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他若不死,諸葛亮根本無法上位!他才是劉備心目中排名第一謀士

他若不死,諸葛亮根本無法上位!他才是劉備心目中排名第一謀士

長期以來,只要大家一說到蜀漢謀士,大家都會想到卧龍諸葛亮,或者再進一步,想到在攻打四川戰死的龐統,然而大家可能沒有想到,真正在劉備心目中排名第一的謀士,根本不是卧龍鳳雛,而是一個加入較晚,效力時間也不長,但作用巨大的謀士,這就是法正法孝直!無論是在正史還是在小說中,他都是一個繞不開的角色——是他出謀劃策,劉備才能最終進入西川,擁有了一塊自己夢寐以求的根據地;而又是他的參謀輔佐之下,劉備最終奪取了漢中,為蜀漢建國奠定了至關重要的基礎!

1 最晚投靠,卻是劉備最重視
如果說出謀劃策其實諸葛亮等人也會的話,不足以證明劉備會特別重視法正的話,那麼有幾件事情可以證明,劉備的確對法正的感情不一般。

首先一件事情是劉備經過一年多的戰爭,終於攻佔成都。要論功行賞,給自己手下安排職務,除了派老兄弟關羽鎮守荊州,張飛鎮守巴郡(差不多是今天重慶達州一帶),剩下最重要的地區,就是蜀郡太守,也就是相當於自己首都直轄市的成都的最高負責人。誰來出任這個核心地區要職?不是從荊州一起跟過來的諸葛亮,而是直到一年前才投靠過來的法正,除了擔任蜀郡太守之外,還帶揚武將軍銜,握有兵權。簡單比較來說的話,就是首都市長兼衛戍司令!這種破格任命,當然可以看出法正在劉備心中的地位。另外,進入成都,創業成功后的劉備給自己手下頒發了「優秀員工獎」,最高一檔共四個人,每人五百斤黃金、一千斤白銀、五千萬錢和一千匹蜀錦。你猜哪四個人得到了這檔?沒錯,關羽、張飛、諸葛亮和法正!

另一個事例是對法正擔任蜀郡太守后的主政問題上。史書上說是「睚眥必報」,很過分吧?許多人看不下去,跑去給諸葛亮投訴說法正太過分啦!但是諸葛亮怎麼說呢?哎呀,你不知道啊,當年老闆慘兮兮的時候,北面有宿敵曹操,東面有咄咄逼人的小舅子,而就是回房間睡覺,都怕枕邊的老婆突然發難,這種悲慘忍辱負重多麼憋屈,誰能體會?好不容易靠著法正一下發達了,他感謝法正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去阻擋他呢?說不定就是咱們老闆在借法正發泄當年的憋屈呢!總之,這件事兒是連諸葛亮都不敢管,只能勸人息事寧人了事,可想當年劉備和法正到底鐵到了什麼地步!

還有一個事例,就是當年攻打漢中,劉備在一次戰鬥中形勢處於劣勢,應該退卻,但劉備不知哪根筋部隊,突然犟上來,冒著曹軍密集箭雨,留在前線指揮,不肯退卻。此時法正一聲不發,突然衝上前去,不顧箭矢的危險,擋在劉備身前。嚇得劉備連忙提醒法正避箭,這時法正才說:「主公你都親自冒著箭矢和飛石的危險,何況我們這些人呢?」劉備這才軟了下來,對法正說:「我與你一起走。」(吾與汝俱去)。自己命算不上什麼,可是就見不得好基友冒險,兩個人感情簡直已經驚天地泣鬼神!難怪後來夷陵戰敗的時候,諸葛亮非常感嘆,如果法正還在,就一定能阻止劉備伐吳。所以說法正是劉備心目中排名第一的謀士,絕對沒錯!

2 出身名家世家,少年鬱郁不得志法正出身於名門世家,其曾祖父法雄是東漢時代的名臣,善於處理政務,查察奸人壞事,其在任期間,盜賊甚少為患,屬下吏民都對法雄既敬又畏。法雄的兒子,也就是法正的祖父法真,也是不同凡響的人物。法真年少時就很善於相人,在他還沒有滿二十歲的時候,有次去南郡探望他父親,剛好趕上他父親召集所有的屬員官吏一起開會,他就在窗戶里看這些人和他父親報告。等會完了之後,法雄就問他:「你覺得哪個人不錯?」他回答說:「那個叫胡廣的下屬,氣度不凡,前途無量。」後來胡廣果然就當上了大官,可見他有著識人的火眼金睛。

到了法正的父親法衍,雖然沒有太大名氣,但是還是當上了官(司徒掾、廷尉左監)。本來按正常的發展路線,就這樣下去,法正也可以憑藉自己的門第,慢慢地培養人望,然後在中央政府謀個一官半職。誰知道天不遂人願,就在法正十來歲時,便遇上了董卓亂京,後來李傕、郭汜在長安互斗,整個關中混亂不已,遍地飢荒。在這種局面之下,法正只能和同郡的孟達一起深入蜀地,依附劉璋,這一年他才二十歲。

法正到了蜀地后,劉璋過了很久才讓他當了一個縣官(新都令),後來又加了一個校尉官銜(署軍議校尉)。但他在劉璋那裡過得非常不開心。史書上對他這段經歷說得很簡單:「既不任用,又為其州邑俱僑客者所謗無行,志意不得。」就是說,劉璋不重用他,他又和本州的一些同來逃難的人處不好關係,被他們說成是「無行」——用現代話來說,就是作風不正——讓他過得非常鬱悶。不過只要我們換個角度思考一下,就很容易明白法正為什麼會混到這麼悲慘的地步。

