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孩子我該如何來愛你?

孩子我該如何來愛你?

小編曾經接觸過一位單身女士,當時年近四十,一直沒結婚。她是因為嚴重的抑鬱症來找我的。

在我們的交談中,她談到了自己的童年成長經歷。她父母都是國小教師,對她有很好的早期啟蒙教育,在各方面要求也很嚴。

她在很小的時候就會背很多經典詩文,聰明伶俐,而且認字很早,上國小就讀了不少課外書,學習成績一直很好。

但她父母在她童年時期犯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這個錯誤發生在她5歲的時候。

起因很簡單,就是有一天她尿床了。父母為此大驚失色,說你2歲就不再尿床了,現在都5歲了,怎麼反而又尿床,越活越倒退了。

父母的話讓小小的她非常羞愧,以至於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心裡非常擔憂,好久都沒睡著。

但也許是因為太緊張,也許因為前半夜沒睡著,後半夜睡得太香,第二天早上醒來,居然又一次尿床了。

這下子,父母特別不高興,說你是怎麼搞的,昨天尿了床,今天怎麼又尿了,是不是成心的啊?

當時他們住的是大院平房,有很多住戶,她媽媽一邊抱著濕褥子往外走,一邊說,這麼大孩子了還尿床,褥子曬到外面,讓別人看到多丟人。

她爸爸板起面孔嚴肅地警告她說,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這兩次尿床我原諒你了,再尿床我可對你不客氣了。

父母的話讓小小的她內心充滿羞辱感和恐懼,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晚上,她更害怕得不敢睡覺,直到困得堅持不住,沉沉睡去。

結果是,她連著第三次尿床了。這令父母簡直震怒,不但責罵,而且罰她當天晚上不吃飯喝水。

雖然當天因為空著肚子睡覺,沒尿床,但問題從此陷入惡性循環中,從那時起,她開始隔三差五地尿床。

父母越是想要通過打罵來讓她克服這個問題,她越是難以克服。

父母可能後來意識到打罵解決不了問題,就開始帶她找醫生看病,吃過很多中藥西藥,都沒有作用,直到成年,仍不能解決。

這件事幾乎毀了她一生。天天濕漉漉的褥子、尿布以及屋裡的異味,是烙進她生命的恥辱印記,她原本可以完美綻放的生命就此殘缺了。

考大學時,她取得了很高的成績,完全可以報考北京的名牌大學,但為了避免住集體宿舍的尷尬,第一志願填報了當地一個學校,以便天天晚上回家。

大學四年,她不敢談男朋友,自卑心理讓她拒絕了所有向她求愛的男同學。

工作后,談過兩次戀愛,都是男方發現她有這個毛病後,選擇了分手。

她對我說:直到上大學前,她一直認為自己這個毛病是個純生理問題,是一種泌尿系統的慢性病。

後來才慢慢意識到是父母的緊張和打罵造成的後果。

結束第二段戀情后,她割腕自殺,被救過來,出院回到家中那天,終於在父母面前情緒暴發,瘋狂地向父母喊出她心底積壓多年的屈辱,並以絕食逼迫父母向她認錯。

父母似乎終於也意識到問題的來由,雖然沒向她正面道歉,卻在她面前無言地流了幾天淚,痛悔的樣子終於令她不忍,端起了飯碗。

經過這件事,父母都一下子蒼老了十歲,幾天間就顯得步履蹣跚了。

她知道他們已受到懲罰,心中既有渲瀉后的舒暢,又有報復的快感。自此,這個毛病居然奇迹般地開始好轉,發生的次數大為減少。

但她的生活卻無法改變,周圍凡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這個毛病。

她像一個臉上被刺字的囚犯,醜陋的印記無法擦去,只好在三十多歲時選擇「北漂」,來到北京,希望通過環境的改變讓自己活得自在些。

但骨子裡形成的自卑和抑鬱無法消退,再加上工作壓力比較大,很小的一點事就會讓她崩潰。

對於愛情和婚姻,完全失去再去碰觸的熱情和信心,對安眠藥和抗抑鬱葯的依賴越來越嚴重。

後來她信仰了一種宗教,她說宗教是唯一讓她感覺安慰並有所寄託的東西。

像一個醫生在晚期癌症患者面前束手無策一樣,心理醫生在她的痛苦面前也同樣感到無可奈何。

教育中,有太多這樣的蝴蝶效應,本來小事一樁,家長完全可以用輕鬆愉快的態度來解決,甚至不需要去解決,問題也會自行消失。

但由於家長用嚴厲的方式來對待孩子,不但無助於問題本身的解決,還會給孩子留下經久難愈的心理創傷,嚴重的甚至可以毀滅孩子一生。

我們常常在無意中阻礙了兒童的發展,因此,我們應該對他們的終身畸形負責。

我們很難認識到自己是多麼生硬和粗暴,所以我們必須時時刻刻儘可能溫和地對待兒童,避免粗暴。教育的真正準備是研究自己。

教育學和心理學對於嚴厲教育所帶來的損害的研究已經很成熟了,但時到今日,人們對嚴厲教育的破壞性仍然沒有警覺。

在我們的教育話語中,人們仍然特別願意談規矩,很少談自由。哪個青少年出了問題,歸結為家長管得不嚴,太溺愛;相反,哪個青少年成長得比較優秀,尤其在某個方面做得出色,會歸功為家長和老師的批評和打罵。

