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地鐵通勤在魔都:這裡的人和城,其實是相當有趣

地鐵通勤在魔都:這裡的人和城,其實是相當有趣

說到魔都,似乎應該聊點高端、奢侈的人和事才相匹配。

但是,如果數據說:上海2016年的人口大約是2300萬,上海捷運的日均流量接近1000萬人次,那麼是否可以大致推測捷運族才是這個魔都比較典型的代表呢?

我本人2001年來上海,出行基本靠捷運。現在14條捷運線路,四通八達;運營時間大多從早晨5:30開始,到晚上11點多結束,周末甚至更晚,幾乎全天候。覺得捷運出行十分方便、快捷、省錢。

後來住到上海的西北角,上班在人民廣場附近,行政、地理意義上的市中心,每天花在捷運上的時間將近3個小時。在通勤途中,觀察這個城市的人和事,很有意思。

氣度

我想有點武斷地說,通過捷運乘客,可以看出一個城市的氣質。

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捷運事件,我常跟人說起。

某天晚上8點多,捷運二號線,人不多,在南京西路站上來一對母子。

男孩10多歲,一看長相就與常人不同,以我多年做慈善且服務過上海特奧會的經驗,知道他是個唐寶寶——唐氏綜合症患者。

除長相特別外,他還很大聲地說話,且不連貫;好動,動作幅度也大。但是,雖有很多乘客注意到,卻並沒有人指點或議論。大多數人只是看上一眼,就只當什麼情況都沒有,各忙各的去了。

男孩不停地東轉轉、西摸摸,然後一把揪住旁邊一位女生背包上的掛件。

男孩的媽媽趕緊去拉小男孩的手,讓他放開,一面滿臉歉意地用上海話對那位女生說:「伐好意思,伐好意思。」

男孩並不鬆手,而那位女生也不惱,只是淡淡地笑著說:「沒關係,讓他玩。」

男孩好奇地拽著那個掛件左看右看,一邊的母親和女生竟然開始了閑聊。

那一幕非常動人。因為做慈善的緣故,我看到過無數殘障人士被另眼相看的事例,不光是被歧視,還有被過分同情。

能用看待平常人的眼光看待有別於我們的人,用處亂不驚的寬容態度接納有別於我們的人,不議論,不圍觀,不厭惡,不嫌棄,這需要很廣的視野,很多的知識,很高的境界。

在上海,公共的捷運上,在普通的人群中,就能看到這種態度,就很顯出魔都的大氣了。

這應該是上海這座城市著力國際化的結果吧。在經濟制度上與國際接軌,在商務活動中開放先行,引進體育賽事,引進文化表演,讓這個城市中的人們有機會見多識廣,自然就現出了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派頭。

尤其是在2007年舉辦世界夏季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不賺錢,不熱鬧,但是通過這一賽事,讓這座城市的民眾了解特奧,了解智障人群,學慣用平等、接受、包容的方式對待這一特殊群體,反映出這個城市重視人文關懷的理想,實在值得點贊。

高端、奢侈固然魔都,市民的開放包容氣質更是一個城市的高大上標誌。

溫度

除了高大上的事情,在捷運上當然更多看到的是平常的點滴。擁擠、爭吵是常態,即便如此,也會看到許多趣事,倒是顯出了這個城市的生動。

就說爭吵。有一次,上班高峰時間,車廂里非常擁擠,就聽靠近車門的地方傳來嚷嚷聲。

一男:「你會不會坐捷運啊?亂擠什麼擠!」

另一男:「嫌擠別乘捷運啊!」

毫無新意,卻你來我往、怒氣沖沖、無休無止的吵鬧。煩人。

忽然,站在我旁邊、距離門邊的對罵足足有五米的一個女生,石破天驚地喊道:「吵什麼吵?嘮嘮叨叨,沒完沒了,大清早的,煩不煩……」

清脆的北方女聲,豐富的北方語言,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不依不饒,酣暢淋漓,大約一分鐘后才戛然而止,車廂里居然頓時寂靜一片,只有廣播里傳出平靜的報站「Next station ……」