首先我們必須肯定一點,法正有才華有志氣,和他淡泊寧遠的祖父相比,法正心有抱負,更欲在亂世施展自己的才華。但是俗話說得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法正比一般人都要有才,加上家裡又是名門,年輕氣盛的時候就很容易張揚,對一些看不慣的蠢人蠢事很可能就不留情面地諷刺指責,引起了周圍人的不滿(關於這點,大家可以參考美劇《生活大爆炸》中的天才物理學家謝爾頓)。

「無行」也就是作風不正——這個評語,其實相當惡毒,因為這種評價雖然很虛無縹緲,但卻具有巨大的殺傷力,而且還死無對證。比如某單位或集體裡面有一個人很牛,遭到許多庸才的嫉妒,但是這人又沒有什麼說得出口的缺點和不足,而且工作也很出色,那麼這些庸才會怎麼辦呢?他們往往會湊在一起,私下說這個人作風不正——我上周看見他去寡婦家啦,哎呀哎呀真不得了啊!作風不正啊!但是如果有人認真去追究,就會發現這事兒追究不了,你要說他污衊,可是他會說看見你去了寡婦家,又沒有說你去幹什麼;你要和他解釋,其實這是領導派我去送溫暖,他就會說:哎呀我們都知道你幹什麼去了!要不為什麼不派別人就派你?就這樣,雖然他們在工作上無法挑戰牛人,但是他們能用謠言和風評把所有的事情都給攪黃了。

如果這時候法正的領導是曹操、劉備這種識人善用,能不拘小節的大人物,自然不會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早早地就能發揮法正的才能。但是遇上了被人稱謂「愚暗」的劉璋,法正就只能悲劇了。不過,即使是在鬱悶的時候,法正還是很走運地遇上了一位知己張松。但值得注意的是,張松並非像法正一樣不受劉璋重用,剛好相反,張松官居益州別駕,別駕可是僅次於牧守和刺史的官職,就是整個益州的領導核心成員之一,這絕對不能說是不重用了。張松想投靠劉備的原因,估計是看出劉璋太過軟弱,出於自己利益考慮,更傾向劉備這種梟雄——因為劉備肯定能守住益州對抗北方的曹操,或者是東邊的孫權。

赤壁之戰後,張松推薦密友法正去見劉備,法正一開始還不願意去,但是去了之後就發現來得不冤枉。法正和劉備這兩個雄心勃勃,同樣都是長期因為客觀外部條件而不得志的人一見如故,相互有極大的共鳴,這一下法正就認定了劉備才是自己心儀的主公,於是回見張松,獻益州的計劃應該就在此時定下。法正在蜀地住了約十五年之久,對益州地形、兵力分佈等無不了如指掌,在劉備正式與劉璋決裂后,便開始擔任嚮導兼謀臣的角色,引導劉備南下成都,法正的見識也開始小試牛刀。當時,劉璋的謀士鄭度提出了非常有效的計策——堅壁清野,燒掉成都外圍物資。這點劉備都感到頭痛,法正卻看準了劉璋的性格,知道此計不會被劉璋採納,安定了劉備的作戰決心。法正又親自寫信給劉璋,恩威並濟,施以攻心之策,信中更誇張地提到孫權派甘寧和李異前來協助劉備。吳將很多,為什麼單獨提到甘寧和李異?因為這兩人正是十多年前在益州作亂而反了出去的,劉璋對甘寧和李異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聽到他們倆要殺回來,心裡別提有多大壓力。足見法正對劉璋及益州的情況十分了解,能夠將劉璋君臣玩弄於股掌之間。

3 謀定漢中

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曹操吞併漢中后,益州顯得十分緊張,甚至到風聲鶴唳「一日數十驚」,劉備「斬之而不能止」的地步,就在這緊張的局勢下,曹操卻另有考慮,派夏侯淵總督西線,自己卻回師趕著籌備他的魏王登基大典去了。這時劉備手下很多大臣鬆了一口氣,正準備休養生息,然而法正卻一眼看出,曹操這麼好的機會都回軍,必然內部發生問題了,他們放棄了機會不打我們,我們卻不能錯過良機,應該反過來打他們,並列舉出攻打漢中的三個好處。法正對於戰略把握得非常到位。

劉備能被稱為一代梟雄,就在於他雖然屢敗於曹操,但是還能毅然鼓起勇氣去戰鬥。他果斷地採納了法正的意見,調動整個益州的力量,再次親自向曹操發動進攻。法正作為謀主,不但善於規劃戰略,對戰術也同樣精通。漢中之戰,他首先把握住了要點,奪取了戰略要點定軍山,將戰略主動權牢牢把握在手中。在此戰中,劉備夜間兵分十路進攻張郃,夏侯淵為支援張郃,輕兵前來,法正看準夏侯淵軍的破綻,抓準時機,果斷讓劉備命令黃忠出擊,結果成功斬殺夏侯淵,曹軍主帥陣亡,全軍震動。自此之後,漢中爭奪戰以劉備一方採取主動,逐漸壓制曹軍。後來曹操雖然親自前來,但是戰略態勢已經不是他所能扭轉的了。漢中爭奪戰是劉備第一次真正打敗曹操,從虎口中成功奪下地盤,並成功斬殺曹軍大將。而法正在這次戰役的功勞居功至偉,既規劃戰略,又親臨前線指揮,不愧為自龐統死後,劉備陣營的第一謀主。事後,曹操終於得知劉備身邊原來有智者相助,不禁感嘆自己雖已收羅了天下的奸詐詭道之士,卻獨獨錯過了法正。只是非常可惜,法正就在公元220年便逝世了。他過早逝世,是劉備事業的巨大損失,劉備為之痛哭終日,追謚法正為翼侯。如果他還在的話,夷陵之戰到底誰勝誰敗,還真不好說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