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強降雨致廣西多地受災

強降雨致廣西多地受災

原標題:強降雨致廣西多地受災

合浦

黨江鎮南域圍海堤在洪水消退時發生塌方,上萬村民和萬畝良田面臨危險

數百軍民連續奮戰保海堤

武警官兵、民兵應急救援分隊隊員現場搶險。 記者 許海鷗攝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合浦訊 (記者許海鷗)已經肆虐了合浦多天的洪水正在消退,但位於南流江入海口的黨江鎮南域圍海堤險情依然存在:7月8日,海堤在洪水消退時發生塌方,合浦縣委縣政府組織人力連續兩天兩夜奮戰在海堤上。「今晚還處在危險期,我們仍然要嚴防死守。」指揮部負責人說。

險情:洪水回退堤壩出險 受近期強降雨和南流江上游洪水的影響,7月8日中午,合浦縣黨江鎮南域圍西山珠江社堤段(西山反虹吸處)突然發生塌方險情,塌方長約150米、寬約12米。據當地村民介紹,前半個月本地降雨,加上上游入海洪水量加大,海堤經過長時間的雨水浸泡,8日洪水消退時,泥土被帶入河中造成海堤塌方。 南域圍是黨江鎮萬畝良田堤圍,一旦險情惡化造成堤防決口,黨江鎮西山、海山、木案、南域四個村委會約1.42萬人將受災,1.68萬畝耕地將被淹。 接到險情報告后,合浦縣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國家防總工作組組長陳楓,自治區防汛抗旱指揮部工作組以及北海市、合浦縣有關領導現場指揮。 每天都有600多名幹部群眾和武警官兵、民兵應急救援分隊隊員堅守在海堤上,經過努力,目前險情得到控制,洪水沒有漫過堤壩。 縣防汛指揮部負責人介紹,目前洪水正在逐漸消退,但海堤仍存在滑坡或者塌方的危險,險情還沒完全消除。

搶險人員跳進江中固定木樁。 記者 許海鷗攝

現場:陸上海上同時施工 10日下午4時許,記者跟隨北海市民政局工作人員趕到現場。一公里的海堤上,600多軍民正頂著酷熱在海堤缺口處搶險。只見150米長的塌方海堤邊上都打上了木樁,軍民們正在往鐵籠里裝沙袋,再將鐵籠沉到江里…… 江堤外,3艘運輸船載著搶險人員正在水上作業,兩艘大型抽沙船,從幾百米外的江中抽沙回填到塌方處。記者見到,幾名搶險人員跳進江中固定抽沙管,兩台挖掘機在岸邊不斷加固海堤……所有的搶險人員身上都是汗水和泥水。 前來參加搶險的合浦邊防大隊官兵每天出動150人,「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許多戰士都是連續作戰。」帶隊的幹部告訴記者。堤壩上的許多鄉鎮幹部也已經兩天兩夜沒睡覺了…… 在去現場的路上,記者看到一公里的海堤道路因被雨水浸泡,泥濘得無法通車,附近村子的村民前來維修道路,保障抗洪物資能運到現場。來自合浦縣星島湖鄉的村民陳子才說:他們是由村委會組織來的應急隊員,「這次他們有災我們來幫,下次我們有困難,他們也會去幫助的。」 10日下午,在北海市民政局的組織下,娃哈哈集團北海辦公處工作人員帶著一車礦泉水和八寶粥送到搶險現場。他們被搶險一線軍民的精神所感動,表示如有需要,將會繼續支持。

靈山

首次滑坡三車掉落

再次滑坡三人掉落

人車均已脫困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靈山訊 (記者鍾小啟)7月10日,受強降雨影響,靈山縣伯勞鎮一斜坡發生滑坡,停在坡頂的3輛車掉落。救援過程中,斜坡再次發生滑坡,導致3名越過警戒線圍觀的群眾掉下坡地,所幸均無大礙。 據介紹,該鎮伯勞市場旁有一斜坡,最高處約7米高。坡下是一條河,受當日大雨影響,河水上漲很快。中午12時左右,斜坡發生大面積滑坡,導致停在坡頂的3輛車全部掉落,所幸當時車上沒有人。 事發后,當地政府和民警到場處置,並拉起警戒線。工作人員聯繫到其中一輛車子的主人後,安排吊車準備將該車吊起。救援過程中,有不少群眾越過警戒線,其中3人站在坡頂一塊石板上面。這時斜坡再次滑坡,隨著「嘩啦」一聲,這3個人都掉了下去。工作人員和其他群眾趕緊將他們救起。 伯勞鎮政府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此次滑坡面積約300平方米。當天下午,工作人員聯繫上另外兩名車主,把3輛車都吊了上來。目前,他們已重新擴大警戒範圍,並提醒群眾留意,以防再次發生意外。

