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結婚十年,重逢初戀怎麼辦?

結婚十年,重逢初戀怎麼辦?

作者:壹默瞭然

閱鑒,獨立女性的精神食糧

從暗戀到初戀,只有一把雨傘的距離

安是個漂亮又有靈氣的女子,是啟的大學同學,也是啟的初戀。

啟是個情感方面開竅比較慢的孩子,大學只知道埋頭讀書,幾乎沒有想到過談戀愛,直到遇上了安。

安是公認的班花,學業出色,善於交際、家境又好,身邊從來不缺少追求者,啟只能在心裡默默地暗戀著安。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緣的人,老天總會安排機會相遇的。

有天晚上,啟從圖書館看完書打算回宿舍,發現外面不知何時已經下起雨來。啟看過天氣預報,事先有所準備,便打開了隨身攜帶的雨傘。

正準備離開,無意中瞄到台階的一旁,有個在躲雨的身影很像是安,定睛一看,真的是安。

安一個人,顯然沒有帶雨傘。看著這雨的勢頭,估計一時半會停不了,啟走上前,把雨傘遞給安,誠懇地說,你先打著回宿舍吧。

安略微遲疑了一下,隨即大方地說,那我們一起走吧。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啟的心跳驟然加快,甜滋滋地打著傘,兩人合撐著,走在回安的宿舍的路上。

啟希望那段不足300米的路,永遠也走不完。

原來暗戀到初戀,只有一把雨傘的距離,啟的內心無限感激天公作美。

就這樣,啟和安漸漸熟悉了起來,成了公開的校園戀人。

啟暗自發誓,安就是在若水三千中,唯一屬於他的那一瓢飲,這輩子他非安不娶。

錯過春風秋月,你的溫柔留在記憶里

畢業后,啟進了一家地產廣告公司,忙的昏天黑地。巧的是,安也進入了地產行業,由於出色的業務談判能力,很快在公司得以重用。

兩人都是事業心很強的人,加上工作本身就很繁忙,見面的次數也漸漸少了。

半年後,安的父母開始張羅女兒的終生大事。他們給安介紹了一位定居美國的老同學的兒子,該男風度翩翩,事業有成。但是安還是心繫於啟,向父母坦白了和啟的感情。

父母不同意安和啟在一起,他們認為好的婚姻,要雙方家世相當,啟的境況明顯不符合父母的標準。父母語重心長地對安說,初戀,都是偶爾發生的,並不具有任何實際意義,婚姻是女人一輩子的大事,我們是過來人,天下沒有一個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的。

安從小就是個乖乖女,在父母的再三勸阻下,聽從安排去了美國,被迫與啟分手。

啟接到消息后,痛不欲生,他辭了工作,想盡一切辦法,辦理好出境手續,火速飛去了美國找安。

等啟萬里迢迢找到了安,安已經和父母眼中的金玉良緣訂婚了。

啟帶著受傷的心回來后,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茶飯不思,以酒度日,幾欲告別人世。

啟有個同事叫小琪,暗戀他已久。小琪就像天使一般降臨,每天下班后陪伴在他身邊,照顧他的起居,收拾他扔了一地的酒瓶子,從來沒有一句怨言,也沒有一句安慰。小琪認為,啟心裡頭受的傷,只能自愈。

有時候,最好的安慰,就是無言的陪伴。如果不是遇到小琪,啟的人生可能就此墮落了。

經過小琪悉心的照顧,啟的臉色慢慢紅潤,漸漸忘卻失戀的痛苦,開始新的生活。他很感恩小琪,內心打定要和小琪好好過下去。

親愛的安,你的溫柔從此就留在我的回憶里吧,啟對著心中的安喃喃自語。

啟漸漸振作起來,找了新的工作,與照顧他的小琪結為夫妻。兩年後,兩人育有一女,生活就這樣美滿而平淡的進行著。

有些人,我們明知道是愛的,也要去放棄,因為沒結局。在青春最好的年紀,你可以去毫無保留的愛一個人,但不要毫無期限地等待一個人。等待的往往不是愛,而是糾纏和虛耗。

重逢時各自有家,奈何依然動心

婚後,安過著優裕的富太太的生活。老公對她體貼入微,安除了自己的工作,什麼家務都不用做。

安的老公經營著規模頗大的家族企業,在外是一呼百應,可在家裡,只要安一生氣,老公就立刻乖乖舉手投降;只要安一難過,老公就立刻聽她的,對她是萬般疼愛。

可是,最大問題是他倆從小的生活環境不同,接受的教育方式不同,理念和興趣愛好也不同。安對他的感情很多時候像對她爸爸,很感恩和喜歡他的照顧,又煩惱他對自己的約束。

相愛但缺乏共同語言,這是他們的問題,也是大多數人的問題。在異鄉的生活中,安始終忘不了啟。

不知不覺,畢業十年啦,大學閨蜜喜得二寶,打來越洋電話,邀請安參加孩子的百日宴,安欣然答應前往。

啟也受邀來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十年後的一天,那個他早已經封塵的初戀情人,沒有任何先兆的又出現在他面前。

