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曾經的世界老大,比中國還強 后遇到俄羅斯,被揍成二流國家

曾經的世界老大,比中國還強 后遇到俄羅斯,被揍成二流國家

俄羅斯和土耳其,算得上是國際政治的老冤家了。從16世紀至今,俄羅斯與土耳其之間,前後打了十二次的俄土戰爭。土耳其在其中的絕大多數都以戰敗告終,其結果就是,土耳其的版圖,被俄羅斯一塊接一塊的吞入自己肚中。到如今,近代早期那個雄霸歐亞非,甚至一度幾乎摧毀西方世界的超級大國土耳其,已經無可挽回的淪落成一個普通的二流區域性國家。

話說,這俄羅斯怎麼就非要跟土耳其過不去呢?或者換句話說,俄羅斯跟土耳其到底有什麼仇很么怨?以至於總是要拿它做下酒菜?在雲石君看來,這原因主要有三點:

首先是文明體系的衝突。

俄羅斯是東正教世界第一大國。從莫斯科時代開始,除了中間蘇聯時代由紅色意識形態主導外,其他的幾百年時間裡,俄羅斯都是以東正教為國教,依託東正教的精神力量,為國家提供意識形態支撐。

而俄羅斯之所以東正教是有現實利益考量的。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東正教在近東、東歐有著非常強大的影響力,擁有眾多擁躉。藉助東正教這根精神紐帶,俄羅斯可以在爭取當地民眾認同方面事半功倍,進而對自己的地緣擴張創造有利條件。

只不過,俄羅斯想要靠東正教收攬人心,卻也不得不面對一個尷尬:儘管以國家實力角度來看,俄羅斯是東正教世界中當之無愧的老大。不過,這個老大,卻從沒有得到東正教徒的一致承認。知道今天,東正教徒心中的本教世俗象徵,仍舊是在1453年就已滅亡了的東羅馬帝國。

東羅馬帝國傲立近東達千年之久,正是憑藉其之一手拉扯,東正教才能夠崛起壯大,並貴為基督教三大主流教派之一——也是歷史最悠久的一個。而且東羅馬帝國的出身可謂非同凡響:政治上,它是羅馬帝國的正宗嫡脈傳人,在族群與文化體系方面,其又承襲了希臘文明的傳統,飽受熏陶——希臘與羅馬在西方文明體系中的淵藪地位,使得東正教天然沾染上高貴基因。

可也正是東正教的這種高貴基因,給俄羅斯帶來了好大麻煩。俄羅斯是什麼出身?北方野蠻人!俄羅斯文明的發源地——東歐平原,在古典時代乃至中世紀的絕大部分時候,都不過是一片苦寒之地,開成程度極地,文明水平也十分低下。就算中世紀末期俄羅斯文明開始崛起,但成色依然低下,所以在西方文明圈的傳統觀念中,俄羅斯民族最多也就是介於開化與愚昧之間的半蠻夷而已。至於俄羅斯民族所屬的斯拉夫族系,在歐洲文明的傳統認知中從來就是個低等族群。

這下麻煩就來了!就這樣一棒子土貨,也配自詡希臘——羅馬文明體系的嫡脈傳人?俄羅斯想借東正教跟與近東與東歐民眾拉關係。但在這些當地族群的概念里,俄羅斯頂多也就東正教系統中的小跟班,是檔次最低、地位最邊緣的那個——他們看俄羅斯,就像周朝時中原諸夏看楚國的感覺,就這幫還沒歸化完全的土貨,也配僭越稱王——哦不,自稱羅馬傳人,東正教正宗?

下三濫的出身,嚴重對衝掉了東正教對俄羅斯擴張的積極影響。要改變這一點,俄羅斯就必須想辦法改變大家的傳統認知,證明自己配得上東正教宗主的身份。而具備可行性的證明辦法中,最有分量的一個,就是一手重振東正教。而這個「中興」的內涵,即是消滅土耳其,奪回君士坦丁堡!

