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落馬的安徽原副省長陳樹隆和他的三個「操盤手」

落馬的安徽原副省長陳樹隆和他的三個「操盤手」

原標題:落馬的安徽原副省長陳樹隆和他的三個「操盤手」

記者| 李顯峰 鄭林

「最懂債券的副省長」還是栽了,仕途止步於54歲。

2016年11月8日,中央紀委發布消息稱,陳樹隆涉嫌嚴重違紀。接近紀委的知情人士向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透露,陳樹隆案涉案金額巨大,遠超億元。其問題主要發生在蕪湖,涉及證券金融、招標投標等多方面。陳落馬後,蕪湖超過100名官員被約談。

民間稱之為陳樹隆的「鐵杆」的龐霞、王文化和胡強,目前已失聯數月。據多個交叉信源說法,陳樹隆涉嫌在主政蕪湖期間,指揮挪用財政等資金,以「打新股」等方式進行投資,在此過程中,為陳充當「操盤手」和涉嫌輸送利益的,即是王文化等3人。

失聯的兒子,落寞的除夕

安徽巢湖,陳樹隆老家

巢湖市后丁庄村,是陳樹隆的老家。在後丁庄的眾多民宅中,陳家並不顯眼。這是一棟南北朝向的二層樓房,門口栽了兩棵松樹,院里有兩棵桂花樹。相比之下,附近一鄰居的別墅反顯得闊氣。

2月19日,深一度記者登門探訪。對記者的突然到訪,陳樹隆的父母陳敬(化名)夫婦沒有拒之門外。陳敬今年88歲,身體還算硬朗,老伴85歲。陳敬夫婦看過新聞,知道兒子正在接受中央紀委的調查。陳母哽咽道:「越查清楚越好。查清楚,查明白,不受委屈、冤枉就好。做得不對的,領導應該批評。」陳父則說:「政府是公道的,不會隨便冤枉他。」

陳家客廳的牆上,懸挂了多幅陳樹隆和大領導的合影照。卧室里還有很多沒掛出來。這些照片記錄了陳樹隆的仕途風光。陳敬說,是兒子搬家時,送回老家的。

2017年1月27日,是年近九旬的陳敬和老伴度過的最落寞的一個除夕。這次過年,大兒子陳樹隆沒有回家團圓,一同失聯的,還有大兒媳王傳紅、小兒子陳樹堂。陳家廚房屋檐下,掛著一條草魚。這魚本是買來做年夜飯的,因為人少吃不完,後來被腌制晾曬起來。

在父母眼裡,陳樹隆是孝子,幾乎每年春節都會帶妻子女兒,回家住上兩天。「小兒子一家三口,大兒子一家三口」,而今年春節,6個人只有3人回家,陳母不禁嘆息:「讓他念書害了他。」

正是通過念書,陳樹隆才改變農家子弟的命運。10歲時,陳樹隆才上國小,第一次聯考,他落榜了,1983年,復讀後的他進入安徽財貿學院會計學系學習,時年22歲。在當年,陳樹隆是后丁庄村唯一的大學生,上大學時,村民自發到村口放鞭炮相送。

貧困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困擾著陳家。陳樹隆剛上大學時,姐姐幫他補過褲子。膝蓋和屁股處都是補丁。一次他寒假回家,親戚問:怎麼這麼瘦?他說:「我在學校裡面干(吃)不飽。」寒門出身,令其性格多些爭強好勝。

日後,陳樹隆仕途進步,從合肥調往蕪湖,母親勸告他不要那麼累,要放輕鬆一些時,陳樹隆回答:「我到哪裡就想把哪裡干好,難道還有比干農活苦嗎?」

讓村民記得陳樹隆的是進村的柏油馬路。一位在當地從事客運的司機說,此路原是土路,有一年春節,陳樹隆等人開車回家,時逢雨天,車陷坑內,靠眾人力推,車才進村。結果第二年,村裡就修建了柏油路。不過,談起陳樹隆時,許多村民表示,后丁庄村並沒有因為他當副省長而「沾光」。

