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安邦保險與財新戰火升級 4大焦點問題誰更占理?

安邦保險與財新戰火升級 4大焦點問題誰更占理?

金投保險網(http://insurance.cngold.org/)05月04日訊,由財新的《穿透安邦魔術》而引發的安邦「聲明」,到財新的「回應」,安邦與財新互掐的第一個回合剛剛完結,5月3日早晨,安邦再度發布公告,致信財新胡舒立稱希望對簿公堂。至此,安邦與財新間的戰火再度升級。財新及胡舒立方面並未對安邦最新公告予以公開回應,僅在公眾號推送《穿透安邦魔術》。

證券時報記者將雙方觀點進行了梳理,目前安邦與財新的爭執主要集中以下4大方面。另外,對於財新《穿透安邦魔術》一文中對安邦有關增資、股東結構、實控人、註冊資金等質疑的地方,截至目前安邦尚未作出回應。

關於民生銀行

此前財新發布的《誰主民生銀行》一文中,提到「當2013年安邦開始布局銀行股時,董文標仍任民生銀行董事長,當時他對安邦想進入民生銀行的想法並無熱情。知情人士告訴財新記者,董文標曾對安邦相關人士直言,『你們沒必要控股民生銀行,將來很麻煩。』」

安邦今日在《致胡舒立女士的公開信》中則回應:

我司作為財務投資者入股民生銀行后,你們發表了《誰主民生銀行》這篇文章,引用董文標的話說:「你們(安邦)沒必要控股民生銀行,將來很麻煩」。不久之後,你帶著財新傳媒的采編負責人來到我司,多次談到不要參與民生銀行。因為我司沒有採納你的意見,之後果然麻煩不斷,財新對我司進行長達數年之久的抹黑報道。難道你能未卜先知,還是你有利益關乎其中?

安邦質疑財新並未「經營與采編完全分離」

4月29日,安邦在聲明中稱:

財新傳媒曾多次要求我司給予廣告和贊助,給我司蓋有財新傳媒單方公章的合同,由於我司未能滿足其要求,此後,財新傳媒及其旗下《財新周刊》、財新網等媒體多次對我司董事長吳小暉進行人身攻擊,捏造其「有過三次婚姻」的不實報道,炮製其「夫妻關係已確認中止」等謠言,同時對我司的合法經營活動進行一系列的抹黑和污衊,誤導輿論、干擾市場,嚴重侵犯我司權益及吳小暉先生的名譽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相關法律,我司決定對財新傳媒及胡舒立提起訴訟,以維護我司及吳小暉先生的合法權益。

財新則回應稱:

安邦集團以「決定起訴」為由,發表聲明,誣指財新出於自身經濟訴求對其攻擊抹黑。這是罔顧事實的構陷之舉,完全缺乏法律依據。財新傳媒自創立始,始終堅守媒體公信力原則,設立嚴格的防火牆機制,經營與采編完全分離,確保新聞獨立性不受商業利益的干擾。對安邦聲明之誣衊行為,我司予以強烈譴責,並保留法律追訴的權利。

安邦5月3日再度聲明稱:

財新傳媒多次要求我司給予廣告和贊助,給我司蓋有財新傳媒單方公章的合同,其采編人員與廣告人員同時來我司,坐在一張桌上與我司洽談,大談其他公司通過參股等方式來換取財新的「保護」。這就是你所謂的「設立嚴格的防火牆機制,經營與采編完全分離」嗎?

過去幾年中,財新傳媒對我司作了一系列報道,這些報道大多似是而非,與事實相去甚遠,有的捏造事實、虛構無關的人與公司的關聯關係;有的採用臆測的手法對安邦保險集團的合法經營活動進行攻擊;有的自說自話編造出完全沒有事實依據的結論。我們對這種罔顧事實、充斥著惡意、預設立場的報道表示強烈的鄙視和譴責。

關於安邦現金流問題

財新4月27日發布《安邦一季度現金缺口超200億 現金流壓力增大》的報道,其指出,安邦保險集團旗下安邦人壽安邦財險一季度末凈現金流均現負值。4月27日,安邦人壽、安邦財險披露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安邦人壽、安邦財險一季度末凈現金流分別為-57.04億元、-191.02億元,而在2016年四季度末,安邦人壽、安邦財險凈現金流分別為260億元、890.02億元。

