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進則盤活全局,退則滿盤皆輸,大公司到底該不該做金融業務? | 馨金融

進則盤活全局,退則滿盤皆輸,大公司到底該不該做金融業務? | 馨金融

跨界除了產生勢能,還會帶來風險。

洪偌馨/文

之前的很多篇文章中,我都提起過一個觀點,我對於新金融的界定,其中很重要的一類就是未來有流量、有客戶、有數據的公司,尤其是互聯網公司,都會介入金融業務。對於互聯網公司而言,提供服務和產品將成為一個標配。

而隨著金融服務和產品種類的增多、規模的增長,這一板塊也必然走向獨立發展的路徑。這一點,先有螞蟻金服之於阿里巴巴、京東金融之於京東集團,後有360金控之於奇虎360、鳳凰金融之於鳳凰、蘇寧金融之於蘇寧雲商等。

最近,唯品會也在第一季度財報發布的同時,宣布將分拆金融業務,與其主營業務電商、物流並列成為三大戰略板塊之一。而從其目前的業務思路來看,B端供應鏈金融+C端消費金融的打開方式,也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了。

事實上,因為最早幾家布局金融業務的大公司們在產品、業務線甚至生態建立方面的成功,讓我們在對於這個話題的探討中很容易陷入一個狹隘的思路中,那就是大企業在主營業務進入平穩期甚至衰退期之後,拓展金融業務是最容易形成新的利潤增長點的布局,而因為他們在產業鏈、場景、客戶、流量方面有優勢,所以做金融很容易成功,而成功的路徑只要跟隨著先行者的腳步就可以了

可是如果我們打開視野來看這個問題,其實並非如此:

✔ 大公司拓展金融業務的原因有很多,增加利潤雖然必然是其中一個,但並不是全部。對於大集團而言,金融業務可以起到一種潤滑劑的作用,完善整個業務生態。更重要的是,金融業務與「財技」的疊加可以產生更大的價值,比如提升估值、便於融資等等。

✔ 當金融業務成長得足夠大,基礎設施足夠健全,金融業務可以自成生態時,將形成新的品牌溢價,可能帶來更大的驚喜。

✔ 也並不是每一個大公司都適合做金融,或者說如果沒有找到最合適的路徑,有些公司的金融業務只會成為累贅而不是優勢。

01

金融是門技術,財務是門藝術

從財務的角度看,大部分公司的金融業務確實能給公司的財報增色不少。就像前面說過的,作為一條新的業務線,金融業務是可以賺錢的,而且隨著規模越來越大,能夠賺越來越多的錢。

一直以來,金融行業的高利潤是做實業甚至做互聯網的公司們無論如何拍馬向前也望塵莫及的,現在這些公司發現自己掌握著產業鏈上下游、掌握著場景、流量、用戶,現在連銀行、保險這樣的大牌照都在向他們敞開大門,搭建一條業務線其實並沒有那麼難。

而包括支付、信貸、理財等都業務已經是比較成熟的金融服務和產品,基本與現有平台做個嫁接,就可以很快看到成果。

最近,新浪發布的第一季度財報顯示,新浪第一季度凈營收為2.781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均增長40%,其中非廣告營收為5010萬美元。而在非廣告營收中,除了微博增長貢獻的990萬美元之外,另一個貢獻者主要來自新浪支付,這一業務在2017年1季度快速增長,營收達到了1000萬美元,佔到非廣告營收的20%。

情況相近的還有蘇寧雲商,一季報顯示,蘇寧金融業務總體交易規模同比增長152.1%+,其中貸款利息差和理財產品貢獻利潤。中泰證券分析稱,預計2017年蘇寧金服有望實現營收18到20億元,貢獻凈利潤4.5億元。

除了金融業務本身增長帶來的營收增長以外,金融業務還可以反哺集團,帶來集團財務營收的提升。 阿里巴巴最新公布的財報顯示,2017財年(2016年4月1日-2017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其他收入合計60.86億元,較2016財年的20.58億元同比增長196%。其中,僅螞蟻金服的專利費用(royalty fee)和軟體技術服務費用一項收入就達到了20.86億元,佔比超過三分之一。

而根據其往年財報顯示的數據,2014到2017的4個財年裡,阿里巴巴累計向螞蟻金服收取了66.39億元的專利費用和軟體技術服務費用。

除此之外,金融業務因為其本身靈活的性質,與財務手段相疊加,效果更佳。

比如之前的第三方支付監管收緊,許多上市公司願意斥巨資收購一張牌照來提升市值;而近一段時間消費金融站上風口,目前通過參股等方式布局消費金融業務的上市公司有50多家,消費金融業務不僅成為重要的利潤來源,更重要的是像二三四五在披露財報之後,股價應聲大漲,直接封上漲停板。

