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劃分畫家書法的背後 是中國畫審美標準的分化

劃分畫家書法的背後 是中國畫審美標準的分化

■饒宗頤 2001年作 篆書六言聯 釋文:典枚蘭台書史,敷陳丹赤文章。鈐印:饒宗頤印、梨俱室。款識:集天璽碑字,以懸針法行之。辛巳長夏,選堂於梨俱室。

■陳永鏘書法

■陳金章 春華秋實

■賴少其 庚申(1980)年作 漆書七言聯

■馮善書(藝術投資專欄作家)

上周由新快報收藏周刊策劃的有關畫家書法的系列報道引起業界高度關注。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當代性的話題,它的產生根源於毛筆作為文人的主流書寫工具,在近一百年來已經逐漸退出的歷史舞台。

被推向專業書法家對立面的,遠不只是畫家這個群體

唐代以降,有了書畫同源的學說。作為藝術史上一個重要的基本理論,不管其後來被主流學術語境指向哪一個討論方向——同源究竟指的是歷史起源、表現形式,還是意象神韻、思想表達的相同?其實放在今天而言,都不是很重要。用歷史的眼光來看,書畫同源的理論價值的意義是顯而易見,也是世所公認的,它在全球的大格局下為畫成為一門獨立的藝術形態提供了基本的分析框架和鑒別依據。明朝以後的弱國年代,文人畫的興起更使得這一理論成為畫審美價值體系的核心。在鋼筆、圓珠筆和鉛筆引入的前面兩千年,毛筆作為文房四寶之一,一直是文人日常使用的主流書寫工具。在人人都用毛筆的年代,畫家與一般書法家的水平,可想差距不會很大。直到硬筆取代毛筆成為主流文房用品的當代,畫家這個群體才開始分化,從而出現了一批繪畫水平很高,但書法卻委實不敢恭維的人來。被批評家陳傳席先生推到輿論風口浪尖的吳冠中老先生即為其中的代表。從陳傳席、張彥、張紹城、梁照堂諸先生的討論可看出,到了當代,隨著畫與國際上其他藝術形式的交融不斷加快,藝術界甚至已經開始就書法在畫創作中的基礎性作用提出了質疑。

在筆者看來,學術界把批評的矛頭直指畫家的書法軟肋,或許並不單純只是因為有那麼一批畫家寫不好毛筆字,而更重要的是因為像吳冠中、趙少昂等書法不好的畫家居然都成了這個時代的畫藝術標杆人物。有些人站在市場的角度,便認為「畫家書法」的話題背後,多少牽涉了一些利益之爭,學術探討很可能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因為在這個名利不分家的年代,名家集聚和壟斷著絕大部分的社會資源。誰佔據了審美的制高點,誰就有能力打倒對手贏得更多的市場話語權。事實上,在當下的投資收藏界,被推向專業書法家對立面的,遠遠不只是畫家這個群體,須知道,書壇早已有「學者書法」、「官員書法」、「明星書法」等其他各種不同的細分門類了。細究起來,這種分類的方法和習慣本身就源自藝術品商業的。這與繪畫領域爭論文人畫與院體畫、雅與俗的區別,其動機大概都不會差很遠。

不管在學術還是在市場,畫的審美標準均已發生變化

常言道,在商言商。作為一個關注藝術品商業的專欄作家,若冷靜地對國內整個藝術市場的買家群體作一個細緻的劃分,我們或許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買得起畫的人往往是看不懂畫的人,而看得懂畫的人常常卻是不掏錢買畫的人。注意,筆者用的是「往往」和「常常」這兩個詞,這意味著具有強大購買力的專業藏家並沒有被排除在外,只不過,這一類型的藏家佔比其實是微乎其微的。特別是隨著收藏從精英時代逐步轉向大眾時代,當前國內的書畫市場一定程度上還是受流行文化的影響。何況從社會心理來講,主流社會普遍還處在以追求物質享受和財富佔有的年代,對待財富的態度和觀念始終是一種焦躁不安的狀態,彷彿帶著無窮的慾望。可想而知,在這樣一種社會的大背景下,流通到市場上的藝術品更多地表現為一種新的理財工具和資產形式。對購買藝術品的人來說,財富配置的目的顯然多過精神追求。而對上游的藝術家來說,其創作的價值導向,大多數是以適應市場需求為目的的,只有極少的一部分藝術家是單純為了藝術在延續著自己的職業生命的。有人說,有什麼樣的買家就會有什麼樣的市場,有什麼樣的市場就會有什麼樣的藝術家。看今日的嶺南書畫市場,足見端倪。因而,我們在爭論畫家書法這個話題的同時,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當前不管在學術還是在市場,有關畫的審美標準均已發生變化。高度強調線條和筆墨味道的傳統審美觀念,遭到了更重視色彩、形式感和思想表達的當代審美觀觀念的無情挑戰。值得注意的是,這場挑戰實際上才剛剛開始。

