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被捲入鹿晗黑粉大戰,818這個徐靜蕾愛過的男人

被捲入鹿晗黑粉大戰,818這個徐靜蕾愛過的男人

今天鹿晗和吳亦凡兩家的冬粉掐起來了,起因竟然是一向雲淡風輕的娛樂圈文藝青年黃覺在16年發的一條微博。

兩家冬粉是怎麼掐起來的呢?我給大家總結下:之前網友玉雪晗霜玉簾在我涯爆料鹿晗私生活,然後有冬粉八出黃覺這條微博,結果兩家冬粉撕得不可開交,今天他連發兩條微博對此事進行了澄清。

(此條隨後刪除)

而其實熱搜下很多的評論畫風都是這樣:

所以,黃覺不過是一句玩笑話而已啦,卻因為巧合而被過分解讀了。(wuli滔滔式冷漠)

今天就來818黃覺------一個真正文藝青年的生活。

他的起點其實很高,合作過周迅,陳坤給他當配角,還被老徐愛過,但他卻把事業玩成了生活。

在所有的明星人設中,最難成為的,又最容易尷尬的,是「文藝青年」。

有的明星給自己加文藝人設,會給你推薦幾本外國的書,微博發大段大段的詩歌,擺拍幾個小清新的鏡頭,似乎就文藝起來了。

可為了紅那麼拼,野心根本遮不住,完全就不文藝啊。

標準的文藝青年在娛樂圈應該很難紅,他們太多時間花在生活上,而不是事業上,精力在愛好上,不在炒作上,自然是很難和現在的人氣選手們一拼高下的。

其實我對於他作為演員的印象,還停留在《戀愛中的寶貝》,以及《陌生女人的來信》▼

他認真的攝影、畫畫、在微博上當段子手,兼職做做演員,順便娛樂一下大眾。

黃藝術家的繪畫作品▲

他的微博是所有男演員里最有意思的,沒有之一▼

也偶爾晒晒一個中年偶像(似乎沒毛病。。。)的時尚之路▼

他鏡頭下的明星,是他們卸下鏡頭前保護色的樣子▼

張震▲

周迅▲

陳坤▲

但他鏡頭下最打動人的,還是他的老婆,麥子▼

麥 子

黃覺的老婆麥子,本名孟里,是《戀愛的犀牛》里最新一任的「明明」,她學過十幾年芭蕾,在法國研修過戲劇,寫得一手動人的文字▼

這倆人,一個擅拍照,一個擅碼字,在微博上時不時投喂吃瓜群眾一把狗糧▼

這條微博我反覆讀了好多遍,美好得也讓我想哭▼

如果要用庸俗的語言來比喻,那麼黃覺和麥子絕對是躁動娛樂圈裡的一股另闢蹊徑的清流▼

兩人2009年相識於開心網(!),

戀愛半年後結婚。

2011年得一子,取名小核桃;

2013年得一女,取名小棗▼

兒子小核桃長得像麥子▼

女兒小棗長得像黃覺▼

倆人不僅兒女雙全,還有一隻柴犬,名為下酒菜,呢稱「菜菜」▼

黃覺和麥子在一起七年,有兒有女,但他們並沒有在彼此眼中褪去了性別,變成了「娃他爸」和「娃他媽」。

黃覺依舊是黃覺,麥子依舊是麥子,不需要問「你現在還覺得我美嗎?」。

黃覺鏡頭裡的麥子,簡直就是愛情他本人▼

兩個人在一起的狀態,也超級有愛,甜得幾乎就要蔓延到屏幕外面▼

他們在微博上曬著兩娃一狗的生活日常,尤其是黃覺,可以說肆無忌憚地用鏡頭記錄著家人,但卻依然保持著生活的低調,這在娛樂圈十分「不藝人」▼

屏幕外的我們幾乎是看著小核桃和小棗長大▼

黃覺插科打諢賣萌撒狗糧,不留餘地地黑自己黑老婆黑小孩▼

不不,我不認為那是把日子過成了文藝,在我看來,那是幸福應有的模樣▼

這是娛樂圈裡唯一一對讓我覺得,有娃的生活其實很美好的明星夫妻▼

居家過日子拉扯兩個熊孩子,卻還有滋有味,能舉家旅行,說實話我身邊的普通人朋友們,也沒有幾個這樣的例子呵▼

網上說,黃覺曾是不婚主義者,網上最初相識,是被麥子的文字打動了。

「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我說我跟她聲明我是不結婚的。她說好。」

見面半年後,倆人結婚了。

Q

你們真的是在開心網上認識的嗎?網上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

黃覺:

對呀,先開心,后豆瓣。

Q

你怎麼確定自己曾是不婚主義者?