事實上,即便金融業務本身並不盈利,它也能夠帶來其他價值,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京東金融。

很顯然,京東作為一家急於實現盈利、美化財務報表的公司,京東金融沒有達到增加盈利的目標,反而是為巨額虧損做出了突出貢獻。這也是為什麼在去年底京東集團剝離京東金融的時候,很多人都認為這是在為整個集團的盈利創造條件。

不過拆分之後的京東金融,一方面仍然始終在為集團的各條業務線服務,另一方面,其本身也有了更大的品牌溢價空間。今年3月,京東金融完成私有化交易之後,估值較A輪融資也有所提升。

我們都知道,不同的類型業務估值模式是不一樣。對於綜合性集團來說,估值一般較低。而且,放在京東集團內,京東金融未來也會有估值瓶頸,而剝離可以增大估值空間。

許多電商、互聯網巨頭將金融業務進行拆分,其實都是這個思路,一方面可以繼續發揮金融業務對內的服務價值,另一方面在資本和市場上又能爭取到更多機會。一旦形成平台或生態,具備對外輸出品牌和技術的能力,其潛力甚至可能超過其主營業務。

02

繁華背後,隱憂重重

當然,硬幣的另一面同樣不可忽略。

與其它領域的創新不同,一旦涉足金融業務就不得不面臨潛在的政策和業務風險。這也是眼下不少公司要把金融板塊獨立拆分的原因之一,就世界範圍來看,金融業都是受到監管最為嚴厲的領域之一。

最近,百度就受到其金融板塊的拖累,被國際評級公司穆迪列入了評級下調複評名單。原因是由於與核心業務相比財務和執行風險更高的金融業務增長迅速,百度的發行人評級因此承壓。

穆迪稱,百度於今年4月27日披露的3月底的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3月底,其全資所有的、負責理財及小額貸款業務運營的金融服務事業群總資產為人民幣250億元,相當於百度總資產的12%。

百度向個人投資者出售此類金融資產。穆迪擔心此類風險較高業務的迅猛增長令百度面臨項目開發及 (Aa3/負面)中小企業融資敞口風險。此外,金融服務事業群相關業務的快速增長將推升百度的槓桿水平,這對其評級具有負面影響。

並且,穆迪的報告顯示,百度金融服務事業群相關業務發展時間較短,未來12-18個月此類業務的執行風險仍然較高。

百度受累於其金融板塊,那是不是拆分獨立就可以減少這部分負面影響呢?現實情況看來,貌似也並不是。

除了流量、客戶、數據之外,對於涉足金融業務的互聯網公司而言,已有的品牌效應和隱性背書才是讓它們得以快速跨界的核心優勢——大大降低了平台與投資人建立信任的成本。但反之,這種深度捆綁的關係也容易引火上身。

比如,幾天前,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在官網發布了一份公告稱,5月中旬,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台網路巡查發現,國美旗下的互金平台美易理財的多個產品存在與其疑似關聯公司進行交易的情況,涉嫌自融自保。

被官方組織指名道姓地質疑自融的情況並不多見,事實上,這已不是國美旗下的互金平台第一次被質疑了。前不久,另一個板塊「國美在線金融頻道」也曾曝出涉嫌關聯企業融資、關聯企業擔保等情況。

而再往前看,早在2014年末,新浪旗下的互聯網理財平台新浪微財富也曾「踩雷」,其平台上銷售的來自P2P平台中匯的產品——匯盈寶和外貿貸出現兌付問題。最後不僅發現提供資產公司有問題,連基礎資產中的票據都是假的。

而當時,新浪微財富不僅為中匯在線的產品提供了流量和客戶,官方宣傳資料中還出現了「模式成熟、風險趨零」等辭彙,對於該產品的描述更用了,「由銀行承諾兌付,安全穩健,100%資金安全。」

事發之後,新浪微財富也因風控不到位、過度宣傳等問題飽受詬病。其母公司新浪也同樣受到了一定的輿論壓力,畢竟大多數投資人都是沖著這個品牌去做的投資。

除了上述比較常見的隱憂之外,一些業內的朋友告訴我,大公司轉化能量和資源到金融板塊的效果並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好。除了有跨界帶來的文化、理念、專業上的差異外,不同版塊之間的資源調配和協同合作其實難度相當高。

某門戶媒體系的互金平台高管告訴我,儘管母公司有較好的品牌知名度、用戶基礎,甚至傳播渠道,但金融板塊並不能隨意調用其核心資源,就連最基本的藉助其平台做內容傳播也是要計費的。

跨界不易,且行且珍惜。

原創聲明:馨金融的每一篇原創稿件都經過反覆的打磨,只希望能帶給大家更有價值的閱讀。我們歡迎知識的分享,但更希望自己的勞動能被尊重,在轉載時請註明來源馨金融(Xinfinance)。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