他的心忽然悸動起來——沒錯,這就是自己十年前深愛過的女子,她還和以前一樣的漂亮,她的眼、她的眉、她的笑容、她的談吐,彷彿和十年前一模一樣。那些被刻意壓制的記憶忽然清晰了起來,原來刻骨的愛情永遠無法忘記,只是被深埋在心底。

儘管兩人之間已經有十年不通音訊,但再見時,居然沒有絲毫的陌生感,沒有理由的信任、親密、默契、相知,似乎一直有一條河流在兩人之間流淌著從未停息,幾乎不需要任何鋪墊,「嘩」的一下那個火花就冒出來了,瞬間燒得如火如荼。

他和她彷彿回到了十年前,兩個人縱情的談論著往事,談論著大學時期瘋狂的不顧一切的愛情,一直到深夜。

他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還沉浸在與安重逢的激動中。他發現,經過了十年之久,自己內心仍舊深愛著安。他隱隱有些不安,以後該怎麼面對安與妻子小琪呢。

當年他們你有情我有意,因為安的父母的外力,陰錯陽差沒走到一起。後來兩地相隔,沒有好好說過再見,啟總覺得這份戀情沒有完成,總是放不下。現在突然有機會見到了,他的心就像一顆結繭十年的蛹,按耐不住想要飛出一隻蝴蝶來,渴望期待已久的絢爛與自由。

雖然和妻子之間的生活正常而平靜,但他心裡一直覺得,真正的愛情,只是和安的那一次。和妻子之間,更多是出於一個丈夫的責任,時間長了,日子一天天按部就班地過,感覺一天天麻木。而和安的重逢,讓他感覺所有的那些心動、甜蜜的感受都被激活了。

他很苦惱,想不顧一切地離婚和安在一起,但又覺得無法對小琪說出口。

有些事情,我們明知道是錯的,也要去堅持,因為不甘心;有時候,我們明知道沒路了,卻還在前行,只因為習慣了。

十年後,他們還是在一起了

啟和安都屬於對精神生活有要求,內心豐富而感性的人。應該說,他們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沒有責任心、風流成性的花心大羅卜。他們在生活中都是踏實、誠懇、內斂的人,一直都能在道德層面很好地自律著。但重逢后,他們還是禁不住愛火復燃,這讓他們各自的家庭都感到措手不及。

婚姻,不僅僅是生兒育女、搭幫過日子,還要時時關照到彼此的內心世界,尋求精神上的互通和共鳴。這樣的感情,或許才能長久。

十年的婚姻,終究還是抵不過初戀。啟最終還是舍了家庭,放棄了財產,做好了孩子的撫養安排。然後凈身出戶,和妻子離了婚,獨自一人租了個房子,等著安回來。

兜兜轉轉那麼多年,安也不想再錯過第二回,但對老公也有很多愧疚和心疼。經過兩個月的痛苦糾纏,安還是和老公離了婚,放棄了美國富太太的生活,來到了啟的身邊。

他們不顧雙方家人的反對,不惜眾叛親離,義無反顧地在一起了。

不知道他們婚後的生活怎麼樣,日後該如何面對各自被傷害的家庭,該如何面對啟與前妻的孩子,也不知道他們後來是否有了自己的孩子……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這是一個很複雜的事情,眾說紛紜。不管做什麼決定,先要問問自己,是否能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到底。

這讓我想起,《紅樓夢》里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故事,兩百多年來一直讓人唏噓不已。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紅樓夢《終身誤》

寶玉和黛玉在賈府初識,在成長中相知,以"木石前盟"為信念相愛。寶玉說,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非林妹妹不娶。

後來寶玉在半清醒狀態下,被騙而娶了長輩眼中"金玉良緣"的薛寶釵。可寶玉心中只有林妹妹一個人,結了婚以後,總是念念不忘黛玉。

寶玉清醒后,最終還是以出家來斷塵緣酬知己,留下薛寶釵懷孕守空房,而誤了終身。

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故事一直在上演著。

- END -

作者:壹默瞭然,簡書推薦作者,中文天秤女,文字音樂控。曾就職於媒體,現為地產策劃、自由撰稿人。(ID:yimoliaoran) 簡書@壹默瞭然 新浪微博@壹默瞭然 。

閱鑒時刻:

結婚十年,重逢初戀怎麼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