我,知道我要干大事,讓我帶他一起干。

我不想帶他去,他卻得意的看看我的兜里:「我親眼看見你剛才偷了一個手機,如果你不帶我去,我就告發你!」

我心裡一陣罵,這混蛋小子,現在怎麼說話這麼6.

時間緊迫,我開車帶著他,直奔保定。

2016年11月的時候,保定安新縣還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短短三個月過去,隨著雄安新區政策的出台,安新的房價坐著火箭一樣往上漲。

我的技術專員老K,就在保定安新住著,他小時候有自閉症,十天半夜也不說一句話,只和電腦手機過。等他父母意識到危險,想去控制他玩電腦時,他已經成長為一個職業黑客。

我和老K的相識,源於一場轟動貼吧的撕逼,這件事講起來也挺有意思,不過比較麻煩,回頭再說。

到達安新的時候,已是深夜12點多,這個時候,正是老K精神飽滿的時候。

在他家院子里,我見到了老K,這是我第三次見到他,前兩次,都是我遇到難處的時候。

他是個22歲的青年,枯瘦如柴,臉色白得滲人,說他是吸血鬼,也一定有人信。

我把騙子老頭的手機交給他,他眼中泛起一絲興奮,把手機插到電腦上,開始噼里啪啦的工作。

雖然不知道他的工作原理是什麼,但是我知道,這世上,很少有他破解不了的手機。

小胖子在旁邊站著,好奇的看著這個農村的院落,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樣普通的一個農村裡,竟然藏著一個電腦奇才。

凌晨兩點,老K一拍桌子:「成了!」

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無霾

下午5點,我在老佛爺百貨的星巴克里見到了僱主,看完我手中的資料后,僱主抬頭看看我,眼神中充滿著感激。

「要我怎麼感謝你才好?那個騙子利用我母親的善良,騙了一百多萬。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字據和證據。這筆錢幾乎是不可能討回了。

萬萬沒想到,你竟然從騙子手機里找到了一段騙子給同夥發的微信語音。這條語音消息里,騙子明確的表示,自己從我母親手裡騙了一百多萬元。這樣打起官司來,就會主動很多。」

我點點頭,心裡也是很高興的。

懲惡揚善這種事,和我的職業是不相符的。但是,如果能捎帶著打擊一下惡人,這真的是件很爽的事情。

「錢三爺,您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有什麼能幫你的?」

僱主很客氣,不過他沒有提漲傭金的事情。

我微微一笑:「我暫時倒是沒什麼需要幫忙的。不過我覺得啊,你母親倒是需要你幫助。」

僱主一愣。

我繼續說:「我最近跟他們一起跳廣場舞,發現你母親和廣場舞隊長走得很近。當時我以為是隊長騙了你母親的錢。後來才發現,那隊長不但沒有騙錢,還一直積極的幫你母親討錢。」

我說著,回想起那幾天晚上,每次跳完舞,隊長總會陪著老太太轉一圈,應該是在商量如何討錢。

老太太被騙后,沒有告訴她兒子,而是告訴了隊長,說明她對隊長十分信任。

僱主愣了一下,點點頭:「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回去就跟母親聊聊,如果她確實有心思,我不會阻攔的。」

後記:

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近年來,各種關於老人的負面消息接踵而來。老人倒地扶不起,老人逼著讓坐傷不起,老人霸佔籃球場打不起,老人生病惹不起。網友說: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我認為,不是老人變壞了,也不是壞人變老了,而是社會發展得有點快,精神跟得有點慢而已 。

慢慢的,就好了。

PS:後來,那個小胖子成了我的徒弟,我給他起了個名字,叫一二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