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多級分銷涉嫌傳銷且監管難 微商還是「危商」?

多級分銷涉嫌傳銷且監管難 微商還是「危商」?

原標題:多級分銷涉嫌傳銷且監管難 微商還是「危商」?

微商,還是危商?

「親愛的家人們,公司出了新產品,12元一包(5片),3包一組只要36元。」

「我在參加公司的PK賽,希望家人們多多支持。」

4月11日中午,李紅在親屬微信群連發了兩條文字消息,向親戚們介紹一款名為「自然萃爽心棉」的女性用品。

自去年6月底開始,她成為「朵女郎」微商團隊的一員。

當被問及盈利情況,李紅興奮地告訴《工人日報》記者:「前幾天我的代理剛在我這裡拿了一百條產品,我的本錢回來了。從現在起,每賣出一樣產品都是利潤。」

記者注意到,微信朋友圈里也有和李紅一樣的人,他們每天在朋友圈發布各類不知名品牌的產品信息,還有一組組驚人的使用對比圖、一張張微信聊天反饋和一筆筆轉賬截圖。

原本是分享個人生活的朋友圈,不知不覺間成為微商的江湖。

一次失敗的微商經歷

2015年上半年,王安的朋友圈被鄰家姐姐劉麗刷屏了,劉麗正在做MyFavor的美容產品代理,每天樂此不疲地在朋友圈發布產品信息。

劉麗說,MyFavor是一個擁有經營許可證的廣州公司旗下的品牌,產品優質暢銷,她當月的毛利潤已經達到一萬多元,「火爆」的銷售情況讓她決定在微信朋友圈里招代理。

聽說月收入居然能達到自己生活費的近十倍,王安有些動心。可她不敢貿然進行嘗試,因為招代理的條件便是第一個月必須進1000元的產品,而且代理是有等級之分的,當自己的等級升高時,每月的進貨數量也必須增加。

「網上查了有說好,有說騙人的。」網路上截然不同的兩種評價讓王安心生疑慮,於是她又詢問了同樣在做代理的兩位朋友,「朋友說的情況都還好,並且當時她們都是才做。」最終出於對劉麗的信任,她加入了劉麗的代理團隊,成為MyFavor產品的微商代理。

從劉麗處購得1000餘元的產品之後,王安開始參加團隊培訓,內容包括如何微信加人、推銷以及用於宣傳產品的護膚常識。

一個月過去,王安只賣出去4件產品,顧客來源也局限在自己的同學和朋友中;她進的每一件產品自己都有試用,可好像沒有宣傳的效果那麼好,甚至「不值兩百元的價」;團隊里為了一些宣傳手段一次次投入費用,成效卻甚微……她漸漸動搖了。

無意間和其他代理的一次聊天讓王安堅定了退出的念頭。「當時主要是發現她以『進貨價』給我的價格是別人的銷售價,反正就覺得被人坑了。」王安心裡不平,找到劉麗詢問差價的事情並告訴她自己要退出團隊,劉麗沉默了一陣后答應了她的退出。

王安虧了八九百元,結束了她短暫的微商生涯。

爭議重重的微商代理

在有著廣泛群眾基礎的微信平台上,不少人看到了銷售的新渠道和商機,微商應運而生。

微商受時間地點的限制較小,只需一台智能手機就能隨時隨地進行營銷活動,相比其他電商平台在操作上更加便捷,因而深受許多白領、全職媽媽和在校學生的歡迎。

迅猛發展的同時,微商也因自身存在的許多問題而飽受質疑。2015年4月,有媒體曝光包括思埠等品牌在內的微商面膜亂象,加工作坊聲稱「面膜添加激素是公開的秘密」;2016年8月,又有媒體報道美國自然陽光直銷公司號稱直銷,實際上根本沒有牌照……

微商代理有分級制度,不同級別的代理拿貨的批發價格不同,級別越高,進貨價格越低,利潤也越高。成為代理不一定要交代理費,而是需要購進一定金額的產品,升級則意味著要增加進貨金額。

李紅所在的「朵女郎」經銷級別分省代理、全國總代理和CEO三級,進貨起訂金額分別為3400元、27900元和326000元。在成為全國總代理之前,她完成了兩次省代銷售額目標。一旦她沒能通過零售或者代理的渠道將產品轉賣出去,產品的積壓滯銷將會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除了多級分銷體系外,微商的營銷手段也一直被人詬病。為了招收代理,微商往往會在朋友圈發布大量的支付寶或微信的大額轉賬截圖,配以文字介紹說是銷售額或是代理進貨額。

「一方面就是想著到了大學能經濟獨立一些,給家裡減輕負擔;另一方面就是被那些微商曬的轉賬截圖給誘惑了,感覺用一個手機就能賺那麼多,忍受不住這種魔力。」浙江大學學生方楊勇也掉入過這種高利潤陷阱中。

新型的商業形式存在問題

「微商基於微信,必須藉助人與人之間的轉發。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最好的激勵方法就是要用到多級分銷激勵的辦法,多級分銷激勵,是直銷或者說傳銷最常用的辦法。」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王小毅說,「為了更好地發展下一級銷售代理,微商往往會誇大宣傳,這就有點像成功學。」但由於微信屬於人際傳播,現在的廣告法難以覆蓋,所以微信上的內容傳播很難被定義為虛假宣傳。

對於微商產品的質量,王小毅直言在微商渠道監管假冒偽劣三無產品的難度比在淘寶等平台還要大。「不是說微信上的微商賣的都是三無產品,而是說三無產品在微商上比較難得到監管和處罰,所以微商容易變成三無產品的溫床。」

目前微商從業者以家庭婦女為主,包括年輕媽媽和下崗女工。王小毅介紹說,空閑時間較多、手機上網方便、希望能有輕鬆掙錢的方法、知識面不寬、朋友圈類型比較單一是她們容易被三無微商洗腦的主要原因。

「不要迷信超低價或者包治百病的功效,也不要相信所謂的網路截圖。」王小毅提醒消費者需要理性地站在產品功效的角度進行購買決策,而不是基於分銷返利,而有意願加盟微商的人要小心加盟費或保底購買量的加盟方式。

根據《2016微商行業發展研究報告》,2015年微商行業總體市場規模達到1819.5億元,預計2016年將達到3607.3億元,增長率為98.3%。2015年全國微商從業規模為1257萬人,預計2016年將達到1535萬人,增長率為22.1%。微商已成為移動電商的主要形態之一。

有評論指出,作為社會媒體與電子商務結合的典型代表,微商現存的問題並不能否定這種新型的商業形式,但也應該加強監管。

去年7月,國家工商總局已經下發《關於進一步做好查處網路傳銷工作的通知》,明確把「微商」「多層分銷」作為防範內容,這有利於撕破微商傳銷的偽裝,進一步規範微商行業健康發展。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劉麗、王安、李紅均為化名。)

本報記者鄒倜然 本報實習生 余曉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