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后極端組織時代,敘利亞將成為誰的地盤?

后極端組織時代,敘利亞將成為誰的地盤?

▲ 北京時間今天凌晨,當地時間10號傍晚,伊拉克總理阿巴迪在該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正式宣布,在伊拉克政府從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手中收復摩蘇爾的戰役打響近九個月後,這座城市已經全面解放!

在阿巴迪向全世界宣告「極端組織三年前在摩蘇爾宣布建立的政權已經被徹底推翻,這個恐怖組織已經全面瓦解」的同時,打擊極端組織的另一個主戰場——敘利亞的情況卻有所不同。

巴沙爾政府軍和庫爾德武裝民主聯軍分別在俄美的支持下不斷對極端組織控制區發動進攻,但是隨著極端組織武裝節節敗退,整個形勢卻變得詭異複雜起來。

美俄角力場

最近一個月,美國曾三次在敘利亞境內擊落屬於巴沙爾政府軍的飛機。除去兩架為相對不敏感的無人機之外,6月18日下午敘利亞拉卡附近的敘利亞空軍1架蘇-22戰機被美軍「大黃蜂」戰機擊落一事,卻尤為引人矚目。

▲ 敘利亞空軍1架蘇-22戰機。

雖然美軍的理由是這架飛機正在向美國支持的庫爾德武裝發動攻擊,但是僅僅這個密度就足以引起俄羅斯的警惕了。

俄羅斯國防部6月19日曾發布公告稱,暫停執行俄美兩國簽署的在敘利亞飛行安全備忘錄。

近日,俄羅斯媒體就美國在白宮26號再度警告敘利亞政府「不要發動化武襲擊」一事評論,認為這是美國在為將來再次針對巴沙爾政府軍發動直接軍事打擊尋找借口。

▲ 6月27號,白宮發言人桑德斯說,美國的這份「警告」,是由多個「政府相關機構」共同發出的,包括美國國務院、國防部、中央情報局、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在內。當天,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還強調,希望支持敘利亞的俄羅斯和伊朗也能「得到提醒」。

美國媒體CNN稍後也證實,目前美軍在東地中海一帶集結了「喬治·布希」號航母、兩艘護衛艦以及兩艘裝備有「戰斧」巡航導彈的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另外,部署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數十架美軍戰機也已做好戰鬥準備。

俄羅斯之所以如此緊張美國的舉動,主要是擔心,一旦敘利亞局勢進一步複雜化,俄羅斯將難以保持自己在戰場上的主動權。

因此俄羅斯只能採取類似「懸崖政策」,降低俄美在戰場上的協調溝通機制,用直接發生武裝衝突的暗示,嚇阻美國繼續出「大招」。

敘利亞不同於伊拉克戰場的特點在於:從一開始就充滿了大國博弈和周邊各國的利益牽扯,結果,交戰各方勢力不斷分化組合。

尤其是從伊拉克擴張而至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在初期迅速擴張的勢頭,迫使其他幾方因為利益和形勢,不停地玩弄「借鍾馗打鬼」的招數。最後經歷了數次分化組合,卻出現了「敵人的敵人還是敵人」「敵人的朋友也是朋友」等怪象。

混亂的「反對派」

目前,巴沙爾政府一方得到了來自俄羅斯、伊朗、黎巴嫩真主黨和後來部分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的支持。但是,俄羅斯自身乏力,未來難以擴大對巴沙爾的支持;而伊朗等方面實力有限,如果未來美國施加更大的壓力,巴沙爾可能再次出現生存危機。

而且,發動內戰的「世俗反對派」除了骨幹部分是「穆兄會」系的武裝之外,其內部山頭林立、成分複雜,還含有大量與「基地」組織分支糾纏不清的派系。甚至,在聯合國主導政治調停時,竟然找不出一個足夠權威的「世俗反對派」代表參與日內瓦對話。

