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謝偉:銀行資管存在著監管套利問題 需要回歸代客理財

謝偉:銀行資管存在著監管套利問題 需要回歸代客理財

浦發銀行副行長謝偉

和訊網消息 7月29日,「2017資產管理年會」在上海舉行,本次會議以「統一監管趨勢下的破與立」為主題,廣邀監管機構、金融機構代表和專家學者,共同探尋資產管理行業未來發展。和訊網作為特邀媒體全程直播。

浦發銀行副行長謝偉發表主題演講。謝偉表示,當前銀行資管業務發展仍然存在諸多不足。在業務屬性上,本應是「受人之託、代人理財」的業務仍由資產管理人承擔著實質性的風險,普遍存在「剛性兌付」。在業務模式上,部分業務規範發展不夠,存在著監管套利等問題,不僅容易導致風險傳遞、加速市場波動,而且會造成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上升。

謝偉: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首先代表浦發銀行對諸位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剛才王理事長很具學術深度的觀點幫助我們很好的理解了監管尤其是新監管背後的邏輯。剛才陶局長的介紹,對於我們下一步更加高質量的推動資管發展充滿了信心。

近期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為下一階段的工作指明了方向。尤其對資管業務,主要體現回歸資產管理本源、更好的服務實體經濟以及統一監管和科學監管的趨勢,我想從三個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一些觀點和想法。

一、銀行資管業發展的總體狀況。

從現狀來看,銀行資管業務有力地支撐了實體經濟發展。2013年以來銀行資管業務規模一直穩居行業第一,對於實體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截止到2016年底,大資管行業總體規模是116萬億,剔除重複計算部分,總規模在70萬億左右,其中銀行資管業務是29萬億,佔比超過40%。一方面銀行資管業務促進了行業的轉型和升級,有效地支撐了實體經濟發展。另一方面,銀行資管拓展投資渠道,為投資者提供了豐富的低風險的投資標的。以2016年為例,銀行理財兌付客戶收益是9773億,同比增長12%。此外資管業務還改善了銀行傳統經營模式、優化了業務結構和收益結構。而且在具體業務工作中我們體會到,資產管理不僅帶來了收入,還增加了我們服務客戶的方式,而且對於銀行經營理念轉變有很大的幫助。

從發展前景看,銀行資管業務未來發展空間巨大。國際經驗表明,隨著利率市場化和金融市場的不斷完善,歐美等發達國家的資管業務實現了快速發展,目前這些國家的資管規模已經佔了GDP的接近2倍。相比之下,的資管業務規模只佔了GDP的80%左右,未來還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其中銀行資管又有先天的品牌、渠道、客戶、資金、聲譽等優勢,發展潛力更大。國外先進銀行表外資管業務規模和表內規模可以達到1:1的比例,目前商業銀行比例只有16%左右,個別銀行最高達到三分之一左右,所以,伴隨著金融改革的深化和市場的不斷完善,銀行資管業務必將迎來巨大的發展空間。

我相信,在這個過程中間我們一定會遵循央行有關監管政策要求,正如剛才陶局長所說,未來我們的資管應該是一個質增量減,逐步的在夯實我們質量的基礎上實現穩定的發展。

此外,當前銀行資管業務發展仍然存在諸多不足。在業務屬性上,本應是「受人之託、代人理財」的業務仍由資產管理人承擔著實質性的風險,普遍存在「剛性兌付」。受制於此,大多業務模式仍然沒有脫離傳統信貸的框架,在經濟下行的過程中也出現了各類的問題。比如,在產品結構上,仍然是預期收益型的理財產品居多,凈值型產品佔比偏低。在業務模式上,部分業務規範發展不夠,存在著監管套利等問題,主要表現為產品的多層嵌套、槓桿加大,這個不僅容易導致風險傳遞、加速市場波動,而且會造成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上升。

二,優化資管業務監管框架的相關建議。

當前資管業務健康發展迫切需要建立統一的監管框架,這次金融工作會議上面明確提出,要在現行監管的基礎上強化綜合監管,突出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尤其是在資產管理業務這方面更加迫切。當前資管業務出現的一些問題,一定程度上是由於不同機構之間缺乏統一的監管規則和監管標準所致,沒有統一的監管標準,不僅導致機構之間的無序競爭、服務效率降低,而且還造成不同資管機構將業務重點放在規避監管制度上面、實施信貸套利方面,從而弱化了創新發展資管業務的動力。沒有統一的業務規範,不同機構的資管產品將無法實現規範和有效的對接,在管理上也無法實現穿透,導致交易結構複雜和風險的積累。沒有統一的市場規則會造成市場分裂和市場秩序的混亂,因此迫切需要從頂層設計開始,統一監管框架,將宏觀審慎與微觀審慎、機構監管和功能監管、行為監管相結合,以引導和規範資管業務的長期健康發展。

