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穆迪28年來首次下調中國信用評級 專家:對中國影響有限

穆迪28年來首次下調中國信用評級 專家:對中國影響有限

中新經緯客戶端5月24日(魏薇)24日早間,穆迪發布新聞稿,調降主權信用評級,並稱的主權評級反映的金融實力將在未來幾年有所減弱。受此消息影響,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短線跳水。據了解,這是28年來,首次有三大評級機構(註:標準普爾、惠譽國際、穆迪)降級信用評級。

對此,財政部迅速作出回應稱,此次穆迪下調主權信用評級,是基於「順周期」評級的不恰當方法,穆迪所謂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水平持續增長會增加政府或有債務的說法,是根本不成立的。

穆迪將的評級由Aa3下調至A1

穆迪在發布的報告中稱,將本幣和外幣高級無擔保債務評級由Aa3降級為A1。高級無擔保外幣評級也從(P)Aa3降級為(P)A1。

本幣債券和存款評等上限仍為Aa3。外幣債券評級上限維持在Aa3,外幣存款上限從Aa3下調至A1。的短期外幣債券和銀行存款上限維持在P-1。

值得注意的是,穆迪將評級展望由負面調整為穩定。去年3月,該評級機構曾將對的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此次評級雖下調,但在評級展望上有所回調。

穆迪稱,調降評級是由於負債水平在上升,穆迪還對經濟增長減速提出警告。

該消息發布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短線跳水,一度逼近6.89,澳元兌美元走低。不過市場情緒很快穩定下來,截至發稿,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已回升至6.8791。

為何評級下調,評級展望調穩?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眾號:jwview)分析稱,穆迪下調評級可能考慮到總體債務水平較高,潛在風險較大;而展望調整為穩定,可能綜合考慮到,宏觀經濟趨於穩定,有一定政策空間來消化債務。

財政部回應:方法不恰當、不了解制度

針對穆迪調降主權信用評級,財政部迅速作出回應。

24日財政部在官網發布《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就主權信用評級有關問題答記者問》,稱此次穆迪下調主權信用評級,是基於「順周期」評級的不恰當方法,其關於實體經濟債務規模將快速增長、相關改革措施難見成效、政府將繼續通過刺激政策維持經濟增速等觀點,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經濟面臨的困難,低估了政府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適度擴大總需求的能力。

穆迪在報告中指出,2018年政府直接債務將達到GDP的40%,2020年將達到45%。對此,財政部回應道,截至2016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5.32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務率為80.5%。加上納入預算管理的中央國債餘額12.01萬億元,兩項合計,政府債務27.33萬億元。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GDP初步核算數74.41萬億元計算,2016年政府債務的負債率(債務餘額/GDP)為36.7%,低於歐盟60%的警戒線,也低於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水平,風險總體可控。

此外,穆迪認為,除了政府直接債務,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水平持續增長會增加政府或有債務。

「穆迪所謂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水平持續增長會增加政府或有債務的說法,是根本不成立的。」財政部表示,穆迪這一觀點說明一些國際機構對法律制度規定缺乏必要的了解。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預演算法》實施后,地方政府或有債務依法是指地方政府為使用外國政府或國際經濟組織貸款進行轉貸的擔保債務,除此以外不存在任何其他或有債務。

對於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國有企業等債務與政府債務之間的關係,該負責人表示,不論是中央國有企業、還是地方國有企業(包括融資平台公司),其舉借的債務依法均不屬於政府債務,應由國有企業負責償還,地方政府不承擔償還責任;地方政府作為出資人,在出資範圍內對國有企業承擔責任。

事實上,在2016年國際評級機構接連下調評級展望時,時任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曾表態:「不care評級機構的評級。至於和評級機構溝通,(我們)不用給他們拜碼頭。」

專家:對影響有限

邵宇告訴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眾號:jwview),穆迪用來估算評級的方法比較傳統,比如在考慮到債務上行方面,其實在金融危機后所有主權國家的債務都在上行,也不例外;另外,穆迪不僅考慮到主權債務上行,同時還將一些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也計入廣義國家債務中,使廣義債務擴大。事實上,經過一系列調整后,債務甄別有了比較清晰的界限,將其全部計入廣義債務並不合理。

此外,邵宇提到,有一部分債務支出會形成一定資產,這些資產如果最終可以盈利,可能就不是負面的,對比海外的主權債務,其並不會形成資產和未來的現金流,這方面中外情況是不一樣的。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眾號:jwview)表示,從的現實情況看是沒有問題的,的赤字率是安全的,還有外匯儲備是充分的,外債也是可控的,目前仍然是資本輸出大國。

交銀國際研究部負責人洪灝同樣認為,目前的主權信用很好,有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而且外債非常少,同時是凈資產國家,因此無需太在意此次評級下調。

對於此次評級下調對市場的影響,洪灝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眾號:jwview)分析道,如果是一個有很多外債的主權國家,一旦主權評級被下調,那麼會導致借貸成本上升。而是凈資產的國家,外債量很小,所以評級下調對主權債成本上升影響非常有限,對於實質的主權債務利率幾乎無影響。目前來看,境外市場反應也不是特別劇烈,市場消化較好。

「外國人看總是霧裡看花,看得不太清楚,」洪灝表示,雖然要淡定面對評級下調,但這也表明了國外評級機構對強監管、去槓桿過程中,或許會產生的風險的一種擔憂,提示我們在去槓桿的過程中有一些風險需要謹慎的對待。(中新經緯APP)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