一位畫家的書法,是被納入整個書畫作品體系來營銷的

回到書法的話題。在嶺南市場,拋開江湖藝術家這個群體來說(其實藝術家走江湖並不局限於江湖藝術家這個群體,一些所謂主流的藝術家也常常在走穴撈金),畫家書法的市場體量其實不見得比專業書法家小。在當代嶺南藝術家裡邊,像賴少其、楊之光、饒宗頤、陳金章、林墉、林豐俗、陳永鏘、方楚雄等人的書法在市場上的流通量非常大,在很多專業的畫廊裡邊,這些人的作品一直是書法市場交易的重點標的。一方面因為他們的知名度比較高,另一方面則因為他們的繪畫作品非常貴,收藏者為了講求名家效應習慣上都會退而求其次地追求這些人的書法。而對專業的書法家來說,出名的多為一些學術地位較高的大學者或擔任過書協主席的書法家,這部分人的數量本身就很少。其他專業書法家除非自身的市場運作能力很高,否則作品實際的流通量不會很大。我們可以客觀來分析,一位知名的書法家的作品類別和層次通常都不會很豐富,特別是那些靠著職位的影響來進入市場的書家,本身在書法上的造詣不見得很深,大多數只精通一兩種書體,在這種情況下,通常就只能通過篇幅來劃分作品的層次。相比之下,一位畫家的書法,是被納入到整個書畫作品結構體系來進行營銷的,譬如賴少其的畫作估價為每平尺10萬-20萬元,其書法作品則估價為每平尺1萬-2萬元,由此形成的價格層次和對比參照效應,對買家引導力是很強的。平心而論,在書法方面,專業書法家的整體水平遠遠高於畫家。但鑒於在知名度和營銷方法、渠道等方面的劣勢,前者僅靠專業能力是很難在市場競爭中去壓倒畫家的。

那麼,若撇開市場的因素來討論畫家的書法,有意義嗎?竊以為意義也不是特別大。原因在於,知名的書法家裡邊,也混有大量濫竽充數的人。這一點,書法家內部一直也有爭論。每個書法家出名的原因和方法都可能不一樣,因而,在市場上賣得好的書法家,水平不見得都很高。說來說去,評價一幅書法作品好不好,本質上與寫的人是誰並無直接關係。而作品在市場上走得好不好,原因似乎也不能直接歸結到這個作品的水平有多高。君不見,在書法界,大量高手在民間,一輩子籍籍無名。

由是觀之,在書法作品的審美上,還是應當回歸作品本位。雖然現實的問題是,在商業的審美標準上,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每個人都會因為知識、經驗、修養的不同,帶著一定的個人的偏見去評判他人的作品。而主流學術界的話語權分配法則,事實上也常常存在著不公平,因而,學術界的偏見相比市場只會多而不會少。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也不可能永遠停留在物質至上的心理狀態,對於長時間浸淫在書畫市場的人來說,總有一天能認得出個好壞來。人都是一邊吃虧一邊成長的。在審美觀念上的話題上,若大家討論的目的不是求同存異,而是勢同水火地死都要分出個高下優劣來,那麼,這個話題可能永遠都無法得到定紛止爭的一天。

在個體的思想和價值觀不斷走向多元化的社會,對藝術的創作者和鑒賞者來說,尊重別人的審美自由不僅是保護和發揚傳統的最好辦法,也是不同藝術形態開拓創新、包容發展的唯一選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