那兩個吵架的男人被驚到徹底失聲。

我忍不住滿眼驚訝外加佩服地看向那位女生,而她居然若無其事,又有些許得意地對我笑了。

看她的裝束似乎是中規中矩的白領,看她的「危機干預」不乏率性、勇氣和果斷,行事風格既不像初入職場的菜鳥,又不像是職場老道的圓融。

真是讓人好奇啊。

擁擠的車廂里,那麼多人,本地人,外地人,人,外國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際遇,在捷運擁擠的車廂里,每天都可以看到不同文化、不同性格、不同情緒的交集,碰撞出多樣的精彩。

雖說上海外來人口眾多,已經不完全是上海本地人的上海了,但是上海人的特徵還是可以一眼看出。

有一次,我給一位老太太讓座,這位上海阿婆千謝萬謝彷彿我做了天大的好事。

之所以知道她是上海阿婆,除了她說上海話,還有她坐在那兒所表現出的局促不安和不自在。我了解。

於是我有意地往裡面挪,離那位阿婆遠一點,讓她眼不見,心安些。

一站又一站之後,其實我已經移動到了離阿婆較遠的位置,可是當她旁邊的乘客起身要下車時,她立刻用手中的包包佔了那個位子,大聲地招呼我去坐。

我微笑地搖頭表示謝謝不用了,但是老太太依然堅定地捍衛著那個位置,招呼著我,我不得不在眾目睽睽之下,擠過人群,坐在了老太太身邊,她才彷彿頓時放下心來,安然了。

這就是我在捷運上常常看到的上海人的性格——客客氣氣卻不要有欠於別人,即便是陌生人的一個座位;你送我一個蘋果,我要還你一隻梨的那種。只可意會。

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認同我的這個觀察。

態度

因為捷運不是私密的地方,總是要和他人發生接觸,給別人造成影響,所以在捷運上個人的行為也會反映出一個人的態度。

有些行為是軌道交通管理條例明確禁止的,比如:強行上下車、乞討、躺卧、吸煙、隨地吐痰、攜帶貓狗寵物,等等。

可是,大多數不越界卻可能給別人造成困擾的行為是要靠自覺意識來約束的。

各人的忍耐程度不同,我非常不能忍受的行為包括:

1. 候車不排隊,旁若無人地插隊;或貌似排隊,車門將開,就無視隊伍直接往前擁擠的;

2. 在車廂里看視頻,不戴耳機,還放很大聲的;

3. 和同伴聊天或煲電話粥,聲音很大的;最誇張的一次,一個自以為是的女人,大聲地講了半小時電話,說她是如何拿下一個項目的,還時不時地夾幾句發音很土的英語,終於有人出口去糾正她的英語,才讓她閉了嘴。

4. 在車廂里飲食,還吧唧嘴的;

5. 雙肩包背在身後,卻對自己體積龐大完全沒有自知,亂沖亂擠的。

我知道自己有點苛求了,在捷運這種人口密度很大的公共場所,看不到點令人側目的行為恐怕就不能叫公共場所了。

所幸,在上海捷運上遇到上述行為的概率越來越少。

越來越多的人自覺排隊,隊伍也越來越有形。

越來越多的人把雙肩包背在身前。

越來越多地聽到人們說「我在捷運上,不方便講電話,下車打給你」。

越來越多地看到人們在捷運上看Kindle,看紙質書,掛著耳機樂呵呵地看手機、玩遊戲,安安靜靜地在擁擠的人群中獨享其樂。

……

安靜和擁擠看起來是矛盾的,卻是可以實現的。

每天的捷運通勤途中,能夠把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社交壓力暫時擱置一邊,在擁擠的捷運里,在人與人幾乎沒有間隙的擁擠中,安靜地享受一段精神上自我的時間,實際上可能是段難得的美好時光呢。

對於那些喜歡熱鬧的,只要用心觀察,暗暗打量,在捷運上,總能探究出許多經歷、故事、心情,關於捷運上的人,關於這個城市的,相當有趣。

站台上的風力漸強,遠處的車燈漸亮,呼嘯而來的捷運列車,這下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有意思的人和事呢?

更多資訊、海量視頻、專業財經金融信息,盡在識局網!還在等什麼,趕緊進入:

我們是識局團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