這樣的歸結非常簡單非常浮淺,但越是簡單浮淺的東西,越容易被一些人接受。

於是,一頓「要麼好好彈琴,要麼跳樓去死」的威脅可以讓孩子成為鋼琴家,一根雞毛撣子隨時伺候可以讓孩子上北大,一通把孩子罵作「垃圾」的污辱可以逼孩子考進哈佛……諸如此類的「極品」行為最容易得到傳播。

人們不肯往深了想一想,嚴厲教育如果真能讓孩子優秀,天下將儘是英才。成年人想收拾一個孩子還不是容易的事嘛,誰都會!

既威脅不到自己,又能把孩子教育好,省心省力,痛快淋漓——可教育是件「秋後算賬」的事,雖然兒童的緩慢成長給了一些人以暫時的幻覺,但裁下罌粟不會結出櫻桃,惡果不知會在哪個枝條上結出。

有位家長,聽人說孩子有毛病一定要扼殺在搖籃中,所以她從女兒一歲多,就在各方面對孩子進行了嚴格的管教。

如果孩子不好好吃飯,媽媽會把孩子碗中的飯全倒掉;

如果孩子不好好刷牙,家長會把牙刷一折兩半,丟進垃圾桶;

不好好背古詩,就用戒尺打手心……

在家長的嚴厲教育下,孩子確實被訓練得很乖,按時吃飯,認真刷牙,會背很多古詩。

但她發現,剛剛三歲多的孩子,一方面表現得膽小怕事,到外面都不敢跟小朋友玩;另一方面在家裡脾氣又很大,且表現出令人不可思議的殘忍,比如虐待家裡的小貓,把貓尾巴踩住用腳跺,或用沙發靠墊把小貓捂到半死,看小貓痛苦的樣子,她則表現出滿足的神情。

一般小女孩都喜歡芭比娃娃,她則對這些娃娃好像有仇,動不動就肢解芭比娃娃,把娃娃的頭和四肢揪下來,甚至用剪刀剪破。

媽媽不能理解,她的孩子怎麼這樣?

兒童天性都是溫柔善良的,如果說一個孩子表現出冷酷和殘忍,一定是他在生活中體會了太多的冷酷無情。

媒體不時地報道家長虐待孩子或子女虐待老人的的事件,手段之惡劣,令人髮指。

同時,追究一些惡性刑事案件的犯罪分子的成長史,幾乎全部可以看到他們童年時代極端嚴厲的家庭教育。

可以說,幾乎所有的極端殘忍者,都有一個精神或肉體嚴重受虐的童年。

經常被苛責的孩子,學會了苛刻;

經常被打罵的孩子,學會了仇恨;

經常被批評的孩子,很容易變得自卑;

經常被限制的孩子,會越來越刻板固執……

「身教重於言傳」是教育中的一條被時間和無數事件驗證過的真理性的結論,嚴厲教育本身也是一種示範,如果成年人對孩子拿出的是經常性的批評和打罵,怎麼能培養出孩子的自信與平和呢?

放不下嚴厲教育的人,真正的原因是潛意識放不下莫名的恨意。

像一位網友說的:有些人小時候常挨打,痛恨父母打自己,長大了發誓絕對不打孩子,可做父母后還是會打小孩。

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正常生活是怎樣的。推翻父母不難,但修補父母刻在自己童年裡的缺陷,非常不易。

是否認同打孩子,是塊試金石,可測驗出人們在教育上的認識水平。

孩子沒有錯,只有不成熟,如果你動不動認為孩子「錯了」,那是你自己錯了;如果你遇到的孩子是屢教不改的,那是你所提要求不對或一直在用錯誤的方法對待他。

我們相信教育是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事,需要「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地解決。

孩子最受不了的,是父母經常性的嚴厲和苛刻。

尊重孩子,是大自然的法則,是教育最基本的法則。

嚴厲教育的目的雖然也是想給孩子打造出華美的人生宮殿,到頭來卻只能製造出一間精神牢籠,陷兒童於自卑、暴躁或懦弱中,給孩子造成經久不愈的內傷。說它是危險教育,一點也不為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