同時考慮到目前資管業務的發展現狀,為有效實現監管目標,建議從以下兩個方面著手:

一是在統一監管框架下,探索差異化的監管措施。不同行業資管機構都有獨特的優勢,銀行資管依靠其成熟的信用風險管理經驗,完善的資產負債管理能力和強大的渠道銷售能力,在固定收益債權類投資、期限錯配和流動性管理、產品發行銷售等方面有較強優勢。券商和基金在投研和交易方面的優勢比較明顯,其他的金融機構比如說信託和保險等也各有特點。正是這些差異性提升了市場的多元化和活力,

各個金融機構之間可以取長補短、密切合作,在合作中參與市場競爭。所以,從監管角度看,在統一監管的框架之內還需要保持不同金融機構的獨立性和差異性,將分業監管和功能監管、行為監管有效結合起來,使得不同金融機構可以充分發揮各自的比較優勢。未來,隨著規則的統一和市場的規範,金融機構之間的競爭和合作將會更加有序。

二是把握監管的節奏和力度,防範風險。監管目標的實現是循序漸進的過程,需要與業務現狀、經濟發展以及市場主體成長的情況相結合,從資管行業來看,監管的最終目的是要打破剛性兌付、回歸資管的代客理財屬性。但從防範金融風險的角度來看,還有一些前提需要進一步完善,以打破剛性兌付為例,需要投資者有足夠的風險認知和承受能力,資產管理人有較高的風險評估、定價以及投資交易能力,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相對完善、相關的法律制度完備,但目前看部分前提條件仍然不具備。所以需要注意把握監管的節奏和力度,從這些環節同時入手,逐步打破剛性兌付,其他的政策實施也需要針對具體情況進行。

三、探索銀行資管業務發展的新路徑。

一是順應監管趨勢回歸資管的業務發展本源,向真正的資產管理人蛻變。這次金融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要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而銀行資管業務的本源就是要回歸代客理財的屬性,根據客戶的需求提供多樣化的資產管理和服務,其內涵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打破剛性兌付實現風險由客戶承擔,雖然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卻是業務轉型的最終方向。另一方面不同金融機構需要用差異化的策略和自身的比較優勢,提供多樣化的產品和服務,參與市場的競爭,充分滿足客戶多元化、個性化的需求。這一目標的實現也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到制度的完善和銀行自身的發展,下一步,商業銀行應該繼續提高自身的投研、交易和風險定價能力,提升資產管理水平。與此同時,還需要從法律上明確銀行資管業務的主體定位,做好投資教育、分類與篩選工作等。此外,商業銀行還應該按照監管的要求,規範資產管理業務的運作,促進金融市場的穩健運行。

第二是利用金融科技前沿成果推動資產管理和業務模式的創新。金融科技的每一次突破都對傳統業務模式和服務流程帶來一次衝擊、顛覆和重構。我們必須充分利用金融科技實現資管產品和業務模式的創新,比如,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技術,不僅可以為業務在產品和資產端的獲客提供便利,而且在風險管理、投資交易和理財服務方面都有廣泛的應用。區塊鏈和雲計算技術則為未來構建統一的資管平台和核算系統提供了可能。商業銀行需要積極探索這些前沿技術的具體應用,比如說智能投顧系統等,升級優化現有的資管業務流程,拓展服務的範圍,提升服務的效率。

第三是發揮集團的協同優勢,優化資源配置,提升銀行資管業務的競爭優勢。當前大部分銀行正在實施集團化的發展戰略,商業銀行可以充分利用銀行集團的協同優勢,通過核心資源共享、優化集團資源配置,大大提高銀行資管業務的資源獲取能力。集團內不同的部門和機構之間也應發揮協同優勢,實現優勢互補,降低銀行資管業務的交易成本、提高運行效率,實現銀行資管業務的差異化發展、提升市場的競爭優勢。

各位嘉賓,在統一監管框架下,「大資管」業務必將迎來華麗轉身,浦發銀行也將堅持以客戶為中心,優化資管業務發展的模式、提高資產管理的能力,和業界各位同仁一道,為更好的服務實體經濟、推動金融供給側改革做出更大的貢獻。

謝謝大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