可見,「世俗反對派」不僅當前難成大器,就是在未來,也很可能因為爭取「合法代表」的身份開始新一輪的內訌。

▲ 庫爾德武裝人員。

另一方面,作為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在敘利亞的分支,庫爾德武裝民主聯軍在內戰爆發之初,雖然宣布參加「反對派」,但是對巴沙爾政府軍的作戰行動卻並不積極。庫爾德武裝民主聯軍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了打擊直接威脅自身存在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和對抗視其為眼中釘的土耳其上。

未來,庫爾德武裝會不會因為有了美國的支持,而向美國所針對的巴沙爾政權開展軍事行動?這也是暫時無法回答的問題。

再者,敘利亞的鄰國土耳其,曾因支持敘反對派中與自己關係密切的分支,而與巴沙爾政府關係惡劣。土耳其甚至不惜冒險以擊落俄羅斯飛機為代價,意圖拉上北約為其背書。

但當時的美國歐巴馬政府希望從中東抽身,因此堅決不肯明確支持土耳其。最後,內外交困的土耳其主動向俄羅斯妥協,俄羅斯則順水推舟對土耳其做出了一定的讓步。這使得目前土耳其幾乎站到了其他北約盟國的對立面。

勢力分化帶來變數

目前,在由俄羅斯主導、土耳其積极參加的阿拉木圖會談中,雙方不僅在敘利亞開始推行「衝突降級區」制度,還在進一步研究引入中亞各國派遣軍隊和觀察員前往敘利亞的機制。

很顯然,俄羅斯試圖藉助與自己友好的國家的力量,平衡美國未來可能在敘利亞投入的力量。但是,這種方案是否真的能夠實現,仍然有待觀察。

而剛剛在境內瓦解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力量的伊拉克政府,顯然無法在敘利亞問題上置身事外。

在阿巴迪宣布摩蘇爾全面解放的同日,伊朗和土耳其先後在表示祝賀的同時,重申反對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公投。

▲ 6月9日,土耳其總理比納利·耶爾德勒姆在安卡拉發表講話。他表示,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要舉行獨立公投的決定「不負責任」,將鑄成「大錯」。地區問題已經「夠多」,再出現新的衝突區不符合各方利益。

解放摩蘇爾並不全是伊拉克政府軍的功勞,伊境內庫爾德武裝在這場戰役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今年6月,伊庫爾德自治區主席巴爾扎尼宣布,將於今年9月25日就庫爾德自治區獨立問題舉行公投。考慮到目前庫爾德自治區出現的分離傾向,未來,伊拉克註定會向敘利亞方面尋求合作以圖牽制庫爾德武裝。

▲ 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主席巴爾扎尼。

不過,更加值得深思的還有來自沙烏地等國與卡達之間的摩擦。目前沙烏地等國指責卡達的重要「罪狀」中,除了「勾結伊朗」之外,就是卡達四處「支持穆兄會進行恐怖主義活動」。

7月9日,卡達政府宣布,已著手成立一個委員會,負責處理該國企業和個人向沙烏地等四個阿拉伯國家索要「封鎖」賠償的訴求。如此看來,卡達與沙烏地等國之間的摩擦一時半會兒是消停不了了。

▲ 7月9號,卡達總檢察長阿里·本·費泰斯·馬里在首都多哈召開新聞發布會。他宣布,即將成立索賠委員會,處理涉及卡達私營企業、公共機構及個人的索賠訴求。

但不管卡達最終是與沙烏地等國修復裂痕,還是乾脆完全倒向伊朗,都會給目前已經開始被邊緣化的「反對派」帶來新的衝擊。

因此,種種跡象表明:在敘利亞,除了美俄雙方通過代理人互相對峙之外,其周邊各方勢力其實已經又一次進行了分化組合,這勢必使得敘利亞戰局在未來存有更多的變數。

如果在剿滅極端組織之後,各方矛盾繼續激化,那麼敘利亞的內戰顯然還會繼續,敘利亞人民的苦難也仍沒有走到盡頭。

但如果在極端組織被完全剿滅之前,各方就爆發了大規模衝突,則不僅可能給了極端組織喘息之機,甚至還可能讓極端組織找到新的「安身立命」之所。

這無疑是最危險的。

撰稿 / 千里岩

圖片 / 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