東興

城區多處被淹積水快漫到屋檐

民警接警后泅水搜救被困者

7月10日,東興城區多處路段積水嚴重。 網路圖片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東興訊 (記者鍾小啟)7月9日晚至10日上午,受強降雨影響,東興市城區多處被淹,有的地方水深兩米,不少群眾被困,當地警方及時出動警力進行救援和交通疏導。

據介紹,10日上午,東興城區多處路段積水嚴重,許多商戶和酒店地下室被淹,不少物資沒來得及撤走。

在沿邊公路白鶴園路段,一名急著趕路回家的男子駕車強行涉水,車身大半被水淹導致熄火,該男子也被困。東興交警大隊民警跳入水中把車門打開,救出該男子。隨後,幾名民警和該男子一起把車推到安全地帶。

東興邊防派出所民警介紹,當天上午有群眾報警稱,東興鎮東郊社區有幾戶群眾被困在家裡。民警趕到現場發現,位於低洼處的房子快要被洪水淹到屋檐,水深約兩米。民警游過去尋找被困人員,但發現群眾已自行撤離。當時,附近還有不少群眾仍停留在家中,民警幫忙疏散,把群眾帶到安全區域。

記者從東興市防汛辦獲悉,當天上午雨量為374.8毫米,由於雨量太大且城區里的水無法及時排出,導致多處民房和街道被淹,這與海潮無太大關係。當天中午雨停后,城區里的積水陸續退去。

靈川

兩層舊樓垮塌 疑與降雨有關

凌晨發生,幸無人員傷亡

垮塌大樓共兩層,有10米多高。 記者 鄧振福攝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靈川訊 (記者鄧振福)7月9日凌晨,靈川縣潮田鄉潮田街上的原供銷社商場樓突然垮塌,幸無人員傷亡。經專家初步分析,樓房垮塌疑與近期持續降雨有關。

7月10日上午,記者在現場看到,垮塌的樓房已被警戒線圍起,樓下禁止行人和車輛通行。這棟樓只有兩層,共10米多高,樓房中部一根承重柱塌陷,一樓兩間鋪面的大門變形,二樓的樓板和橫樑明顯下陷。3名工作人員攜帶設備,正在監測地下情況。

據介紹,這棟樓已建成約30年,一樓為商場,二樓閑置。發生垮塌時,樓內無人員居住。

潮田鄉政府相關負責人說,大樓垮塌后,派出所民警和鄉幹部及時趕到現場警戒,查實無人員受傷或被困。7月9日上午,經桂林市地質環境監測站的專家到現場監測,初步分析樓房垮塌疑與近期持續降雨引發的地面塌陷有關。10日,該樓房被評估鑒定為危房,鄉政府已請人對危樓進行拆除作業。

大新

洪水圍困農家樂 消防用吊車救兩人

兩男子被困在農家小院中。 王偉攝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南寧訊 (記者顏強)7月10日上午,大新縣下雷鎮賀山公園附近,一農家樂的兩名老闆起床后發現,自家房子被洪水圍困,且水勢越來越猛。兩人等到下午仍無法脫身,只好報警求助。大新縣消防中隊到場后,利用吊車將他們轉移到安全地帶。

當天下午1時許,崇左市公安消防支隊指揮中心接到報警后,立即調派4輛消防車、20名官兵趕赴現場。下午1時55分,消防官兵到達現場發現,兩名男子被困在公路邊一低洼地帶的農家樂中,洪水已將通往農家樂的10多米長道路淹沒。

大新縣消防中隊副中隊長陳先鍇介紹,該農家樂周邊有電線杆和大量電線,為防止救援過程中發生意外,消防官兵先聯繫供電部門將這片區域斷電,然後利用救生拋投器將救生衣送進農家樂。隨後,消防官兵聯繫的吊車趕來。下午2時55分,兩名被困者被轉移到安全地帶。

據了解,當日上午6時左右,兩人起床后發現被洪水圍困,無法外出,遂想等洪水退一些再離開。然而,兩人一直等到下午,發現洪水並沒有退去,反而越來越猛,這才撥打電話求助。

全州

縣城洪水與在建廊橋有關?