沿柏油路進村,距村口大約200米的馬路邊,立有一塊后丁庄示範村的功德碑,上面刻錄了捐款人的姓名及捐款數額。位列第一的贊助者是陳樹堂,捐款2萬元。除他外,捐款也是這個數的僅一人,余者為1500元以下。

后丁庄示範村功德碑,陳樹隆之弟捐款數最多

一位村民說,陳樹堂生意做得比較大,開4s店、賣鋼材等,有意和他來往的人很多,「弟弟比他(陳樹隆)要浮躁些。你不找人家,人家會找到你的。」

難忘的「327」,最後的大佬

被稱為「最懂國債的副省長」的陳樹隆,獲得嶄露頭角的機會是在1995年的「327國債事件」。當時他擔任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主任和省財政證券公司總經理。

「327」是國債期貨合約的代號,對應為1992年發行、1995年6月到期兌付的3年期國庫券,發行總量是240億元人民幣。

當時,國債市場開始火爆,聚集的資金量遠遠超過股市。國內最大券商萬國證券的總經理、「證券教父」管金生預測,327國債的保值貼息率應維持在8%的水平,不可能上調。按照這一計算,327國債將以132元的價格兌付。當市價在147元至148元波動時,萬國證券聯合高嶺、高原兄弟執掌的遼寧國發集團,開始大舉做空。他們的對手,是經濟開發信託投資公司(簡稱「中經開」)和眾多市場大戶,後者包括陳樹隆率領的安徽國債隊。

1995年2月23日一開盤,雙方展開生死廝殺,下午遼寧國發集團的高氏兄弟看到勢頭不對,突然調轉槍口做多,萬國證券被逼進死胡同,面臨60億元巨虧。管金生孤注一擲,在收市前的最後8分鐘天量砸盤。萬國證券最後的賣單對應面值1460億元,遠超327國債的總價值。如按收盤價交割,以中經開為代表的多頭將出現約40億元的巨額虧損,全部爆倉。

市場最後被上交所翻轉。23日晚10點,上交所經過緊急會議后宣布:2月23日16時22分13秒之後的所有交易是異常的、無效的。鑒於當時不具備開展國債期貨交易的基本條件,證監會作出了暫停國債期貨交易試點的決定。至此,第一個金融期貨品種宣告夭折。

曾在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工作過的蘇雲彬(化名)回憶,「327國債事件」之前,安徽國債也虧得一塌糊塗,「虧5個億是肯定有的」。在「327國債事件」中,「陳樹隆帶著安徽國債所有的錢,去干,最後窟隆補平了,還賺了上億元。當時他也拿了政府的獎勵,不少錢。」

悲情「證券教父」管金生(右)

主政蕪湖時,傳其「打新股」

經歷過「327國債事件」的陳樹隆,逐漸成為安徽省金融探索的核心人物,當地官場曾稱其「金融奇才」。

2003年底,陳樹隆被調任蕪湖市委常委、副市長,並於2006年出任蕪湖市委副書記、市長。

2008年6月,46歲的陳樹隆出任蕪湖市委書記。2011年10月,陳樹隆任安徽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蕪湖市委書記。

熟悉蕪湖政壇的人士介紹,一位省領導曾對陳樹隆評價很高,認為其懂經濟和金融,有能力接盤主政蕪湖的唯他一人,但數年後,該領導即對他人說「看錯了陳」的話。

接觸過陳樹隆的蕪湖商人程明(化名)說,陳樹隆對金融和股市極有興趣,「政府開會時,他說著說著就說到炒股的事情上面了。外地的什麼副市長來他不一定見,你要說是哪個公司的老總來,他更有興趣。想和他談得來,你就和他聊股票。」

