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助產士的 「生命擺渡」:31年接生數萬孩子 一家兩代出生都經她手

助產士的 「生命擺渡」:31年接生數萬孩子 一家兩代出生都經她手

生活報8月20日訊 16日凌晨4時許,哈爾濱市紅十字中心醫院分娩科,助產長肖艷把懷裡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交給了助產護士。這是當晚的第23個孩子,雖然有的一度胎心不穩,但因為處理及時母子平安。

肖艷今年49歲,自參加工作以來就一直在助產士這個崗位上。經歷過用聽筒在孕婦肚皮上聽胎心、用產鉗接生孩子的時代,如今這些助產工具都已經快「退休」了,生產變得越來越安全。

肖艷撕下了台曆上的這一頁, 8月16日是她工作31年的紀念日。31年來,她在這個崗位上和同事們一起迎接過數萬個新生命。

1987年

用聽筒聽胎心用產鉗助產

產婦普遍偏瘦 七斤娃算大的

「這是產鉗,以前每次都要用,現在它好像快退休了,雖然沒說正式取消,但是已經有三個月沒用過它了。」肖艷拿出一個像鋼剪子一樣的工具說:「看起來挺嚇人,不過那個年代它真的很管用。」

1987年,肖艷19歲,已經在紅十字中心醫院工作一年時間。說起那個年代,記憶里最深的就是忙。因為當時的育齡產婦都是六十年代的人,每家都有好幾個姐妹,所以每天、每時都有孕婦生產。「我記得當時大家每月只掙30多塊錢,因為營養不夠好,所以產婦到臨產的時候不太胖,孩子也不大,一般六斤左右,偶爾遇上一個七斤的就算是胖娃了。」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產婦的年紀通常二十歲出頭,三十多歲的產婦並不多見。年輕,加上她們在生產的前幾天還在勞動,所以身體素質都很好,而且她們普遍偏瘦,把聽筒按在肚皮上很容易聽到胎心,產婦們生孩子也相對容易。「如果有生產困難的,就用這個鉗子輕輕夾住孩子的頭,隨著產婦的用力頻率幫助她把孩子生下來。還有胎吸,也可以吸住孩子,起到幫助產婦生產的作用。」

儘管那個時代的產婦年輕、不胖、身體素質好,不過也有遺憾。「那時做過產檢的產婦較少,有的人直接到醫院來生產,因此產後妊高症時有發生。」肖艷回憶道。

1997年

「多普勒」代替聽筒

「超重兒」導致剖腹產增多

上世紀九十年代,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產婦的體重也隨之增長。「那時候的產婦開始胖了起來,八斤多的超重兒也開始出現了。」肖艷說。

因為產婦體重增加,腹部的脂肪層加厚,用聽筒聽胎心更加困難了,有時候聽好多次都聽不清楚,一分鐘后無法確定是不是在110-160次這個區間,也無法斷定是不是在5-25次這個正常振幅,好在「多普勒」及時出現了。這種儀器,只要按下按鈕就能聽到胎心。肖艷說:「雖然也只能聽到一個點位的胎心,但不用按在產婦的肚皮上聽了,也更加準確。不過仍然有局限性,那就是只能聽到一個時間點的胎心,不能系統地把握胎心規律。」

因為胎兒大了,孕婦胖了,一些產婦開始選擇剖腹產。「當時的產婦病房還沒有單間,一個病房裡有四個或六個產婦。雖然當時的剖腹產率開始有所提升,但是比率仍然在10%以下,經常是整個病房裡的產婦都是自然產。」

「儘管當時人們的意識明顯提高了,大家知道男孩女孩都是寶兒,但是多數家長仍然是生了男孩會更高興一點兒。」肖艷說。

2007年生命體征儀讓生產更安全80后初為人母剖腹產率接近一半

到了2007年, 80后已經成為產婦的主力軍,肖艷也從一個19歲的姑娘,變成了一個中年人。「經常會有產婦的母親或是婆婆,拉著我問我記不記得她,二十多年前她生孩子的時候就是我助產的,請我再次關照她的女兒或是兒媳。可是我都記不住了,我們的工作強度很大,每天都要和同事一起接生十幾個孩子,二十年算下來,經我手接生過的孩子得有兩三萬吧,回想起來還挺自豪的。」肖艷笑道。

80后的生活水平普遍高於60后和70后,由於學習壓力大、體力工作強度減小,所以這批年輕人往往缺乏運動。而且產婦的體重再度增加了,她們是獨生子女,快生產的時候,四位老人都會盡最大可能幫其補養身體, 200多斤的超重產婦並不鮮見,十斤的新生兒也開始出現。因為身體超重、運動量不夠,使得生產難度增加,再加上當時國家沒放開「二胎」政策,所以越來越多的產婦要求剖腹產。據當時的一項統計數據顯示, 2007年10月至2008年5月剖腹產的產婦比例高達46%,這只是一個平均值,實際數字還要更高一些。

「後來,又有了生命體征儀,可以不間斷地監測胎兒的情況,一旦發現胎心不正常,能夠及時採取措施,這樣一來,產婦生產時就更加安全了。」肖艷說。

2017年

產鉗和胎吸快「退休」了

選擇自然產的更多了

「昨天,我們醫院分娩科一共接生了23個孩子,其中有3個是剖腹產,其餘20個都是自然產。前些年因為剖腹產的產婦增加,我們的工作輕鬆了一些,這幾年又忙了起來,而且比以前更忙了。」肖艷說。

說到比以前累,是因為「二胎」政策,讓初產婦不願選擇出血多、感染機率大、再產風險大的剖腹產,而是選擇自然產,這就使助產士的工作強度大幅增加了。而且現在的醫療服務水平提高了,增加了「導樂分娩」,產前助產士會和產婦溝通聊天,減輕她們的壓力;還有「家庭式分娩」,讓產婦的親屬陪在她們身邊,從精神上減少產婦的痛苦;還有「自助體位」,產婦用什麼樣的體位生產都可以,這是以前少有的。因為這些醫療項目的增加,讓助產士的工作更忙碌,也更辛苦了,但是產婦更安全了,痛苦也相對減輕了。

這幾天,在收拾工具的時候,肖艷又看到了產鉗,這才想起,上次用它的時候還是在「五一」前後。以前每天用十幾次的工具,現在兩三個月都用不上一次。胎吸雖然是更新了一回又一回,可是現在的年輕人不認可這些舊東西,基本也派不上什麼用場了。雖然它們還存在著,但實際上已經接近「退休」了。

「現在的產婦90后居多,知識水平明顯提高,通過網路和書籍,她們對於生產的知識相對了解,溝通起來輕鬆多了。」肖艷說:「更讓人高興的是,現在的人對生男生女看得不是很重,只要母子健康就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