有人認為,廊橋的貝雷梁影響泄洪,抬高了上游水位;部門稱,是否影響泄洪尚難判定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記者 周如雨

7月1日,洪水經過全州一板大橋時,大橋兩側水位有明顯落差。網路圖片

7月1日,全州普降大豪雨,局部降水量達500毫米以上,為當地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大降雨量。當日,肆虐的洪水不僅淹沒了萬鄉河全州縣城段的沿江街區,還將一座河邊的亭子沖毀,導致兩人遇難兩人失聯(相關報道見本報7月4日A7版)。近日,當地有群眾稱,洪水來臨之際,萬鄉河上一處橫跨河道的風雨廊橋商業綜合樓(下稱「廊橋」)尚未完工,不少貝雷梁橫在河面上,導致廊橋變成一座水壩,使上游水位快速升高並漫入縣城。連日來,記者就這一說法進行調查求證

1、目擊:不少群眾蒙受損失

7月6日,記者在全州縣城西堤路一帶看到,流經此處的萬鄉河水已沒有7月1日時那麼洶湧,水位恢復了正常。

西堤路一家餐館的老闆娘黃女士說,7月1日上午9時許,餐館門口的萬鄉河河水就開始漲了,但上漲速度並不快,到了下午4時左右,水位漲得異常厲害,而且水流越發湍急,「到了下午5時前後,店裡的積水就到我小腿中部了,撤離后更是漲到了腰部」。

黃女士說,因為她店面的地基略高,她在這裡開店14年,只有2007年那次漲水漫到店裡,當時最深也只是到小腿中部。她以為這次洪水不會比2007年厲害,於是沒有將餐館的一些物品搬離,而是將它們放到桌子上方,「沒想到還是被泡了,包括冰箱、空調等,損失非常大」。

黃女士的遭遇並非個例。記者走訪獲知,萬鄉河全州縣城段的沿江路段一帶,如濱江路、步行街、民主街等,不少人的情況與黃女士類似,只是損失大小不一。

工人在倒塌的貝雷樑上清理垃圾。 記者 鄒財麟攝

2、聲音:廊橋被指違規施工

談起這場洪水,當地不少人怪罪到一座廊橋上。

一名受災群眾告訴記者,萬鄉河縣城段有一條名為一板大橋的橋樑,近年,一家企業在橋的兩側開建風雨廊橋。該項目以廊橋為載體,建設兼容全州縣地方文化、建築藝術、旅遊、休閑娛樂、購物等功能為一體的廊橋建築。

這名群眾說,洪水來臨前,這座風雨廊橋一直處於施工狀態,除了20多根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橋墩豎在一板大橋兩側的河道里,河道上還保留著鋼管樁搭設的貝雷梁,這些建築物直接減小了流水斷面,阻礙了泄洪量,「根據規定,在河床及河道內施工應在枯水期進行」。

另一名受災群眾唐先生說,洪水來臨時,一些上游下來的垃圾、大件物體將貝雷梁的鏤空部分堵住,使貝雷梁變成了一座堤壩,將上游水位抬高,才導致河水漫上街區,「7月1日下午,以一板橋為界,兩邊的水位落差估計在2.5米~3米」。

3、調查:視頻顯示水位有落差

這座風雨廊橋下游幾十米處,江邊有一個亭子。7月1日下午4時30分許,亭子被洪水沖毀,有4人落水,目前兩死兩失聯。

7月7日,全州縣城東門市場一賣米攤位,家忠新失落地靠在椅子上,不時用紙巾拭去眼角的淚水。他兩個女兒分別是10歲和14歲,事發時都在亭子里,目前一人死亡一人失聯。

家忠新介紹,7月1日,兩個女兒在縣城一家書店看書。下午3時左右,書店停電,兩個女兒及一名同學就到亭子里躲雨,一個半小時后,亭子被衝垮,瞬間坍塌到洶湧的洪水中,「我看了別人拍的視頻,我一個女兒在水中掙扎了幾下就沉了下去,再也沒有浮起來」。