安邦則4月28日回應稱,截至到4月27日,安邦人壽現金儲備2078億元,安邦財險現金儲備3226億元。兩家公司根本不存在個別媒體所說的現金缺口超200億的問題。安邦保險在民生銀行沒有一分錢的貸款,根本不存在向民生銀行「貸款千億」的問題。

安邦還表示,長期看好經濟,始終秉承長期價值投資理念,在所有國內上市公司的投資均為財務投資,不存在控制性投資之說。安邦保險集團是按照國際相關標準運營的全球化保險公司

安邦成為多家上市公司的最大股東?財新或存在誤報

財新在《穿透安邦魔術》一文中認為,與同業相比,安邦幾乎完全依賴銀行通道來獲得資金。另外,該文認為,安邦近年來多起高調的海外收購,可以說都是長期投資,它短債長投,期限錯配的風險和觸發流動性風險的可能性都高,在市場中十分扎眼。

另外,財新還在《穿透安邦魔術》一文中指出,「安邦馬不停蹄,四處出擊,在市場連連掃貨布局,成為多家上市公司的最大股東,如民生銀行、金融街、金地集團、大商股份、遠洋集團、華富國際等」。

安邦則在《致胡舒立女士的公開信》中回應稱,「實際上在上市公司股東清單里可以看到我司除了是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以外,其他都不是第一大股東。作為一家『標榜專業財經媒體』,你們報道前都不查閱上市公司的公開信息嗎?」

記者查詢了相關上市公司最新財報,從公開股東信息來看,安邦早已成為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對此,民生銀行已於2014年12月8日發布第一大股東變更的提示性公告,稱安邦已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而根據民生銀行公告,安邦此後進一步進行了增持,第一大股東地位得到鞏固。在安邦是民生銀行第一大股東的問題上,安邦和財新之間並無分歧。

不過,從金融街披露的2017年一季報股東名單上看,北京金融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動人北京金融街資本運營中心合計持有金融街964,719,101股,佔總股本的32.28%,而安邦旗下的和諧健康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萬能產品及安邦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積極型投資組合合計持有金融街896,079,991股,佔總股本的29.98%。從財報披露的股東持股比例對比來看,安邦目前僅是金融街第二大股東。

金融街2017年一季報截圖

金融街2017年一季報截圖

大商股份也是類似的情況,大商股份2017年一季報股東持股數據顯示,大商集團有限公司持有51,019,078股,佔總股本的17.37%;安邦旗下的安邦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保守型投資組合持有大商股份32,367,690股,安邦養老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團體萬能產品持有大商股份9,575,284股,兩個產品組合合計持有大商股份41,942,974股,佔總股本的14.28%。此外,大商股份也從未刊登過安邦變為大商股份第一大股東的提示性公告。從上述數據來看,目前大商股份第一大股東為大商集團,安邦目前為第二大股東。

顯然,在安邦是否已是金融街、大商股份等公司第一大股東的問題上,財新在《穿透安邦魔術》一文中的報道與財報公開披露的信息存在一定差異,也就是說財新在這一問題上可能存在表述有誤。

當然,有一種可能性就是,除了公開財報中披露的持股,如果安邦旗下還有產品組合也持有金融街、大商股份的股份,但未進入前十大股東或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那安邦實際總的持股數將有可能高於公開披露的持股,不過就目前的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出現這種情況上市公司一般也應該披露。總的來看,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或許並不大。

值得注意的,由於安邦曾對萬科A、金融街、建築等多家公司進行舉牌,相關公司也被視為A股市場上的安邦概念股。4月27日,也就是安邦聲明稱「現金流充足,未向民生銀行貸款」的前一天,安邦概念股集體大跌,金融街盤中甚至一度跌停。此後幾個交易日,安邦概念股總體保持穩定,今日可能是受到大市下跌的影響,萬科A、金融街等多隻相關概念股繼續下跌。

安邦概念股現調整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安邦與財新掐架後續情況仍未明朗的情況下,市場資金似乎已經開始選擇暫時撤離。

據證券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一季度末,安邦現身23隻個股的前十大股東名單中。其中21隻個股股價本周錄得下跌,其中跌幅最大的為首開股份,累計跌幅為6.51%,金地集團跌幅也超過5%,緊隨其後。僅中鐵和大商股份股價實現上漲,兩者分別上漲0.11%和1.2%。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