東羅馬帝國就是亡在奧斯曼土耳其手中。而這場政權交替,同時也是東正教歷史上的一次大劫。奧斯曼土耳其得勝后,在原東羅馬故土積極推廣伊斯蘭教,東正教的影響力急劇衰落。要是俄羅斯能剷除土耳其,代表東正教收復伊斯坦布爾——也就是東羅馬的昔日京城君士坦丁堡,那憑著這份大功,俄羅斯在東正教系統內的聲望將直線上升,獲得全世界東正教徒的極大認同。

其次,族群矛盾。除了宗教,民族(族系)也同樣是構建民眾共同認同的一根重要紐帶。而在族群方面,俄羅斯與土耳其也有著很大的衝突。

因為有利於地緣擴張,所以俄羅斯長期以來都十分熱衷於鼓吹大斯拉夫主義,希望用這根族群紐帶,來拉近與東歐、近東泛斯拉夫族群之間關係——而上述地區,絕大部分都是奧斯曼土耳其的領土或勢力範圍。

而土耳其玩的也是相同套路。俄羅斯人鼓吹斯拉夫主義,土耳其也大搞泛突厥主義。而南俄、中亞這些俄羅斯的轄區,恰恰都是突厥語族的聚居區。

這下就撞上了!俄土兩國要拓土開疆,都必須去挖對方的牆角,要守土衛疆,又必須嚴防自家地盤內的異族被對方煽動。這樣的格局,俄羅斯和土耳其想不杠上都不可能。

最後,則是地緣衝突。

奧斯曼土耳其古代最經典地緣政治大國。其首都伊斯坦布爾位於亞歐大陸各大傳統權力路徑之中樞——橫向,它位於歐洲與亞洲的戰略銜接,豎向,它又扼守黑海——地中海的海上地緣通道之咽喉。

對俄羅斯而言,伊斯坦布爾的戰略意義更是非比尋常。要是拿下伊斯坦布爾,俄羅斯由黑海通向地中海的戰略通道從此再無阻礙,俄羅斯的船只能夠任意往返黑海地中海,其之地緣影響力也可以十分便捷的拓展到南歐和北非。而在經濟方面,黑海——地中海航線是俄羅斯海上貿易的最主要路線,它的暢通,直接關係到俄羅斯的國家安全。

這樣性命攸關的地方,俄羅斯不把它捏在手裡,又怎能放心的下?所以,光復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爾),便成為俄羅斯歷朝歷代持之以恆的戰略目標。

文明衝突、族群碰撞、地緣矛盾,俄羅斯與土耳其之間圍繞著三大領域產生了嚴重的衝突。從俄羅斯的角度來說,它要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大國,就必須拿土耳其來祭旗。有了這層追求,俄羅斯幾百年如一日的追殺土耳其,也就不足為奇了。

而在這場曠日持久的俄土博弈中,也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俄土之爭浮現之初,土耳其還是稱霸亞歐非,擁地數百萬平方公里的超級大國。而那時候的俄羅斯,才剛剛衝出莫斯科平原,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國。二者之間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重量級,甚至用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來形容也不為過。

按照正常邏輯,土耳其別說防範俄羅斯進攻了,就是調過頭把俄羅斯這個國家從地球上抹去,也都不是很難的事兒。可歷史偏偏就如此弔詭。一場場俄土戰爭打下來,俄羅斯那是越打越強,生生把土耳其摁翻在地,踏在它的身子上,摘下了超級大國的桂冠。而反觀當年的超級大國土耳其,卻在跟俄羅斯的較量中節節敗退,最後居然淪落為一個普通二流國家。

為啥威風八面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會慘敗在土拉八幾的俄羅斯手上?關注微信公眾號:雲石,在接下來的《地緣政治71:土耳其為何鬥不過俄羅斯》一節中,雲石君再來為您解讀。

本文為雲石地緣政治系列第70——俄土關係之第1部分。剖析大國博弈,解讀政治邏輯,請用微信搜索公眾號:雲石,收看雲石地緣政治系列所有文章。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