黃覺:

對自己的認識了解,對人與人之間的認識和了解,對著外部世界的認識和了解(自以為是的),要孩子可以考慮,婚姻不考慮。

Q

後來又怎麼推翻了自己的認知呢?黃覺:開始只是想一起要個孩子而已,要孩子不結婚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

Q

這個。。我能這麼寫嗎?黃覺:可以啊。

Q

你現在仍然覺得人不需要結婚嗎?黃覺:沒孩子沒這個必要吧,我覺得婚姻的基本功能就是這個。為愛情結婚?有愛了,結不結有必要嗎?

Q

現在的生活是你想象當中的婚姻生活嗎?黃覺:

以前沒想象,或者說想象的應該都挺負面消極的,但現在很享受。

Q

婚姻里最享受的是什麼?黃覺:我們家有三層樓,一樓客廳享受煙火氣,二樓享受與孩子們的相處,三樓可以享受夫妻間完整的兩人世界,也就是方方面面都享受到了吧。

Q

你覺得一夫一妻制反人類嗎?

黃覺:

如果彼此之間沒有到那個狀態,那就是反人類,但要能到那個狀態也挺反人類的。

Q

能到那個狀態也挺反人類的是什麼意思?黃覺:

因為不容易啊,挺難得,里裡外外高度契合。

Q

那你和麥子現在到達反人類的狀態了嗎?黃覺:

目前是反了。

Q

你覺得你們結婚前後有變化嗎?這張結婚證帶來了什麼嗎?

黃覺:認識沒多久就是婚後,婚前太短基本可以忽略。

Q

那麼有小孩前後,婚姻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黃覺:兩人像孩子般相處的時間少了吧。

Q

所以你不希望他們成為演員嗎?黃覺:也沒有說一定,萬一他真喜歡我也沒權利攔著,我只會跟他說可能性,但內心不大願意。

Q

你會帶他們去參加真人秀節目嗎?(請告訴我不會!)黃覺:

我拒絕了兩次,雖然周圍的人都勸我去,但後來還是沒成行。

(加加:不要去!會紅。。)

Q

為什麼決定不去?是因為怕過度曝光小朋友嗎?黃覺:

我自己都已經把他們過度曝光了,主要是覺得沒必要去遭這份罪吧。

Q

你對小核桃和小棗的最大期望是什麼?黃覺:對這個世界感興趣。

Q

對自己作為父親的最大期望呢?黃覺:能最大限度和最長時間的和他們分享彼此的內心世界,能做真的朋友,雖然現在有說父母就不應該和孩子做朋友,父母就應該有父母的樣子和責任,但我還是希望能成為他們的朋友。

Q

你覺得你的定位是演員嗎?我其實覺得你是人民藝術家,演員只是隨便娛樂一下大眾。黃覺:用一種有點兒藝術的思維去生活的人吧。

Q

抱歉,不知道為什麼我笑了。。。黃覺:

嗯,說這種話必須硬著頭皮。

Q

有什麼想對你的冬粉說的話嗎?黃覺:沒。

Q

黃覺:

最近聽得最多的歌單是「盯鞋復興」;

電影:《路邊野餐》;

書:徐皓峰的《處男葛不壘》。

嚴格來說,黃覺不是我的菜,他髮際線實在太后了。但是黃覺又給我很獨特的感覺,在娛樂圈裡的「文藝青年」中,他是真的沒野心。

前面說到黃覺的起點是很高的,他在《戀愛中的寶貝》、《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合作和周迅和徐靜蕾,算是當時髮際線很高的小鮮肉。

如果我再年輕一點,必然要寫一個「不努力就flop」的毒雞湯,推崇大家來工作就是上戰場,不努力就被超越。

可是現在看看,被超越又怎麼樣呢,又不會爆炸。

人生那麼長,你永遠做不了第一名,工作永遠是沒完的,到了一定年齡,尋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點更重要。

黃覺就是這樣的人,沒有野心,也不是好逸惡勞,就是一個很普通的演員,無論年輕還是年長,在演和他年齡段符合的人物,不在乎是主角配角,只是完成一份喜歡的工作。不做事業之外的炒作宣傳,不給自己添加太多人設。

他的作品,也大多是文藝掛的。

《蕭紅》、《三城記》、《師傅》,均是文藝氣息濃厚的作品。

最近的作品是《地球最後的夜晚》,導演畢贛剛剛以《路邊野餐》拿下金馬獎的最佳導演。

當然他也有一些大眾款的作品,例如和劉濤合作的電視《愛情萬萬歲》。

毫無例外的是,這些作品宣傳炒作,都沒黃覺什麼事,他只是在盡心完成自己的角色。

在娛樂圈裡玩風輕雲淡,太不符合現在的標準了,不過人生哪有什麼標準,活在別人眼裡風風光光,其實自己累得半死要抑鬱的大有人在,外人看來普普通通,其實自己很開心的也不少。

每個人的渴求都不一樣,黃覺實現了他自己的,那也挺值得羨慕了。

謝謝收看!

歡迎轉發去朋友圈啦!

這是對你的好友大李愛與鼓勵!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