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唯有書法與茶不可辜負

唯有書法與茶不可辜負

把文字的書寫藝術化,從而形成書法藝術,這大概也只有在文化沉積特別深的中華土壤上才可能得以發明。書法不僅是一種技術,而且包含著精、氣、神。這樣的面貌,與茶倒是如出一轍。

茶與書法結緣是很早的。早在陸羽創造茶文化學的初步體系,編著《茶經》之時,書法家就積极參与到茶文化活動中來。陸羽的忘年之交顏真卿,是眾所周知的顏體書法創始人,在許多人的心中,一般只知顏真卿為大書法家,其所歷官階、政治上的功績反而不為人所知。

顏真卿在湖州與陸羽、皎然等結交,這一儒、一僧、一隱,曾在多方面相互配合,在茶與書法的結合上也是首開先河者。著名的「三癸亭」,便是一個例證。三癸亭因 在癸年、癸月、祭日建成而得名。「三」字在道家思想里寓「三生萬」之意,陸羽、皎然、顏真卿三人又合「三」之數。據考,此亭乃陸羽設計,皎然作詩留念,顏真卿以書法刻碑記其事,又為「三絕」。所以,從唐代起,茶書法便正式成為茶文化的重要內容

宋代,徽宗皇帝好茶、好書法,他不僅著有《大觀茶論》,而且當然要以書法家特有的藝術氣質來寫茶文章,畫茶畫,或在茶畫中題詩。從趙佶所繪《文會圖》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和大臣們的題詩和書法。其《文會圖》,便是一幅集畫、詩、書法、茶宴為一體的極好藝術佳作。有人懷疑徽宗趙佶真能寫 《大觀茶論》,因為在這篇論著中,所描繪的「太平景象」與其所處的歷史環境不符。

其實,這是大可不必懷疑的,趙佶在藝術上確有才華;而在政治上確實昏庸。正因為是昏君,所以才玩物喪志,所以才在危機四伏行將亡國時仍有心於茶藝;而對亡國之患而不知憂患,才是真正的昏君。昏君未必不能當個藝術家,管理國家無能不見得一無所長,趙佶仍然是名符其實的茶人兼書畫家。

一人品

二品泉

三烹點

四嘗茶

五茶宜

六茶侶

七茶勛

圖/徐渭書法《煎茶七類》

說茶與書法,必談徐渭。他抄錄的《煎茶七類》,現留下草書、行書的書體各一。其中行書卷曾經清代王望霖撰集、范聖傳鐫刻,收入《天香樓藏帖》中。刻石今藏浙江上虞縣曹娥碑廊,刻貼附有王望霖小楷尾跋:此文長先生真跡。曾祖益齋公所藏,書法奇逸超邁,縱橫流利,無一點塵濁氣,非凡筆也。望霖敬跋。徐渭晚年孤獨一人,貧病交加。他一生嗜茶,無日不飲茶。

古今多少人如徐渭,唯書法與茶不辜負。

猜你喜歡

畫家為何不輕易贈畫與人?

米芾的「亂書」,震撼眼球

他書法那麼好,你卻不認識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