深一度獲得的反映陳樹隆問題的材料顯示,陳在蕪湖時,最大的爭議是引進德豪潤達和三安光電兩家上市光電企業,這兩家企業均在土地、資金、業務上得到蕪湖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包括不菲的財政補貼及採購訂單。

《證券市場周刊》在2013年4月曾刊發報道質疑三安光電。文章稱,2010年以來,三安光電從蕪湖、淮南、泉州和安溪等地政府手中,獲得總計高達26.5億元的路燈訂單。其中,蕪湖的訂單為6億元。

「當時,蕪湖所有的路燈,不管好的壞的,所有換了重來,用的都是三安光電的,我有個朋友是做燈的,他說,陳樹隆打過招呼,所有燈的生意都給三安光電。」程明說。

《證券市場周刊》調查發現,三安光電提供給各地政府的LED路燈都來自外購,並非其自稱的「公司設計並生產」,而且價格遠高於市價。此外,各地合同中所謂「路燈」,均為普通的市電路燈,而不是價格昂貴的太陽能路燈,且僅包括一個路燈燈頭。

在蕪湖流傳甚廣的一個說法是,陳樹隆涉嫌指揮挪用財政資金等用於「打新股」和其他投資,事後賬面做平。

一名金融界資深人士分析,如果確實動用了財政資金,此舉涉嫌違反預演算法。程明認為,此舉還涉嫌擾亂金融市場秩序,「你(政府)也去打新股,你錢多,你中了,老百姓就打不到了。」

涉利益輸送,三「鐵杆」失聯

被稱為陳樹隆「三駕馬車」之一的龐霞

陳樹隆落馬前的一個明顯信號,是2016年11月3日的中共安徽省第十次代表大會。當時,陳樹隆落選省委常委,省政府秘書長楊敬農則落選省委委員。楊敬農曾在蕪湖與陳樹隆搭檔,出任市長,陳落馬一個月後,楊落馬。

更早之前,蕪湖市副市長洪建平於2016年6月被逮捕。此外有消息稱,蕪湖市駐京辦主任孫平失聯數月。知情人士稱,對洪建平和孫平的調查,均涉及陳樹隆。

接近紀委的知情人士透露,陳樹隆案涉案金額巨大,遠超億元,其問題主要發生在蕪湖。針對陳樹隆的調查涉及面較廣,涵蓋證券金融、項目招投標、地產項目、司法案件等。陳落馬後,蕪湖超過100名官員被約談。

官場之外,蕪湖民間被稱為陳樹隆「鐵杆」的龐霞、王文化、胡強也失聯數月。

知情人士透露,此3人在國元證券、安徽省信託公司或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工作時,即是陳的下屬,后活躍於蕪湖的商界和金融圈,被稱為陳的「三駕馬車」。3人在行事風格上與陳樹隆相似,「都有一點霸道」,其中,王文化和胡強擅長證券操盤。

「龐霞從上海回蕪湖之後,開始做民間融資,陳樹隆對她非常支持,」知情人士稱,龐與陳交情很深,在蕪湖商界和金融圈頗有影響,「原來的老同事坐在一起,也都是當了領導的,給龐霞敬酒,她根本不理睬。」

多個交叉信源稱,王文化、胡強等人涉嫌操縱多支股票的股價,通過資本運作輸送利益。

目前,龐霞仍是上瑞控股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深一度記者2月21日探訪上瑞控股,公司董秘王林表示,龐霞缺席該公司今年2月份的董事會,公司沒有受到影響,目前運營正常。「關於一些傳聞我們沒法證實,我們也在等待有關部門的通知。」

知情人士透露,「三駕馬車」中,王文化當過陳樹隆的秘書。「2016年中秋節前後,他上了一趟九華山,後來便聽說,他帶了很多錢去北京找關係。之後沒多久,王文化就被抓進去了。」

現在,「三駕馬車」和前上司的命運緊緊拴在一起。

與龐霞、王文化、胡強有關的公司關係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