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如何在職場中優雅地「撕逼」?

如何在職場中優雅地「撕逼」?

撕有準備的逼,做有道德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現在撕逼已經成為日常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有人通過撕逼搏上位,有人通過撕逼漲工資,有人通過撕逼爭地盤,有人通過撕逼爭面子……「撕逼」儼然已成為職場人士的必備生存技能之一。

雖然不贊成那種不講道理的撕逼(俗稱莽撕),可是當你面對不公平,當你有苦說不出時,撕逼,是你唯一的出路。

本文從最簡單的Solo撕,也就是一對一撕逼開始,分享一點經驗,希望對廣大深陷苦撕冥想中的同胞帶來一點幫助。

首先不管我們撕什麼逼,三觀一定要正:我們只撕正義的逼。

什麼意思?就是這個事情中你是占理的一方,你是正確的一方,是對方做錯了。而遇到那種你做錯了,你不佔理兒了,我們的態度只有一種:

其次,大多數「撕逼」中都有一個第三方裁判的角色,這個角色直接決定了撕逼的結果。在後宮「撕」中這個裁判是皇上;在社會「撕」中這個裁判是輿論大眾;在職場「撕」中這個角色可能是你的老闆,你老闆的老闆,你客戶的老闆等等。在你準備開始撕逼的時候,先弄清楚你的裁判是誰,避免莽撕。

打個比方,生活中最常見的撕逼場所是法庭,雙方律師辯論的目的是為了讓裁判,也就是法官最終做出有利於己方的判決。所以在撕逼之前,先摸清楚裁判的背景,性格,過往經歷,對類似事情的處理方式等,做到有備無患,再撕不難。撕有準備的逼,做有道德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接下來進入正文,示範如何正確地撕逼。

先下手為強

我曾經遇到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以前我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Team里有一個30多歲的美國人,此人不學無術,好逸惡勞,但因為英語倍兒棒,所以經常做一些翻譯工作。

這個人就叫他賣毛好了。

有一次公司做活動,我和他共同負責活動現場的數據統計工作。沒想到這位毛先生到那兒之後,把自己的工作忘得一乾二淨啊!天天把活動現場當酒吧夜場,第一天撩著膀子甩著橫肉就上台跟主持人斗舞了!一個平時坐的跟佛一樣的胖子突然就靈活地上台斗舞了啊!卧槽我頓時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好嗎!

可當我說我們要一起完成工作時,他永遠擺著一張便秘臉回我「You can do it. Just do it bro!」。我聽了真的很想罵髒話,很想打人,很想和他Battle一下啊。於是項目結束以後我回去跟老闆攤牌。

然後高潮來了!!!

當我進老闆辦公室的時候,一眼就看見老闆電腦上一封郵件,標題赫然寫著「All the things about AZ」!「AZ」就是我啊,發件人就是那個「斗舞狂魔」啊!我用屁股想都知道裡面寫的什麼東西。果然我的老闆責備我,說我做事不夠認真,沒有團隊合作精神。

MD我就炸了,呵呵當時我的內心在下面兩個小時裡面都是這樣的

你看,這就是先下手為強的好處。雖然毛先生是惡人先告狀,但我的老闆第一印象已經先入為主,再加上他倆都是美國人,說的一些有的沒的我也不懂,這更給了他可乘之機,以後想要把局勢扳回來的難度陡增。

這招可謂屢試不爽,尤其是那些喜歡搞辦公室政治的小婊砸,簡直就是撕逼起手式。你要戰勝她們,就要比她們更早搶得先機。在事情已經可以預料但還沒有發展到那一步的時候,先給你的裁判植入第一印象,再慢慢通過語言,文字,旁人(這個以後會說)來增強印象,最終影響裁判的判斷。倘若我在毛先生上台斗舞的第一天,就發郵件告訴我老闆,恐怕後面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剛正面,絕不虛

繼續剛才的例子。毛先生已經先下手,為了扳回劣勢我當即要求和他在老闆面前對質。當然話說的比較委婉,我說可能我們存在一些誤會,希望能夠好好跟他溝通一下。話雖這麼說,呵呵噠我當時的內心卻是這樣的:

毛先生來了以後,我把三天來做的每一件工作,每一封郵件全部摘錄出來,然後告訴老闆說你看我夜裡12點都在回郵件,可毛先生三天以來毛都沒做啊。最後我努力擺出一副困惑的臉面向老闆:「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裡了耶。」

接下來這兩個美國佬的臉瞬間都綠了,接著毛先生就被我老闆叫出去了。再然後他就再也沒做過什麼重要的工作,依然去翻譯PPT了。

這告訴我們,當小人在背後捅你刀子的時候,一定不能虛!不能一被捅就喊疼,就嚶嚶嚶。

你要和TA正面對剛,你要比TA還兇狠,你要有把TA腦袋按在馬桶里灌水的魄力,要有把TA吊在電風扇上鞭打的氣勢。

可你臉上一定要溫和,要收斂,表情要不動如山,內心要侵略如火。如果你示弱了,對方會以為你做賊心虛,會變本加厲,會把你當弱雞一樣踩得更狠。

以後你在辦公室將抬不起頭來。一朝被蛇咬,十年帕金森,如果第一次輸,後面你就滿盤皆輸啊!

證據充分,有理有節

至關重要的一點。如果你的裁判是一個三觀正常,智商正常,邏輯正常的人,那麼「證據」的說服力是最強的。

通常,裁判都希望盡量保持公正客觀,除非他和你的撕逼對象有不可告人的關係(以後討論),否則一般不會偏袒哪一方。這時你只需要封鎖對手所有可能的借口和出口。

多去看一些法庭劇,高明的律師會在對方還沒開口前就把路全部堵死,把對方可能的說辭全部提前想好,然後逐一破解。而這些都是要做大量準備工作的啊!

假如你跟對方撕的是工作數量,找出相關的會議記錄,郵件;

假如你跟對方撕的是工作質量,找出當時的工作簡報,按照要求一字一句去比對;

假如你跟對方撕的是責任歸屬,直接找你的部門領導和他進行明確再回來撕……

總之,能找到的證據全部都回去找,記住,口說無憑。撕逼也要有智商,也要講策略。

最後,一旦你決定開始撕了,就沒有回頭路。

證據提前備好,這是撕逼中重要的「實力打臉」環節。

如果撕逼是一場戰爭,證據就是你的軍糧,你的彈藥。就像我拿著電腦一封封郵件和毛先生對質一樣,這時電腦不再是電腦,是重機槍,郵件不再是郵件,是火箭炮,毛先生不再是毛先生,是本拉登。你要做的是把對方炸的片甲不留,一毛不剩。

還是那句話,撕有準備的逼,做有道德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