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青春伴夕陽,中國公益組織幫助老年人縮小數字鴻溝

青春伴夕陽,中國公益組織幫助老年人縮小數字鴻溝

原標題:青春伴夕陽,公益組織幫助老年人縮小數字鴻溝

新華社北京8月9日電(記者程露、宣力祺、褚怡)在位於北京東南部的安樂林社區活動室里,66歲的富桂玲和十幾位老人,不停地滑動、點擊或者搖晃手裡的智能手機,時不時發出一陣笑聲。

這是一堂由「夕陽再晨」公益組織和社區共同發起的科技課,致力於幫助老年人掌握當下流行的科技,學會使用智能手機等電子產品,打破與信息世界的隔膜。

志願者輔導老人操作手機。 攝影:宣力祺

「我的手機屏幕怎麼變黑了?」富桂玲焦急地詢問身旁的志願者。

她不清楚什麼是「鎖屏」。半個月前,這個在北京琺琅廠工作了大半輩子的老人,得到了人生中第一部智能手機——一部她女兒淘汰的華為手機。

「我只會打電話和接電話。」她說。

在課上,富桂玲和她的鄰居們學習了如何使用微信的一些功能,例如放大字體,使用「搖一搖」識別歌曲,以及創建微信群。

被科技落下的一代

手機挂號、在線聊天、網上購物……這些年輕人習以為常的科技,對於2億多老年人來說,卻顯得較為陌生。

通過政府購買和社會捐贈,「夕陽再晨」開發了許多課程,教授老年人如何用手機挂號,在網上買東西,使用微信與家人聊天,用圖片和音樂製作視頻等。每節課由一名講師和數名志願者共同輔導。

2011年,北京郵電大學的學生創辦了「夕陽再晨」,至今已經服務了1.8萬社區老年人,擁有3800餘名志願者,總服務時間約6.5萬小時。

「這一切都始於我深愛的外婆。」聯合創始人張佳鑫說。

27歲的張佳鑫出生在陝西省漢中市,從小被外婆帶大。2008年到北京上大學以後,他只有通過視頻聊天才能見到外婆。

張佳鑫說:「我一步一步教她如何視頻通話,就像她小時候教我新知識一樣。後來我意識到有很多像我外婆一樣的老人,他們不會用電腦或者其他電子產品。所以我創立了夕陽再晨,希望科技讓他們的晚年生活更加便利。」

志願者正在給老人上課。 攝影:宣力祺

民政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超過2.3億,佔總人口的16.7%。

在一些類似安樂林的社區里,老齡化進程已現端倪。安樂林社區有900多位老年人,約佔總居民數的三分之一。

老年人面臨許多挑戰:視力衰退,記憶力減退,手指不靈活。這導致很多人被排除在科技世界以外。

「他們的晚年生活往往很單調。」「夕陽再晨」聯合創始人羅旭說。23歲的羅旭正在北京郵電大學讀研一。他認為,科技助老能夠有效解決老齡化帶來的一些問題,為老年人開啟一個全新的社交圈。

退休后,富桂玲每天的生活就是早晨去天壇公園,然後買菜做飯,參加社區活動。

「不倒翁」是她給自己取的網名。她將網名和手機號碼都貼在了手機后蓋上。

「我女兒特別忙。她在我的手機里裝了很多應用,但沒時間教我。很多事情我都記不住,但是能學習新事物讓我特別開心。」富桂玲說。

夕陽能再晨

「夕陽再晨」的名字取自一句古詩:「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然而,在網路的世界里,「夕陽是絕對能夠再晨的。」張佳鑫說。

志願者回答老人問題。攝影:宣力祺

61歲的張錦退休前是一名藥劑師。騎共享腳踏車、用手機理財以及製作視頻都在她的學習清單上。

「我們這個年紀的人,特別怕和社會脫節,怕跟不上年輕人的步伐。所以看到有什麼新鮮事兒我都想問問。」張錦道出了一些老年人的心態。

66歲的孫嘉弟所在的黨支部共有76名黨員。作為支部書記,他每到開會的時候,要一一打電話通知。

「70多個電話打起來很累。現在我學會了怎麼建群,以後只要一按發送鍵,所有人就都能收到消息了,省了很多事兒。」他說。

「我們根據調研來安排課程。例如,老人們喜歡回憶過去,我們就教他們如何用手機應用軟體保存老照片。」「夕陽再晨」講師王向歸說。22歲的王向歸是北京郵電大學的一名大三學生。

對老年人來說,科技能夠帶來便利,也會帶來風險。羅旭說,老年人是金融詐騙的主要目標,在拉近他們與科技的距離前,「夕陽再晨」都會開設一門預防網路詐騙的課程。

志願者一對一輔導老人。攝影:宣力祺

「夕陽再晨」將自己的經驗和相關課程總結並出版了三本書。自7月起,它還錄製了10門在線課程。

「我們的首要任務還是通過授課將老年人與科技聯繫起來。之後我們計劃針對老年人關心的話題開設更多課程,比如遺產分配等。」羅旭說。

而王向歸則指出了老年人來聽課的另一個目的:「除了享受科技帶來的便利之外,老人來這裡還為了聊天,排解孤獨。」

王向歸的專業是信息工程。畢業后,他打算去互聯網公司工作。

「到那個時候,或許我可以用另一種方式科技助老,比如研發更加適合老年人的科技產品。」他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