家忠新說,亭子坍塌前,風雨廊橋兩邊的河水已有幾米的落差,「突然間,廊橋靠近江北的貝雷梁被沖開一個口子,洪水瞬時泄洪而出,由於衝擊力過猛,一下子將北面的護堤衝垮,其中就包括護堤上的亭子」。

家忠新及其親戚提供的照片和視頻顯示:當時風雨廊橋兩側有明顯的水位落差,不久,貝雷梁被洪水衝擊變形,大量洪水從缺口瀉下。

大橋兩側搭建的貝雷梁被指影響泄洪。記者 鄒財麟攝

4、建設方:此次災害是天災所致

風雨廊橋項目的負責人曾先生告訴記者,從橋樑建設上來說,用鋼管樁搭設的貝雷梁作為橋面高大模板支架的基礎,目前是屬於比較高端的施工方法。按原計劃,該項目在去年7月動工,今年4月之前完工,完工後就會把鋼管樁、貝雷梁從河道內撤走,不會影響汛期的防洪,「但由於出現了些意外,從去年12月停工到今年5月,近期才重新復工」。

貝雷梁放置在河道內,會不會影響泄洪?面對記者的疑問,曾先生表示「不太影響」。他解釋,一方面,他們的設計是經過評估的;另一方面,貝雷梁是按照30年一遇的洪水泄洪標準建設的,雖然此次是50年一遇的洪水,但依然無礙洪水通過。

關於風雨廊橋兩側的洪水出現高落差的問題,曾先生稱,這是洪水漲勢過快及大件物品堵塞所致。他說,7月1日上午10時左右,萬鄉河河水開始上漲,他們就安排現場的工作人員打撈漂浮物,「當天下午1時,工作人員休息半小時回來發現,水位已經上漲了一米多,根本沒辦法繼續打撈」。

曾先生說,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上游漂下大樹、汽車等大件物品,這些東西對貝雷梁衝擊很大,「下午4時前後,貝雷梁被洪水及這些大件物品給弄得變了形。但是我肯定,亭子在貝雷梁變形前就已坍塌了」。他認為,此次災害的根本原因還是天災所致。

5、進展:警方調查亭子垮塌問題

7月7日上午,全州縣防汛辦副主任蔣治利說,根據水文站提供的信息,此次洪水是1958年建站有記錄以來最大的洪水,其中萬鄉河超過警戒水位2.8米,「要是算上水文站下游支流山川河、長鄉河的水量,洪水到達縣城的規模遠比這個數字要高出許多」。

蔣治利說,根據規定,在河流上施工,汛期內不能阻礙河道的行洪,而且建設之前要經過相關評估方能進行。但至於根據什麼標準來判定施工是否影響行洪,「這個應該屬於建設部門的範疇」。

當天下午,當地安排全州縣建設工程質量安全監督站監督員蔣健及該縣建設局城鄉規劃站站長蔣建軍接受記者的採訪。針對如何判定建築物會不會影響河道行洪的問題,蔣健表示「並不清楚」,他只是負責在建工程的質量與安全。蔣建軍則稱,對於風雨廊橋是否影響防洪,他們沒有辦法把控,具體只能由水利部門來判定。

蔣建軍說,按國家相關規定,對於在河道上建橋的工程,在汛期是嚴禁施工的,但在實際操作中,由於汛期時間過長,一直嚴禁施工不符合實際,所以一般在大風、大雨時才嚴格執行上述規定。

據了解,今年1月和5月底,相關部門給風雨廊橋項目下達了停工通知書,根據規定,風雨廊橋方面若不能在15天內限期整改,則不能復工,但實際上,風雨廊橋似乎並不受這一規定限制。「至於什麼原因,不是三言兩語說得清。」蔣建軍說。

針對這些搭建在河道內的建築物是否在此次泄洪中產生了負面作用,當地有關部門受訪人員均表示,這需要有數據支持,目前由於沒有相關方面的數據,暫時不好判定。

記者獲知,針對亭子是否在洪水衝破貝雷梁后才垮塌的問題,當地公安部門已介入調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